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五一章 无处泄火的韩东生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五一章 无处泄火的韩东生

半个小时后,楼下车内,韩东生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冯乐天才主动问了一句:“你想怎么解决?”

“报案!”韩东生咬牙回了一句。

“你疯了?你主动开的枪,绑的人,现在自己伤了,你又不干了,要主动报案,那其他人怎么办?”冯乐天皱眉反问道。

“你们开枪绑人的事儿,我可没参与。”

“可你的人参与了。”

“我可以让他们先走啊。”韩东生棱着眼珠子回应道:“沈天泽主动开枪打的我弟弟吧?!那我就咬他,就咬着他不放。”

“……你这么做有点自私吧?你弟还活着呢,有必要弄的这么极端?”冯乐天声音低沉的回了一句。

“他现在的状态跟死了有啥区别,你告诉我有什么区别?!艹他妈的,我现在只想让沈天泽被判,蹲大刑,自不自私的事儿我不考虑,明白吗?”韩东生瞪着眼珠子回了一句。

“我明告诉你,韩东平是主动找我研究的这个事儿,我也让人去帮忙了。你咬着沈天泽不放,那人家肯定就咬着我这边不放。你的人能安排走,那我他妈还能跟他们亡命天涯去吗?”冯乐天目光阴郁的问了一句。

“我说了,这些不在我考虑……!”

“韩东生,你要非得报案,那就连我一块坑了。出事儿车场是我名下的,老尤也是我的人,警察如果真查起来,给我带来了麻烦,那就别怪我跟沈天泽一块先弄了你。”冯乐天话语极其赤.裸的回了一句。

韩东生听到这话,额头青筋冒起,沉默许久后没有吭声。

“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我都在找关系平事儿,但这么做,不光是给我一个人擦屁股,因为事儿是两家干的,明白吗?”冯乐天喝了口矿泉水,再次补充道:“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很够意思了,但你非要玩脏的,那就是要硬拖我下水。”

“那你让我怎么办?我弟弟刚从监狱里出来还不到二百天,这就整成了植物人,你让我忍着吗?”韩东生低吼着回应道:“你告诉我,我他妈该怎么办?”

“你知道韩东平为啥会主动找我吗?”冯乐天歪脖反问道。

韩东生闻声一愣。

“我爸就是死在赤F的,只要我活着,就没有沈天泽消停日子过,明白吗?”冯乐天指着韩东生的胸口说道:“有能弄死他的机会,就一定会有我。但这些事儿急不来,这事儿没办明白,你得认,要杀人家报仇,就不能怕疼。”

“……!”韩东生搓着脸蛋子,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句:“我他妈暂时咽不下这口气。”

“你不好过,沈天泽更不好过,他那边的情况不比你这边好……他女人,他兄弟都伤了。”冯乐天拍着韩东生的肩膀说道:“听我的,会有机会的。”

韩东生抬头看向冯乐天,咬了咬牙后,也就没再吭声。

……

台球厅的休息室内。

沈天泽趴在方沐岚的床边睡着了,衣服没脱,浑身还泛着一股馊味。

“……!”方沐岚过了药劲儿后,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扭头看见沈天泽时,脸颊上就不自觉的泛起微笑,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

“你……你醒了?”沈天泽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依旧神经紧绷,所以方沐岚一碰他,小泽当时就惊醒的坐了起来。

“困了?再睡会吧!”

“艹,睡了五六个小时了。”沈天泽擦了擦眼屎,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回应道:“饿了吧,大夫让你醒了之后喝点粥,你等着,我去给你弄。”

“我不饿,你坐下。”

“不饿个屁,肚子都咕噜了。没事儿,我睡好了,出去给你找点食儿吃。”沈天泽抻了个懒腰,迈步就要往外走。

方沐岚看着沈天泽的背影,嘴角再次泛起一丝微笑。

“咣当!”

沈天泽拽开门,刚走到大厅内,就看见艾青穿着个淡黄色的风衣,俏脸上卡着墨镜走了进来。

“干嘛去啊?”艾青笑着问了一句。

“哦,岚岚醒了,我去给她弄点吃的。”沈天泽随口回了一句:“我以为你得晚上来呢。”

“顺路,过来看看。”艾青的双眼在墨镜中再次打量了一下小泽,随即轻声说道:“没事儿,你先忙你的,我正好进屋发两条短信。”

“我没想到你能来……!”

“呵呵,没事儿你快去吧,别让你女朋友饿着了。”艾青调笑着回了一句。

“……!”沈天泽点了点头后,也就没有过多解释,转身就往外走。

“哎,等等。”艾青突然叫了一句。

“怎么了?”沈天泽回头。

“换身衣服,你都有味儿了。”艾青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顿时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即龇牙回应道:“……这是体香。”

“呵呵!”艾青一愣后,笑着就推开了另外一间休息室的房门。

进屋之后,艾青刚坐在沙发上,这手中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我,顾柏顺。”

“哎呦,顾总,打电话是谢我来了?”艾青还没等顾柏顺开口说第二句话,就抢先卖了对方一个人情。

“……是啊,我打电话就是要谢谢你啊。”顾柏顺一笑,顺着话茬接了一句。

“你谢我哪件事儿啊?”艾青笑吟吟的反问道。

“除了沈天泽,我还欠你别的人情吗?”顾柏顺一愣。

“昨晚救沈天泽是一件事儿,今天能顶风留下他,就又是一件事儿,对吗?”

“对!”顾柏顺闻声后,只能无奈的点头回应道:“我欠你两个人情。”

“好,那晚上我请你和沈天泽吃饭,你来买单。”

“哈哈,好!”顾柏顺笑着点头。

……

另外一头。

韩东生在医院接了个电话后,就去了医院后方的街道上。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一辆吉普停在路边,随即老徐穿着带血的衣服,胳膊上缠着绷带就跳了下来。

“……你去哪儿了?!”韩东生一看见老徐,顿时就瞪着眼珠子喝问了一句:“我让你跟着东平,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消失了?”

“我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老徐咬牙应了一声。

韩东生听到这话后,才看清楚老徐的穿着和身上的伤,随即皱眉问道:“怎么了?”

“大刘和他的人差点杀了我。”老徐喘息着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