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六五章 阴森森的老徐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六五章 阴森森的老徐

在如今的社会当中,有很多优秀女性的能力,其实已经得到了各行各业的认可。除了一些天生的交际缺陷外,她们的能力根本不比同级别的男人差。可这些精英毕竟只是少数,但习惯抱男人大.腿的“伪精英”却逐渐泛滥。尤其是在全国经济越来越好的情况下,这样的女人更是一抓一大把,而小咪就属于这样的伪精英。

刚开始靠上陆涛的时候,小咪是很守规矩的,说白了,她那时候除了陪陆涛睡觉外,多一个字都不敢说。但随着俩人越来越熟,有很多事儿陆涛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外,她就觉得自己是正房了。再加上帮着陆涛运作了几次小事儿后,那更是觉得自己能力不一般,天生有着强悍的社交天赋,心里也开始琢磨着借着陆涛给自己打开点人脉网。

而就是这种错误的自我定位,才让陆涛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脚踹开她。因为对陆涛来说,他更愿意花点钱养一个能拿出手的性.伴侣,而不是找一个给自己做主的“后妈”,所以他只要一开始厌烦了,那也就意味着小咪要下课了……

这种病态的男女关系,不一定代表着男人永远强势。因为在社会中其实也有类似于小咪这样的男孩,总想着一步登天,靠个女大腿,从而打开快速上升的通道,但这些人从来没考虑过,你自己只要不行,那这通道的门啥时候开,啥时候关,就永远是把握在别人手里的。

陆涛走的一点没有留恋的意思,因为他对小咪已经腻了,可小咪却懵了,因为如果没有陆涛,那她都不知道下次汽车保养的钱该管谁要。

“老公,你别生气了……老公,你等我一会……!”小咪迈步疯狂的追上陆涛,伸手拉着他的胳膊就哀求了起来:“我错了,下回绝对不自己做主了,你别生气……!”

“你松开我,行吗?”陆涛感觉小咪越是这样,他就越厌烦,因为对男人来说唾手可得的东西,往往不是最好的。

“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错了。”

“你能不能给我留点好印象!”陆涛直接甩开胳膊:“真以为我会跟你结婚啊,别傻了行吗?我跟谁结婚,自己说的都不算,你还想替我做主啊?”

“两年了,你就这么对我?”

“是啊,两年了,我给你的还少吗?”陆涛指着小咪的鼻子说道:“人得知足,你要不认识我,现在还在学校当幼师,每个月就拿那两千块钱呢!”

小咪流着眼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陆涛没再搭理她,转身就上了车,而小咪则是突然眼神怨恨的喊道:“你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

“艹!”陆涛听到这话,心里烦到不行的指着她骂道:“丑态毕露!”

“翁!”

话音落,陆涛骑车就离开了饭店。

“艹你妈,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小咪攥着拳头站在大街上吼了一句。

……

两天后。

大皮在通L一家极小的KTV内,单独见了大刘的上线。

幽暗的小包房内,大皮略有些紧张的看着对方,连喝了两瓶啤酒后,才忍不住问了一句:“徐哥,大刘去……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没错,老徐就是策划劫局案的最大幕后黑手,也正是他指使大刘从外县找的大皮这帮枪手。可大刘暴露的那天晚上,曾几次威胁老徐,非要让他帮助付志松,而在社会上混了多年的老徐,心里深知自己一旦帮了付志松,那不但有可能会暴露,而且也会彻底被沈天泽拿住把柄,所以老徐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杀了大刘灭口。

临死之前,大刘还曾威胁老徐,说大皮也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才有了老徐约大皮出来谈话的事儿。

“哥,我问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挺惦记大刘的。”大皮看见老徐没回他话,只目光阴沉的盯着自己,顿时声音颤抖的解释了一句。

老徐抽着烟,沉默许久后突然问道:“除了你之外,还有人知道我的身份吗?”

大皮一听这话,头发丝都立起来了,连连摇头解释道:“我发誓,我跟谁都没有提过你!徐哥,我不是傻子,能说的和不能说的,弟弟心里有数。”

“你知道大刘为啥会跑吗?”老徐扭头再次问道。

“不知道。”

“他没有把尾款结给你们吧?”

“没有,他还欠我们二十万。”大皮立即点头。

“……我所有的钱,一直都放在他那儿,因为我怕韩东平和韩东生起疑,偷着查我。但我没想到大刘领你们去呼市的时候,把自己身份暴露了。”老徐叹息一声,继续说道:“他怕出事儿,所以才卷钱跑了。”

“暴露了,韩家兄弟发现他了?”大皮顺着话茬问道。

“如果是韩家兄弟先发现的他,那他还能有跑的机会吗?”老徐眯眼看着大皮说道:“应该是一个叫付志松的人发现他了,好像还威胁他办一件什么事儿,但大刘没办就跑了。”

大皮一听这话,瞬间就联想起了两日前自己在胡同里的遭遇:“那找我的有可能就是这个付志松。”

“付志松找你了?”老徐皱眉追问了一句。

“他想问我大刘的在哪儿,但我朋友正好过来了,把他们冲散了。”大皮自然不可能跟老徐说,自己已经跟付志松吐了一半了,所以只能淡定的撒了个谎。不过他心里此刻却有点相信大刘已经跑了,因为在胡同里的时候,付志松曾说过自己知道大刘的事儿,那么……大刘有可能就不是被灭口了,而是真走了。

“大皮,你办事儿利索也听话,我挺欣赏你,但咱俩必须有话直说。”老徐拍着大皮的肩膀,皱眉问了一句:“你到底跟没跟别人说过我的身份?如果说了,要告诉我实话,因为我一旦漏了,那韩家兄弟不会放过你们每一个人,警察也会找你们,明白吗?”

“哥,我对灯发誓,我是真没跟别人说过你的身份。”大皮咬牙切齿的竖起三根手指回了一句。

老徐盯着大皮的表情,沉默半晌后,低头就从包里掏出了五万块钱:“劫局的钱已经让大刘全拿走了,这五万是给你的。”

“哥,这我怎么好意思!”

“没啥不好意思的,呼市的事儿咱还办,到时候得用你的。”老徐表情平淡的看着对方补充了一句。

大皮伸手接过五万块钱,看着老徐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一种见不到底的感觉。

“好好跟我干,别像大刘似的,我不会亏待你,呵呵!”老徐笑着冲大皮说了一句。

“嗯,嗯……!”大皮笑着点了点头。

……

另外一头,赤F。

付志松正躺在床上蒙头大睡的时候,放在床头柜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而雯雯顺手拿起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屏幕,只见上面写着“乐乐高—雨诺”。

看着手机屏幕,雯雯犹豫了好半晌后,才咬着嘴唇,鼓起勇气接了电话,但却没有主动吭声。

“喂?付哥哥,干嘛呢啊,发短信也不回……晚上给我订个房呗,我都想你了。”电话内一个女人撒娇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啊?”付志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雯雯脸色铁青的瞅着自己,眼泪在眼圈内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