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五二章 别跟我撒谎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五二章 别跟我撒谎

“杀了你?”韩东生听着老徐的话,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老徐手掌颤抖的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才继续说道:“……你在家的时候猜的对,东平从一开始就有整死沈天泽的心思。但最开始你和我不是都不确定吗,跟他来了呼H浩T之后,我发现他偷着联系冯乐天,办事儿也躲着我,然后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从老家把大刘叫来了,还让他领了两个兄弟,想着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们能帮上忙。”

“你没和我说大刘来呼市啊?”韩东生皱眉反问道。

“那时候我不确定东平到底要干啥,更何况大刘平时就跟在我后面,现在赌局又没开张,我叫他来还用特意给你打个招呼吗?”老徐费解的问了一句。

“你继续说。”韩东生点了点头。

“大刘刚来这边,东平可能就跟冯乐天商量完了。因为阮老二他们频繁出门,而且还都绕开了我,所以我就想着去找大刘商量一下,看看这事儿该怎么办。但没想到我去大刘的那个旅店,却撞见了他和另外几个人。刚开始我在楼下,大刘他们并没有看见我……但我看那几个人却挺很熟。”老徐声音稳健的叙述着。

“眼熟,怎么眼熟?”

“……劫局那天,我带人追出去了,你记得吗?”老徐反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

“我看大刘带的那几个人,就像是劫局的。”老徐干脆的应了一声。

“劫局的?”韩东生不可置信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咱的局是大刘劫的。”

“刚开始我不确定,但心里又觉得大刘肯定有事儿瞒着我,要不然不会背着我叫人来这儿,所以我看见他们之后就决定先走,但刚出门就被大刘身边的一个小孩认了出来。他好像是出门办啥事儿了,刚开始见到我没吭声,可我出门还没等走出去二百米远,大刘就带人追了出来。”老徐说到这里时声音急促:“他一追,我就知道事儿不好……所以我掉头就钻进了一个胡同里,这B养的抬手就打了我两枪。”

“然后呢?”韩东生面无表情的继续追问。

“……我跑了之后,大刘还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说什么?”

“他说让我关键时刻把阮老二引开,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但他没告诉我……只说如果我能答应,有人会给我大钱……巧合的是,他刚给我打完这个电话没多久,沈天泽和付志松就去了车场救二胖,而如果我那时候把阮老二引走了……那可能东平连车场都出不来。”老徐双眼直视着韩东生,表情凶恶的骂道:“大刘这个B养的,肯定是劫了咱自己的局了,有把柄在沈天泽那儿……要不然他不会领人来呼H浩T,更不会在旅店碰见我,连问也不问就开枪啊!”

“跑了?”韩东生眯眼看着老徐,突然话语意思模糊的回了一句:“跑了还能找,但他要死了,那上哪儿找?!”

老徐听到这话,顺嘴就接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怕沈天泽杀人灭口?”

“我是怕大刘死的糊涂。”韩东生盯着老徐数秒,继续说道:“他跟我时间也不短了,我是真不太相信,他敢劫我的局。这人是有点贪,但胆子不大,经不起事儿,不像一个敢弄这么大响儿的人。”

老徐再次吸了口烟,摇头感叹道:“以前的人是酒后吐真言,现在的人是他妈借酒说鬼话……要隔以前,我也不相信大刘能有这个胆子,但他开枪打完我以后,我还真琢磨了一下他最近的一些举动……!”

“什么举动?”

“你没听说大刘就最近,给他那个破鞋花十万块钱买了个门市房卖化妆品吗?”老徐轻声补充道:“他平时吃喝嫖.赌啥都干,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跟我干这么多年,一个门市房还买不起吗?”

“对啊,我就纳闷呢,他既然跟你干了这么多年,为啥早不买门市房,偏偏在赌局被抢了之后买啊?”老徐直接反问了一句。

韩东生听到这话,陷入沉默。

“赌局没出事儿之前,大刘天天在场子里上班,但就出事儿那天请假了,怎么解释啊?”老徐再次提醒了一句。

韩东生思考半晌,直接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喂,夏勇,你帮我办件事儿。”

“……艹他妈的……东平那么精神一个人,咋就他妈的突然变成仙人掌了呢?”夏勇明显已经喝的五迷三道了,堂堂一四十多岁的汉子,竟然哭的跟个孩子一样骂道:“沈天泽该死啊,该死!”

“别说没用的了,帮我办件事儿。”

“……我肯定整死沈天泽,东平是我好兄弟,一辈子的好兄弟。”

“你他妈跟我说人话!”

“韩东生,我艹你奶奶个B!你就有窝里横的能耐,你就会冲我喊,我早都想骂你了,艹你奶奶个B,就艹你奶奶!你弟弟让人整成这个B样,你还跟我摆谱呢……我们他妈的打江山的时候,你在哪儿呢?你他妈就在屋里拿麻袋查钱呢!”夏勇借着酒劲暴跳如雷的骂着。

“嘟嘟!”

韩东生咬牙就挂断了电话,随即又换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

“梁东,你带两个人去大刘的破鞋那儿,把他家抄了,屋里仔仔细细的给我搜一遍,再问他破鞋,大刘是啥时候给她买的门市房,平时跟没跟她说过啥。”韩东生咬牙吼了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大刘虽然脑子不够用,但起码的智商还是有的,我觉得他不会跟自己那破鞋说这事儿的。”老徐站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韩东生斜眼看向对方,沉默许久后,突然来了一句:“……我最烦别人跟我撒谎,要真让我查出他有事儿,我保证他一辈子都不敢回内M。”

老徐听到这话,表情没有任何波澜的回应道:“他肯定撒谎了,我拿脑袋担保,劫局的就是他!”

……

与此同时。

呼市某高档饭店内,沈天泽与九哥并肩走进了包房内,抬头就看见了顾柏顺。

“来来来,坐!”顾柏顺摆手招呼了一声。

“刷!”

沈天泽点头后,伸手就帮九哥拉开了椅子,而他的这个动作顿时让艾青和顾柏顺同时一愣。

“呵呵,什么情况?”顾柏顺笑着问了一句。

“介绍一下,我唯一一个大哥,九哥!”沈天泽笑着回了一句。

话音落,顾柏顺抬头看向九哥后,也是主动站起身迎过来说了一句:“九哥,他这么说,那你今晚就是主角了!”

“可别扯了,我当主角的年代过去了。用我闺女的专业术语说,我顶多算个男二,哈哈!”九哥咧嘴一笑,伸手就跟顾柏顺握了一下。

……

浙J,杭州。

正在外面陪领导嗨的骆嘉俊,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机,皱眉嘀咕了一句:“他怎么又出现了?”

“谁啊?”东观问。

“九哥。”

“那他现在露头,是要跟骆嘉鸿直接算账,还是……?”

“以前他想干啥我都猜不着,那现在我就更猜不着了。”骆嘉俊叹息着摇了摇头。

“谁给你来的信儿,小泽吗?”东观再次追问。

“呵呵。”骆嘉俊一笑,摇头回应道:“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