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五零章 如果出事儿,我替你扛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五零章 如果出事儿,我替你扛

冯乐天能亲自出面,那是因为他听到沈天泽去了车场,所以想带人把他强行留在那儿。可当汽车开进车场院内后,只有尤老板的几个兄弟还在,其他人早都走了。

“人呢?”冯乐天瞪着眼珠子问了一句。

“……有五个岁数挺大的人过来帮沈天泽,下手特别狠,给尤哥和韩东平全崩了,然后把二胖他们带走了。”尤老板的兄弟轻声回了一句。

“就他妈来五个人,你们能没把沈天泽给我留住?!”冯乐天气的眼珠子通红的吼了一句。

青年听到这话后,也有点要急眼的回应道:“那五个人手里有微.冲,还他妈有绿罐手.雷,冲进来见人就开枪,你告诉我,我们怎么跟他干?!你给我多少钱啊,我还得把命给你?”

冯乐天听到这话后,只咬了咬牙,就什么都没说,转身上了车。

“屋里面收拾一下,赶紧走。”跟着冯乐天一块来的中年,冲着车下的几个尤老板兄弟就吩咐了一句。

……

清晨,回M区某台球厅内。

沈天泽坐在椅子上抽烟的时候,小艾身边的那个络腮胡子中年,就从门外走进来说道:“你那个兄弟二胖伤的有点重,必须得去医院治疗,我让大夫把他伤口处理了一下,送回赤F了。”

“谢谢!”沈天泽站起身道谢。

“不客气,艾总交代过,你们就在这儿先呆着,她明天见你。”络腮胡子下手虽然狠,但为人客气,说话很有礼貌。

“大哥,你叫什么?”沈天泽主动问了一句。

“詹东。”

“谢了,詹哥。”沈天泽拍了拍对方的胳膊。

“说了不用客气,艾总交代的事儿,都是我分内的。”詹哥一笑,轻声回应道:“你们就在这儿呆着吧,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好勒。”

话音落,詹东迈步离开台球厅,而沈天泽则是继续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里屋的黑医生拎着箱子走了之后,付志松和九哥俩人就缠着绷带,与马克,占广等人一块走进了大厅。

“给我根烟。”九哥冲着小泽喊了一句。

话音落,沈天泽掏出烟盒给九哥点了一根烟后,随即就把烟扔在了桌上。

“上火了?”九哥吸了一口后,打着哈欠问道。

“……有点。”沈天泽知道九哥很了解自己,所以在他面前也就没有嘴硬的说道:“一晚上三起枪案,现在又他妈不知道韩东平那边是啥情况……我怕这事儿会闹大了。”

“你不说弄你的人,是呼H浩T挺大一公司的老板吗?”九哥反问了一句。

“对,他叫冯乐天。”沈天泽点头承认。

“……那他现在估计比你还急呢。”九哥老道的回应道:“别说三起枪案了,就他妈是一百起,那也是他先带的节奏,你要出事儿了,他也好不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我就怕韩东平要出事儿了,他亲大哥不干啊!”沈天泽还是有些担忧,脑中也在思考着对策。

“要不我去通L走一趟?”九哥笑着问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一愣,顿时无语的回应道:“你是大哥,我能让你干这事儿吗?”

“别扯什么大哥了,从老家跑出来,我过的就是亡命徒的日子。”九哥话语淡然的回应道:“身上有一起案子,还是有一百起,对我来说没啥区别。”

“那也不用,我自己能解决。”沈天泽婉拒了九哥的好意,但心里还是挺暖和。

“小泽,你不用上火。”就在这时,付志松突然插了一句:“韩东平要真他妈死了,那我就去公安局自首啊,顺便把大刘劫局的事儿全抖落出来。”

沈天泽听到这话,再次一愣。

“……韩东平先找人开的枪要弄死你,然后又绑了二胖,所以他们那帮人身上的事儿,不会比咱们少。况且有你在外面,我也整不上个死罪。”付志松舔了舔嘴唇,目光坚决的说道:“真自首了,判我个十五年往上,不也有你管着我呢吗?没事儿的。”

“别扯了,让你自首干什么。”沈天泽皱眉摆了摆手。

付志松猛然抬头,看着沈天泽就骂了一句:“艹,我没跟你开玩笑,是当真事儿说的呢……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我啥性格你太清楚了。今天这事儿就换成别人,我躲还躲不过来呢,怎么可能往前凑呢?但咱俩感情不一样,而且我付志松差你事儿,明白吗?”

“我说不用!”沈天泽瞪着眼珠子呵斥了一句。

“你就记着,真有事儿,我进去肯定比你进去强,别JB争了,我出门上个厕所。”付志松没再跟小泽争辩,反而是迈步就往门外走去。

九哥在一旁听完了二人的对话,抬头看了一眼付志松的背影,笑着拍着小泽的胳膊说道:“可以啊,内M呆两年,不光挣到钱了,还交到人了。”

“唉,啥交不交到人的。”沈天泽叹息一声应道:“朋友确实有很多,但付志松就一个。”

“有一个就不差啥了。”九哥舔着嘴唇回应道:“我在H市呆了那么多年,最后出事儿了,能站在我身边的,不就一个马克和老韩吗?”

沈天泽闻声点头:“嗯,我心里有数。”

九哥抽着烟,翘着二郎腿突然又问了一句:“小崽儿,我问你个事儿。”

“啥啊?”沈天泽抬起了头。

“我他妈的不在家这两年,你是不是憋着劲儿要泡我闺女啊?”九哥直不愣登的问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当场懵B:“从……从何说起呢?”

“别他妈扯淡,我和妮妮她妈很突然就出事儿了,家里的亲戚也被监管了起来,连我小姨子都跑了,那妮妮这两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是谁帮她的?”九哥瞪着眼珠子问道。

沈天泽眨巴眨巴眼睛,嘴角泛着微笑回应道:“有可能她傍大款了呢!”

“艹!”

九哥一巴掌呼在小泽的脑袋上:“我跟你说话,你跟我唱歌呢,是不?”

“呵呵,没有。”沈天泽摸了摸脑袋,低声回了一句:“确实是我给她的钱,但妮妮给我打了欠条,说会还我。”

“……咱们还在H市的时候,我可在你和妮妮的情感问题上,做过严肃批示……你别惹我收拾你,听见没有?”九哥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骂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后,顿时挺不乐意的问道:“我怎么的呢?小伙长的精神,又有事业心,配不上你姑娘咋地!”

“你要点脸,你自己是干啥的,心里没个B数啊?!妮妮摊上我这样个爹,就够坎坷的了,要再摊上你这样的老公,她还能活吗?!后半辈子很可能去一趟监狱存两份钱,明白吗?”九哥挺认真的骂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叹息一声,随即无奈的回应道:“一点不撒谎,我曾经确实对妮妮产生过情感……但她看不上我啊,为了躲着我,都把电话换了。”

“这孩子还是有心眼的。”九哥欣慰的点了点头。

“还能不能唠嗑了,我急眼了昂?!”沈天泽斜眼回了一句。

“呵呵!”九哥一笑,摆手岔开话题:“不跟你这崽子扯淡了,这次我来呼H浩T,原本就要办两件事儿,一是接占广他们一块走,二是想见你一面,管你借点钱。”

“你管我借钱?”沈天泽一愣,皱眉反问道:“你当初应该带走不少啊!”

“屁啊,我带走的那些,也就是家产的十分之一,而且还全是现金。”九哥轻声回应道:“不瞒你说,我现在有一部分资金是动不了的,所以手头还缺点。”

“多少啊?”

“一百个。”九哥毫不客气的说了一个数。

……

第二日,中午,折腾了大半辈子的韩东平,终于等来了最后的“判决”。

医生告诉冯乐天:“病人伤得太重,胸口有两枪,虽然猎.枪的散弹面积较大,但射击距离过近,他伤了内脏和脊柱神经……我们全力抢救后,病人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他会永久性瘫痪,没有康复的可能……并且他头部也受到了重创,到现在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所以,他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而且即使醒过来了,也有可能会出现影响说话能力或听觉的后遗症……通俗来讲……情况大致和得了脑梗差不多。”

冯乐天沉默半天后问道:“就是说,他现在虽然活着,但也跟死了没有区别。”

“可以这样说。”医生表情无奈的点了点头。

……

下午,韩东生赶到病房门口,瞪着眼珠子歇斯底里的问道:“谁打的,谁开的枪?!”

冯乐天看着表情癫狂的韩东生,就拉着他的肩膀说了一句:“我们出去谈。”

“谈个JB,我问你是谁崩的我弟弟!”韩东生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

“事情已经出了,你在这儿喊有什么用?”冯乐天压低着嗓门喝问道。

“艹你妈的,我弟弟和你办事儿,为啥你什么事儿都没有呢?”韩东生扯着冯乐天的脖子,抬起胳膊就要抡拳头。

“啪!”

阿德一步上前,伸手抓住韩东生的手腕,狠狠捏着他的骨关节说了一句:“能不能出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