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六六章 我也是有底线的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六六章 我也是有底线的

其实这已经不是雯雯第一次发现付志松有出轨的迹象了,之前在付志松兜里,雯雯翻到过他从没跟自己用过的避.孕.套,也在付志松衣领上发现过口红印,但因为喜欢,雯雯都选择了忍耐。可今天她正好碰上了这事儿,所以即使想像个鸵鸟一样不吭声,那也不行了。

“……谁啊?”付志松眨着眼睛又问了一句。

“小.姐,找你订房的。”雯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艹他妈的,”付志松骂了一句后,伸手一把抢过电话回道:“你找错了吧?我认识你是谁啊,瞎打电话制造矛盾?”

“付哥,我也不知道是你媳妇……!”

“滚尼玛的!”付志松再次骂了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雯雯流着眼泪看着他,一动不动。

“哎呀,上回招待朋友去的KTV,喝多了留了个电话,你别多想昂,我啥事儿都没有。”付志松想哄两句雯雯。

“……没多想。”雯雯擦着眼泪,低头回了一句:“大松,我就想说……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你就在外面什么事儿都干啊……我也是有底线的。”

“没有,真就是一个在KTV认识的小老妹,她找我好几回,我都没搭理她,你别生气昂。”付志松打心眼里是不太喜欢雯雯的,但俩人之间的感情又很像亲人,所以付志松表面上对雯雯很强势,可雯雯真生气了,他心里也哆嗦。

“我去做饭。”雯雯转身就走出了卧室。

付志松看着有些反常的雯雯,心里还是挺忐忑的,但又觉得自己继续刚才的话题有点傻B,因为这事儿越解释越说不清楚,所以他只能嘘寒问暖的跟在雯雯身边做饭。

气氛略显尴尬的度过了做饭的时间后,雯雯就与付志松坐在那张破旧的餐桌旁吃起了东西。

“媳妇,这几天我可能得出去一趟,”付志松没话找话的说道:“去一趟呼市。”

“干嘛去啊?”

“帮朋友跑点业务,过几天就回来。”付志松习惯性的撒着慌。

雯雯抿着嘴唇,沉默许久后应道:“好,一会你走之前,把昨天拎回来的那个兜子打开让我看看。”

“……你要看我兜子干嘛?”

“我就想看看,行不行?”雯雯抬起头硬顶了一句。

付志松皱起眉头,表情有些不耐的回应道:“我都说了,我在外面的事儿,你最好别掺和。”

“你要去犯罪我也不掺和吗??!”雯雯突然吼着回应道:“你兜子里为什么会有枪?”

“那不是我的,是朋友的。”付志松一愣后应道。

“我是傻子吗,你天天这么骗我有意思吗?”

“那你想怎么样呢?我天天啥都不干,就在家陪你喝西北风啊?!你家里也用钱,我也得用钱,这些东西不是我承担,还让你承担吗?”付志松也有点急了的回应道:“我就是这样的命,从小家里就没人管,一个人跟外面混当着……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十来年,你现在让我不干了,那我就真不知道该干啥了。”

“好好找份工作就不行吗,好好跟我过日子就不行吗?我不在乎大富大贵,只要平平安安的就行!”雯雯流着眼泪吼道。

“雯雯,我过惯了现在的日子,你让我一个月跟你去挣两千块钱,我办不到你明白吗?”付志松非常现实的说道:“……更何况,我身上全他妈是案底,隔三差五就得让派出所叫去问两句话,你说就这样的情况,我在哪儿能干消停?”

“你总是有借口,总是在找各种理由。”

“……雯雯,贫贱夫妻百事哀,现在你觉得我挣两千块钱可能没什么,但要有孩子了呢?孩子要有孩子了呢,你拿什么负担啊?别的就不说了,咱俩从在一块开始,你爸从你这儿都要多少钱了?我要不出去弄,你拿什么给啊?”付志松喘息着回应道:“我就是这样的命了,你愿意跟着我就跟着,不愿意跟着我不强求。我放在家里的钱你都知道,你想拿多少拿多少,我付志松有一天要他妈的翻身了,好起来了……你雯雯跟我一回,我让你下半辈子都过好日子,哪怕你嫁人了。”

话音落,付志松拿起衣服就往外走。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非得去?”雯雯吼着问道。

“是!”

付志松犹豫半晌后,拎起门口的袋子就走了。

……

三天后,中午。

赤F某商店五楼的餐厅内,付志松斜眼看着孙智问道:“你伤好点了吗?”

“不敢大动,怕给伤口抻开,但……一般的活儿都能干了。”孙智活动了一下胳膊说道。

“那你开车,我,小迷糊,还有张鸿威办事儿。”付志松拍了拍凳子上的皮包说道:“里面有三把枪,六十发子弹,都是我垫钱买的,事儿要成了,这我得扣除成本。”

“……我就没发现比你办事儿还算计的人了。”小迷糊挺无语的回了一句。

“我跟你们不一样,你们都JB是光棍一条,老子有两家人需要养活,不算计点不行。”付志松舔着嘴唇继续说道:“今晚就去呼市,还开那台面包车。”

“你有点吗?”小迷糊皱眉问道。

“我去过大皮说的那个奶厂,知道它在哪儿,咱们去了先在周围踩踩。”付志松轻声回应道:“总之一切听我的就行。”

“好勒!”

“……好!”

两个愣头青再配一个小算盘噼里啪啦乱响的小迷糊,这四人团队就可以说是完全让人摸不着套路了。

“行,吃口饭就走吧,我去趟厕所。”付志松扔下一句后,就转身奔着卫生间走去。

路上。

付志松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给沈天泽打电话告诉他一声,但思来想去又觉得,如果自己跟沈天泽说了,那对方十有八.九是不会同意自己这么干的……

但付志松兜里又很渴,急于快点弄到钱,所以斟酌再三后,还是没有在厕所拨通小泽的电话。而也正是他这个决定,才引起了后面一系列的大事件发生。

从厕所出来之后,付志松往餐厅走的时候,偶然碰到了一家卖金银首饰的珠宝店。

站在干净的落地玻璃前面,付志松看着模特身上带着的白金带钻项链,犹豫了半天后,才冲着门口的服务员问了一句:“小老妹,这个多少钱啊?”

“先生这款项链是意大利师傅亲手制作的,钻石约两克拉重,卖十万零八千……所以我建议您还是看看别的吧,里面有净版的白金项链。”服务员斜眼打量着付志松回应道。

“艹,以为我买不起呗?”付志松粗鄙的问了一句。

“……您要买啊?那进屋开票吧!”服务员冷笑着回应道。

“艹,我还真就买不起。”付志松扔下一句后,转身就走了。

“艹!”女服务员也撇嘴小声骂了一句:“看你也买不起。”

一个小时后,付志松等人赶往呼市。

……

晚上,沈天泽拨了付志松两次电话,想问问他事情进展,但对方一直关机。

与此同时。

老徐拿着电话说道:“我把那个大皮叫呼市来了,明天你们带着他一起干。”

“这么急?”

“我听说老尤已经把奶厂卖出去了,要挪窝了,现在不干,我怕以后没机会。”老徐声音平淡的回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