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十章 容我想个字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09-1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十章 容我想个字

    此时白图也已经有些习惯,这个世界的衣着打扮,和自己想象中是有很大区别的。

    明明连发胶都没有,也不知道他们平时是怎么做发型……莫不真是天生的?

    眼前的刘备,相貌甚是周正,堪称仪表堂堂……的帅小伙!

    没错,仅从外貌来看,和吕布一样,显然偏年轻了许多,而且头发也不是很长,虽然梳起了发髻,但从大小来看,放下发迹的话,最多也就是披肩的长度,而且还很“时髦”的,两侧是短发,并没有特地竖起来,而是自然张着。

    不过总的来说,不提耳朵确实有些大之外,的确看五官给人感觉甚是正直宽厚。

    而且发型和穿着上,似乎也在强调自己的“英姿”——在吕布军中的时候,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在逃离中,所以不算太凹造型,而在刘关张这里……穿着上令白图有些三流页游、廉价cos的感觉!

    刘备右手边的这位“黑小子”,应该便是张飞,皮肤的确偏黑,但是却并不见胡茬,而且样子比刘备更年轻,看起来只有十六七、似乎正当少年的感觉,头发好像小刺猬,此时看向吕布的眼神充满了挑衅。

    相比之下,还是左手边的关二爷令白图欣慰一些——穿着虽然有些崩,但的确是红脸长髯的模样。

    不过令白图有些纳闷的是,刘备和张飞此时都手无寸铁,偏偏关羽却抱着把刀,眼睛半开半闭,仿佛快要睡着一样……

    抱着的刀,还并不是白图想象中的长柄刀,而是一柄单刀!

    按说以关羽的脾气,应该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儿,其他人都不带武器、只有他自己抱着刀防身?

    与此同时,吕布也快要被两人的态度激怒!

    其实关羽倒还好,吕布也知道,这是关羽的特征,未必是故意挑衅他,但是张飞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好在刘备似乎也发现了张飞在和吕布暗较劲儿,连忙拉着吕布说道:“温侯,备已经在府中备下酒席,就等着为你接风……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主公,刘使君盛情如此,我们也当一展酒量才是,哈哈哈……”陈宫这时也连忙在吕布身边说道。

    暂时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一行人往刺史府走去。

    算起来……刘备现在的官职,还是“豫州刺史”,当年的老陶谦也是不害臊,硬占了豫州的小沛不说,而且这么一小块地方,在让刘备屯驻的时候,就敢表他为“豫州刺史”!

    其实豫州的精华,此时大多在袁术的控制下,另外一半是在曹操的势力范围内。

    不过这年头官职的意义越来越小,刘备当初仅仅入驻个小沛,就成了豫州刺史,此时陶谦临终前,将徐州托付给了刘备,不过官职上来说,刘备还是豫州刺史,申请徐州牧的上表还没有批下来。

    这也是汉室衰微的一种表象,同时这表象,也不断的加剧着汉室威严的削弱……

    白图显然不大想和陈宫一起,陪着吕布和刘备虚与委蛇,于是落在了后面。

    发现这时张辽似乎就与关羽相识,前者还主动过去打招呼道:“最近挺好的?”

    一直仿佛看不见别人,全程梦游的关羽,稍微抬了下眼睛,对张辽用鼻音“恩”了一声……

    看来,关羽还真就是这幅脾气!

    历史上关羽应该是降汉不降曹的那段时间,和张辽才有了些交情,不过……在这里说历史,也没什么意思,白图已经放弃深究。

    “喂,小子!你是什么人?吕布还有个儿子?”

    白图忽然发现,被刘备暗暗推到后面的张飞,不知何时走在了自己身边。

    张飞的声音比他的外貌,看起来要成熟沙哑一些,显得中气很足,但却算不上多“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能吼退三军。

    “在下白图,张将军麾下一校尉而已。”白图中规中矩的说道。

    “呵。”张飞哂笑一声,显然是不信——你一个校尉,都走到将军前面了?

    白图也不多解释,只是看着城中正夹道欢迎、一个个看起来面黄肌瘦甚至脸色苍白的百姓说道:“这曹贼,着实可恶!”

    “没错!那个死太监养的,真他娘的心狠!”

    张飞虽然感觉白图这人不实在,但是骂曹操的话题,却不愿意缺席。

    “没错没错,他日两军对垒,我定当问问他‘操,你母亲好吗’!”

    “这样不好吧?太粗鲁……咦?等等,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哈哈哈……你怕是没机会了!”张飞一副学到了的样子。

    白图心里暗道试探对了,这个看起来很刺头的家伙,捧着他唠未必有成果,但是……和他一起骂别人,却可以快速提升好感度!

    虽说刷张飞的好感度,似乎也没什么用,但闲着也是闲着不是?

    等到了刺史府,刘备请众人上席,陈宫一转身,惊讶的发现那个刺头张飞,居然正很对脾气的样子,狠狠拍着白图的后背,还想拉着他落座自己旁边。

    只是这个“砰砰”的力度……听得陈宫的背,又隐隐犯痛了!

    “这位小将军是?”刘备见状主动问道。

    之前他就在疑惑,这个和陈宫并立的家伙是谁?他怎么完全没听说过,吕布军中有这么一号人?

    此时见到自己那个难搞的弟弟,居然这么快就和这小将军熟识了的样子,刘备难免觉得此人颇有手腕!

    “在下白图,当不得什么将军……”白图还想要谦虚几句。

    不过这时张飞有些不乐意的说道:“白老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不和我老张说也没什么,难道我大哥也不能让你报表字吗?”语气却不算太强硬。

    吕布瞧了瞧张飞——这匹夫居然也会说人话?这要是换了自己如此无礼,估计这匹夫已经要打人了吧?现在居然只是小有责怪?

    白图这时才反应过来……

    自己还没有表字啊!

    而按照这个世界的风俗,男性之间用表字是亲近的称呼,不报出表字……潜台词自然就是不屑于与对方深交!

    白图突然被打了这一手也有些懵,心里正想着要不要告诉他们“我还是个宝宝,我还没有取表字”的时候,陈宫插言道:“哈哈哈,张将军倒是想错了,白先生的表字,便是我也还不知啊。”说着还故作幽怨的看了白图一眼。

    刘备闻言,不由得更加郑重的看向白图,张飞也有些吃惊的样子……

    白图:???

    不愧是脑补怪!我没有表字的事儿,你也要替我吹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