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五八章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五八章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陆涛领着人在屋里连吸带扎这事儿,不光引起了沈烬南的反感,也让周琦,曹猛等人犯膈应。因为不管是干夜场,KTV,或者是会所的人,只要自己场子里干净,那都不会沾这个东西。

两点原因。

第一,场子里有陪酒的姑娘,这基本是全G夜生活的常态,你走到哪儿都能找到这样的场所,所以上面即使来查,也没有大事儿。但沾.毒可不行,这东西是严厉打击的。平时不出事儿啥问题没有,但真出事儿了就很难摆平。而且场子里有这样的客户,那是早早晚晚会被上面盯上的。一旦场子被弄腥了,上线了,那上面不想管也得管,所以只要一三天两头的来抓吸D的,那这店基本就没法干了。

第二,但凡高档会所里的姑娘,综合素质都是比较高的。说白了,人家一天晚上可能光台费就能对付个几千,如果时不时的再跟客人出去一趟,那一个月挣个五万往上也根本不是啥难事儿,所以人家也是看人接待的。而像陆涛这种瘾君子,一抽多了啥事儿都干,姑娘们都很烦。但会所安排上台,她们又不能不去,所以长时间下去,人家要感觉你这个场子客人的素质不高,可能就找个借口跳槽了,反正在哪儿都是挣钱。

综合以上两点,小泽在会所开业之前就开会说过:“会所内不允许任何人给客户联系买D,员工级别的一旦发现,直接扭送派出所,经理以上级别的内部处理后,再送派出所。其二,在岗上班的姑娘,如果发现在会所内吸D,直接就开掉,并且不退押金。其三,如果有客人在场子里玩被发现了,第一回要态度明确的规劝,第二回直接就不给开房了。”

这个规定可以说是挺严了,但真正实行起来却很难。因为像陆涛这样被顾柏顺介绍来的“大关系”,你直接跟他说,不让他在场子里玩,那很可能就得罪人了。但你要不说,那就等于是坏了规矩。这个风一放出去,外面那些愿意玩的人都他妈知道会所里让吸D,而且很安全,那以后这种事儿就控制不住了。

所以,沈烬南在听完小吉的话后,也是挺为难的回了一句:“今天先别管了,回头我给顾柏顺打个电话,让他跟陆涛说。”

“也行。”小吉点头后说道:“那我一会就让两个嘴严的服务员伺候他们。”

“嗯。”

“陆涛他们说一会要去包房叫女孩,我怎么安排?”小吉又问。

“提前跟女孩说明白陪的都是啥客人,愿意去的多打小费,能出台的也加钱。”沈烬南思考半晌后应道。

“……多加的钱谁出啊?”小吉试探着问道。

“从陆涛他们卡里扣啊,就他们这样的,上哪儿叫女孩不得多给人家钱啊?!”沈烬南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

“嗯,去吧!”

话音落,小吉转身离去。

……

总统套房内。

“走啊,涛,上楼找姑娘蹦一会,散散劲儿啊!”一个青年拿着矿泉水瓶子冲陆涛喊了一声。

“艹!”

陆涛趴在床上,眼珠子通红的问了一句:“小红袋里的货,你扎了吗?”

“没有啊,不都你自己玩了吗?”

“艹他妈的,这玩应劲儿挺大,我有点难受。”陆涛揉着脑袋,咬牙回了一句:“第一次弄南边直接带过来的,我他妈也不知道自己啥量啊,一克多全让我拿钢勺化了,扎完脑袋就麻了。”

“走吧,嗨一会就散劲儿了。”

“不去了,浑身骨头都疼,你们去吧。我睡一会,一会要有精神就过去找你们。”陆涛脸色煞白的回应道。

“真不去啊?”

“嗯,难受,动一下都疼。”

“行,那你在屋里飘一会吧,我们去玩一会。”

“去吧,去吧!”

众人围着陆涛聊了几句后,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包房,去楼上包房叫姑娘嗨去了。

……

总统套内。

陆涛关上灯,趴在床上迷糊糊的就进入了飘的状态。

啥是飘的状态?

其实就跟人没进入深度睡眠差不多,头脑还有一定意识,但闭着眼睛又像在睡觉。就这样,陆涛在屋里躺了两个多小时,几乎一动没动,但脑子里却像是做梦似的,天马行空的就想象了起来。

深夜,两点多。

“吱嘎!”

一个穿着红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迈步就走到了陆涛旁边,突然弯腰问了一句:“你干啥呢?”

“嗯?”陆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隐约看见一个女人面色苍白,口齿鲜红,并且穿着红衣服,披头散发的就冲自己咬来。

“你看我干什么啊……醒还是没醒啊?”

“哎呀我艹你妈,鬼!!!”

陆涛扑棱一下坐起,扬起拳头就抡了过去。

“扑棱!”

鬼被这突如而来的一拳,直接打的横着摔倒在了茶几桌上,发出一声惨叫,伸出带有漆黑指甲的手就捂住了脸蛋子。

“艹你妈的,你吓唬我干啥!”陆涛咬着钢牙,满头是汗的抬起44号脚丫子,直接就蹬在了鬼的脑袋上。

“咕咚!”

鬼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一脚就被蹬的坐在了地上。而陆涛则是吓的肝胆俱裂,伸手抄起另外一侧床头柜上的花瓶,光着脚丫子冲到地上,躲在台灯旁边就喊了一句:“艹你妈的,信不信我整死你?”

“嗷!”

鬼彻底被打懵了,从地上窜起来后,甚至都丧失了方向感,迈步就冲着左侧的房门冲去,而这一次彻底刺激了陆涛,他以为鬼是冲着他跑来的,所以拿着花瓶逼着眼睛就轮了下去。

“扑咚!”

鬼侧身一躲,双手抓住陆涛,俩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你妈B!!我爹我都不怕,我能怕你吗?”

“我跟你拼了!!”鬼急眼了,张嘴就冲陆涛脖子咬去。

“艹你妈,今天我要不让你再走一回奈何桥,那都算我陆涛这些年白混了!”陆涛也急眼了,瞪着眼珠子就跟鬼贴身肉搏了起来。

俩人在屋里打了起码得有八九分钟,陆涛浑身被鬼抓的都是小伤口,而且脑袋也被对方拿高跟鞋刨了不下三十下,但鬼的情况也不太好,连喘气声都被打出来了,披头散发的相当吓人。

“你松开我?!”陆涛抓着鬼的头发喊了一声。

“艹你妈!”鬼已经被打的骂脏话了。

“咣当!”

就在一人一鬼谁也没干服谁的时候,沈烬南领着小吉,还有两个服务员就冲了进来。

“咋的了?这是?”沈烬南连灯都没开,冲进来就喊了一句:“快散开!”

“快来,快来,我给这个鬼制服了!!”陆涛看见有人进来后,惊喜万分的说道:“这家伙劲儿才大呢!”

“不是,你说啥呢?”沈烬南一脸懵B。

“鬼吓唬我,让我给干了!”陆涛眼神发直,表情相当执拗的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