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九章 刘关张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11-1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章 刘关张

    “玲绮,‘军不辖城、卫不入军’是指什么?”白图最近听说了这种说法,故而找机会私下向吕玲绮询问。

    吕玲绮闻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深山老林里出来的吗?难怪口音也怪怪的!”

    不过之后吕玲绮还是给白图解释了起来。

    其实就是字面意思——军队不进入城中管理百姓,城卫不加入军队直面战场。

    也就是限制了城姬“训练”出的姬造士兵,直接对百姓做什么有害行为,而城卫则是指负责城中治安的守卫,都是真正的人类,他们不会加入军中,与“士兵”厮杀。

    这也是为什么,白图在穿越之初,遇到的城卫都是真人,并且他们还没有追击出城的原因。

    当时因为吕布军还在周围游荡,城卫有充足的理由,或者说白图在逃出城外开始,就已经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一旦违反这一原则,强行令“士兵”骚扰百姓,亦或是驱使“城卫”加入战场,将被城姬极大的厌恶、从而导致更方面转化效率极大下降。

    甚至城姬一旦“离城出走”,城中的防御器械将全面失效,哪怕是曹操也不愿意试试,在被城姬极大厌恶时,还能不能守城保地。

    不过退求其次的办法也有很多,比如曹操在攻占徐州的城市后,会直接透支式的抽取兵役、徭役。

    令徐州百姓在数年中难以恢复劳动力,甚至因为人力抽取过度,而损害生育率……

    当然这也同样引起民怨沸腾,只是相对直接屠城要好得多。

    更惨的是本身并不在城外,而在彭城传讯后,还没来得及退入城中避难的百姓,虽然没有历史上破彭城之后的几十万人,但数万平民的死伤还是有的!

    就在这时,大光头宋宪小跑了过来:“白先生,您怎么还在这儿?主公都在城门等您了。”

    “哈?不是暂时在这里驻军的吗?”白图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的确是在小沛驻军,不过……您老当然是和主公一起去彭城啊。”宋宪理所当然的说道。

    白图:???

    我不只是校尉吗?为什么要这么区别对待我!

    马车可以坐、肉可以吃,但我不想背锅,这有什么问题吗?

    白图心里理直气壮的想要抵赖,不过身体还是很老实的和宋宪一起去了城外……

    “喂!你可别真留在徐州城,我听说刘备手下,能人很多的!肯定比我爹他们聪明多了,你去和他们假聪明,肯定会被砍了喂狗的!”吕玲绮在白图临走前,有些不开心的叮嘱道。

    这“不开心”,白图知道,是因为吕布自己不怕危险,但却不愿意妻女涉险,故而让她们留在小沛,和军队在一起。

    不过吕玲绮的叮嘱,白图却没大听懂:“啊?我为什么要留在徐州城?”

    “谅你也不敢……我叮嘱过了!”吕玲绮说完,已经对白图摆了摆手。

    同时还越过白图,瞪了城门外的吕布、陈宫一眼,吕布有些尴尬,而陈宫则面色如常。

    白图一头雾水,小跑到吕布、陈宫身边之后,还嘀咕着:“我好端端的,留在徐州城干嘛?”

    陈宫这才长揖道:“咳咳,白先生光风霁月,是宫小人之心了。”

    白图:???

    又有你什么事儿?你们怎么都神经兮兮的?

    白图心里大感莫名其妙,只是现在“最后的防线”留在了小沛,白图也不敢太浪,以免被发现是水货,于是……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其实陈宫这样说的理由很简单。

    为了感动“心灰意冷”的白图,陈宫劝说吕布,之后可以欲擒故纵,明摆着告诉白图——如果是觉得自己这败军之将没前途,大可以投靠如今已经是封疆大吏的刘备!

    甚至主动带白图去徐州城,来彰显自己的真诚。

    同时陈宫又不愿意白图真的投刘,加上知道最近白图和吕玲绮关系不错的样子,就让吕布转告女儿,最后在白图离开小沛时,表达一下挽留……

    当然,吕玲绮的“挽留”理由,的确是陈宫没想到的。

    至于白图看似糊涂的“嘀咕”,也被陈宫脑补成是白图在告诫他,不用做这种试探,自己不愿意出山,只是单纯的心灰意冷而已……

    陈宫不负众望的,又一次脑补到了白图的心意!

    其实白图根本没有这么多心思,甚至……反而觉得吕玲绮说的很有道理!

    刘备现在手下没有什么太牛的谋士,其他人或许会觉得,这时投靠刘备会很有出头的机会,但是白图不一样——没有你陈宫这个脑补怪,我不是分分钟就被揭穿了?

    故而哪怕知道,刘备作为雄主的潜力,比吕布要高得多,但白图对他可完全没想法,尤其是那家伙和他祖宗一样,一打败仗就是个跑得快,前中期丢老婆跟丢打火机似的,谋士这时候跟着他也没什么安全指数。

    小沛距离彭城并不算远,哪怕没有太赶,两天之后也已经来到高挂徐州城牌匾的彭城。

    可以看到城墙上,还有修葺增高、布置弓弩的痕迹,显然刘备也在勤修武备。

    与此同时,可以看到在徐州文武、百姓的簇拥下,为首三人已经出了城门口,似乎是在迎接吕布一行人的到来。

    刚看到这三人时,吕布稍微有些掉脸子,不过陈宫在旁边一个劲儿咳嗽,加上最近几天吕布心情还不错,这时也修整心情,挤出些微笑的迎了上去。

    白图本来想要在后面呆着,不过一旁的张辽,已经对他摆出手势道:“白先生请。”

    “张将军,您就别叫我什么先生了……我不还是您手下的校尉吗?”白图苦笑一声,但却不好驳张辽面子,只好也走上去。

    如此一来,却成了吕布走在前面,陈宫和白图一左一右,张辽还跟在白图右边。

    “备,代徐州父老,谢温侯大恩。”刘备一上来,就对吕布长作一揖。

    吕布这人吃软不吃硬,见状也绷不住,不用陈宫提醒,自己就快两步上去,扶住了刘备。

    “应该的、应该的……曹贼无道,徐州百姓无辜受劫,何况……我也是求一存身之地,适逢其会,哈哈哈……呵呵……”吕布很老实的说道。

    不过笑着笑着,又开始和刘备身旁的两人对视,左瞪瞪、右瞪瞪的脸色见凉。

    倒不是吕布属狗脸,而是这两位的态度也不甚好。

    白图也是这时才确信,这三人便是刘关张三兄弟,这造型……除了关二爷之外,单独拿出来,还真是都有些“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