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四五章 小树林里的故事(补更9)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四五章 小树林里的故事(补更9)

“你知道是谁干的?你怎么知道的?”曹猛急迫的冲着付志松追问了一句。

“……你们都以为死的那个劫匪是我杀的,因为我确实是拿了那将近三十万的赃款,但其实死的那个劫匪真的跟我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付志松脸色非常严肃的解释道:“那天晚上赌局上接连响枪,我怕老胡出事儿,所以就准备过去看看。因为他见过小泽本人,我怕他出不来,再给小泽添麻烦。但往那边走的时候,我看见两个人影钻进了小树林里,并且走到一半的时候,这俩人好像在因为钱吵架。死的那个劫匪身上应该也有伤,明显行动不便,所以同伙在不停的催他,骂他。”

众人仔细听着,没有接话。

付志松继续叙述道:“我看见这俩人之后,心里依旧惦记老胡那边,所以就想绕开走。但还没等下了那个土坡,就看见路上有人拎着枪在跑。后来我想过,那可能是追劫匪的便衣刑警,但当时我猜不出来他们的身份,怕下去跟他们撞上,所以就只能也往小树林里藏。”

“你继续说。”

“我他妈刚进了树林,还没等挑好地方躲,就看见两个劫匪干起来了,而且其中一个拿着刀给另外一个捅了……被捅的那个倒在地上喊了两声,但我们之间有些距离,并且捅他的那个人还总想捂这人的嘴,所以我就大概听出来,这人好像在骂……捅他这人想把钱私吞……自己藏起来……然后捅人的那个嘴里不停的叨叨着,说你伤了,跑不出去了,被警察抓住那大家都玩完了什么的……!”付志松再次补充着说道。

“劫匪自己黑吃黑了?”曹猛皱眉问道。

“对。”付志松点头。

“然后你见财起意了?”曹猛又问。

付志松听到这话后咬了咬牙,随即干脆的承认道:“是,我看他俩整的这么凶残,就想着俩人身上肯定是带了不少钱,而我那时候是真的渴……就想着借这事儿让自己宽绰宽绰。”

“你装的警察?”沈天泽也插了一句。

“我没装,我就喊了一句站住。”付志松淡定的回应道:“捅人的那个神经紧绷,我一喊他他啥都忘了,吓的拎着枪和刀就跑了。然后我摸过去找了半天,就找到了那个装钱的帆布包。打开简单数了一下,里面就他妈的二十七万多一点。艹他妈的,要知道就这点钱,你说我扯这蛋干啥,点子好的话,我上哪个局上不能忽悠个这个数,还至于这么冒险……!”

众人一听付志松的话,顿时都挺无语。

“这俩傻B都快愁死我了,你说就因为这点钱,还至于内讧吗?服了!”付志松还挺瞧不起二人的骂了一句。

“行行行,别提你那光辉战绩了,说正事儿,整死同伙的那个劫匪是谁?”曹猛最不愿意听付志松提赌的事儿,所以赶紧岔开话题催了一句。

“……刚开始我就觉得那个人影熟悉,但天太黑,又是在树林子里,所以我也没看清楚。后来我觉得这事儿自己要不查出个123,那最后弄不好杀人的这个屎盆子就真扣我身上了。所以我找了一个朋友,在兰X那边就摸到了一个劫匪,跟着他来到了呼H浩T,找到了那天在树林里杀人的那一个。”付志松轻声解释道:“这人咱们都认识,就是上回去酒店抓我,咱们跟他干起来的那个。”

“我记得那个人,哎,他叫啥来着?在派出所的时候我还骂过他呢。”沈天泽一时间有点没想起来。

“大刘。”

“对对,就是他,大刘,夏勇来接的他吗!”沈天泽顿时拍着大腿回应道。

“他劫的自己家的局,那可有意思多了。”曹猛同样双眼冒光的问道:“这人现在在呼H浩T?”

“对,我之所以能找到小泽,就是在他那儿得到的消息。”付志松点头应道:“不过大刘来呼H浩T好像不是办小泽,应该有其他的事儿。我看过他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的是,韩东平办完小泽后,他们就动手。但具体动手干啥,我却不知道。”

“大刘能领着抢赌局的那帮人来,就说明肯定不是办我。这帮人在赌局上都出现过,他有多大胆子敢领着这帮人跟韩东平的兄弟一块办事儿?万一被发现了,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沈天泽点头附和了一句。

“对,”付志松轻声应道:“我觉得大刘他们来还有别的事儿。”

“他有什么事儿,咱就不管了,但我现在需要用一下这个人。”沈天泽站起身后,咬牙骂了一句:“今天一晚上,老天爷都照顾对伙,现在也该我转转运了。小松,你联系这个人,知道怎么说吧?”

付志松闻声顿时扔给小泽一个理解的眼神,随即要过小泽的手机龇牙回应道:“我要从心理上击溃他。”

“稳妥!”小泽点头。

……

半小时后,呼市市区边缘的某街道旁。

大刘焦躁的抽着烟,拿着电话吼道:“他已经发现了,知道是我了。”

“你承认了?”电话内的男子,声音清冷的反问道。

“我他妈承不承认有啥用?!那天晚上他就在现场,钱也被他拿走了,所有事儿他都看见了,我狡辩没有任何用,明白吗?他要把这事儿捅给韩东平那个疯子,你认为韩东平会查不到事儿是咱们干的吗?”大刘额头冒汗的反问道。

“那他什么意思?”对方再次问道。

“他已经跟我明说,让我查二胖在哪儿。”

“你怎么回的?”

“我能怎么回,我尾巴都让他抓住了!”大刘声音沙哑的回复道:“这事儿我只能先帮他办了,等事情结束之后……咱最好想个办法把他除掉。这人活着就是个雷,如果死了……警察那边的线索其实也就断了。”大刘目光癫狂的回了一句。

“你脑子里就好像有屎!我都不知道,你当时为啥把手下那个小孩打死了,就他妈的三十万,你至于杀个人?”电话内的男子很是愤怒。

“他当时走不了了,腿受伤了,如果被警察抓住,大家全完蛋,明白吗?”大刘歇斯底里的争辩了一句。

“……你看着办吧!”对方沉默半晌后,就回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什么叫我看着办,这事儿你没参与吗?”大刘目光阴沉的反问道:“我自己一个人查不到二胖那边的消息,也做不到付志松要求的事儿,这事儿你也得掺和进来。”

“你一个人犯错了,还他妈想拉我一块下水?!”

“错是一块犯的,明白吗?”大刘狠狠吸着烟头回应道:“你不会想让韩东平知道劫局的事儿,是我干的吧?”

对方沉默数秒,随即咬牙应道:“你把咱的人都安排走,然后等我过去,咱俩见面谈。”

“妥!”大刘点了点头说道:“赶紧弄出来二胖的消息,付志松马上就要。”

“知道了。”对方回了一句后,立马就挂断了手机。

……

一个小时的约定时间到了后,韩东平立马就给沈天泽打了电话,但后者却直接挂断没有接。

再过几分钟,韩东平接到了尤老板的电话。

“喂?”

“妈的,沈天泽坐着小艾的车,往赤F那边走了。”尤老板目光阴沉的回了一句。

“啥意思,他不管二胖了?”韩东平闻声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