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六零章 松哥的野路子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六零章 松哥的野路子

陆涛闻声一愣:“冯乐天找我吃饭,要干啥啊?”

“在电话里他能说啥事儿吗?哎呀,估计就是想叫你出来聚聚,借着你巴结巴结咱爸呗。”女人笑吟吟的回了一句。

“注意你的措辞昂,咱俩就是处对象呢,那是我爸,不是你爸。我可告诉你,你别在外面给我瞎揽事儿,我现在什么也办不了。老头子对我的批示就八个字,凝聚意志,韬光养晦,所以你就是揽了事儿,我也给你办不了。”陆涛非常现实的冲着女人叮嘱了一句。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冯乐天想见你,我觉得他在呼市也还行,你见见面不也是攒个人脉吗?”

“艹,他连自己亲舅舅都整死了,我敢要这个人脉吗?你就说我最近没空,啥时候闲了啥时候再说吧。”陆涛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后,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喂?喂!……!”

女人坐在家里拿着电话叫了两声后,顿时斜眼骂道:“就特么会跟我横,神经病!”

话音落,女人低头就拨通了冯乐天一个小情人的电话:“喂?姐们。”

“怎么样,给你家男人打完电话了吗?”

“……哎呦,打了,但他最近挺忙的,经常要出差,可能没啥空闲时间。”女人挺不好意思的回应道:“你告诉冯总别着急,等他忙完这段时间,我一定给他拽出来,咱们坐下聊聊。”

“好,好,我们不急,等他有空咱们再聚。”冯乐天的小情人同样客气的说了一句:“咪咪,你放心昂,我家乐天要能和陆涛对上眼了,他不会亏待咱俩的……他都说了,过几天一个朋友从天津那边弄回来一批平行进口车,到时候送你一台哈。”

“这太不好意思了。”

“都是朋友,有啥不好意思的,嘿嘿!”

“……!”

就这样,两个女人满眼都是人民币的就在电话内聊了起来。

……

另外一头。

穷的裤.衩子都快穿不起的付志松,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怎么挣点钱花。但他心里虽然已经有点门路,可身边没有啥人能用,所以斟酌再三后,就联系上了在监.狱里认识的一个“熟人”。之所以说是熟人而不是朋友,那是因为付志松觉得朋友这俩字必须得相互信任才行,所以在他心里,目前能称之为朋友或兄弟的,就沈天泽一个人。

这个熟人名叫小迷糊,当初是因为强买强卖罪进的监狱,说白了就是靠暴力敛财没敛明白,让上面给收拾了。

联系上了小迷糊之后,付志松又让他叫了俩小孩,一个叫张鸿威,一个叫孙智,俩人看着都二十出头,长的也很精壮,全都一米八左右的个头。

四个人在一块吃了几顿饭后,付志松就开始给他们洗脑了。这天,众人聚在一家街边烧烤摊上,喝了半箱啤酒,小迷糊就斜眼问道:“大松,你到底要找我们干啥啊?这天天出来就喝酒,谁能受得了啊?”

“呵呵,我能受得了啊。”付志松咧嘴一笑。

“你受得了,我他妈受不了啊。这几天吃饭,唱歌都他妈我花的钱,再这么整下去,我就得喝西北风了,大哥!”小迷糊挺崩溃的看着大松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最近是不是吃饭都费劲?天天拿有活儿的事儿吊着我们……晚上白撸串子不说,隔三差五的还得蹭我个B艹。”

“我是那样人吗?”付志松有点要急眼。

“我看是。”小迷糊认真的点了点头。

“放屁!”付志松斜眼骂了一句后,就压低声音说道:“不骗你们,我手里是真有个好事儿。”

“那你倒是说啊,啥好事儿啊?”小迷糊眼睛不大,而且看着还有点耷眼角,所以总给人一副睡不醒的感觉,也是由此得了这么一个外号。

“活儿肯定是有,但我提前说好,这事儿有点危险……胆小的肯定干不了。”付志松一边说着,一边就狂撸着羊肉串。他是真饿了,在家雯雯做的那些饭,他是一口都吃不下去。

“哥,你是想说魄力吗?”孙智一听这话,顿时瞪着眼珠子就插了一句:“你说吧,咱要干谁?!艹他妈的就赤F这两头烂蒜,有一个算一个,我谁都不服,包括现在最火的沈天泽,二胖那一帮……!”

“啪!”

付志松一巴掌呼到他的脑袋上骂道:“孙子,你不吹牛B是不是饿啊,能不能稳当点?!我想干萨达.姆,你去不?”

“哥,你这不是抬杠吗?而且我叫孙智,不叫孙子,你说就这几天吃饭,你都占我多少回便宜了?”孙智挺不乐意的回了一句。

“我告诉你们昂,小泽是我朋友,你们没事儿别JB拿他开玩笑。”付志松皱眉补充了一句。

“是,联合国秘书长都是你朋友。”小迷糊撇着嘴,一脸不信的嘀咕了一句。

“艹。”付志松也懒得解释,低声再次补充道:“通L的韩东平,韩东生你们听过吗?”

“听过啊,怎么了?”小迷糊追问。

“他们的赌局前段时间让人劫了,你们知道吗?”付志松又问。

“知道啊。”

“我也听说了。”张鸿威也插了一句。

付志松听到这话后,略显自得的补充道:“我知道是谁劫的局,而且我还知道他们拿了多少钱。”

众人一听全部愣住。

“你们想想昂,咱们要找到这个劫局的人,那稳稳能拿了他啊,他肯定怕这事儿漏给韩东生啊,对不?”付志松眼神明亮的说了一句。

“你别吹牛B,我听说韩家和警察自己都没抓到是谁劫的局,你怎么会知道这事儿呢?”小迷糊依旧不信的问道。

“……我自有我的道。”付志松吃着羊肉串说道:“这几天我找人正打听呢,只要一有这个劫局的人消息,咱们就找他。”

“这个劫局的到底是谁啊?”小迷糊听到这话后,也有点信了的问道。

“我他妈要告诉你了,那你还能带我玩吗?”付志松直白无比的回应道:“我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其他的少问,完事儿了肯定有你一碗肉就得了。”

“行,那你弄吧。”小迷糊思考半晌后点头。

“但现在这个事儿有点难。”付志松斜眼看着三人,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啥啊?”张鸿威傻了吧唧的抻着脖子接了一句。

“……干这活儿,我也得托人打听,那现在这社会你用谁都不能白用啊,你得有点启动资金啊。”付志松一本正经的开始忽悠。

“这话有道理。”孙智也附和着点了点头。

“去你爹篮子的,你就好像托,他说啥你都能接上。”小迷糊顿时破口大骂:“活儿还没等弄明白是咋回事儿呢,我这几天都搭了快两千块钱了……!”

“那不带你了,”付志松直接摆了摆手,扭头冲着张鸿威和孙智问道:“要不咱仨凑一凑?!”

“你是真他妈损呐!”小迷糊恨的牙根直痒痒,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不跟你闹了,这事儿前面真得用点钱,咱们可能得去通L待几天,你弄个三两千估计就够了。”付志松笑着回了一句。

小迷糊咬了咬牙,没有吭声。

“滴玲玲!”

话音刚落,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随即付志松看了一眼号码,抬头就说了一句:“你看,信儿来了吧?”

“快接。”小迷糊催了一句。

“喂?”

“……我帮你打听了,大刘不知道为啥,好像给韩东生得罪了,听说他自己跑了,连跟他在一块的那个破鞋都没管,而且韩东生好像还让人给他家抄了……!”电话内的青年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

付志松听到这话,当场愣住:“跑了?”

……

兰X县,大皮站在某公用电话亭旁边,拿着电话问道:“你好,找哪位?”

“……是我。”

“你是谁?”

“劫局的活儿谁给你的,你不知道啊?”对方反问了一句。

大皮闻声一愣:“哦,我知道了,大哥!”

“大刘跑了,我怕事儿漏,你找个时间过来一趟,咱俩谈谈。”对方用命令的口吻说了一句。

大皮听到这话,表情有些疑惑和不安,顿时就沉默了下来。

P.S.:戒戒家里人的大樱桃园开始下货了,我姐夫找了好几次让我给他打广告……实在是没法推,所以大家如果想吃纯绿色的大连樱桃,就可以加一下我姐夫的微信——tanyuanyang2046。

这个大樱桃是自家产的,我姐家也有自己的园子和工人,所以樱桃是纯绿色,无农药,不是那种棚里养出来的,大家喜欢吃的,可以放心购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