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七章 鬼神之才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09-1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章 鬼神之才

    “太细的不用考虑,刘备也不会放心,将我们和他的本部放在一起,毕竟他手下和玲……和吕将军不对脾气的人有很多。加上徐州现在的形势,我估计多半会让吕将军在外驻军!

    小沛自陶谦主政徐州的时候,就一直在徐州的控制中,且又是豫州入徐的必经之路,大抵会是驻军在这里,与彭城呈掎角之势吧。”

    白图差点本能的说是“玲绮他爹”,还好临时反应过来,改了口。

    至于“主公”什么的,吕布还没和白图提这茬,而且白图又觉得自己水平太低,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强行叫“主公”,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强行骗饭票。

    不过还真的误打误撞,除了吕玲绮,似乎大家都默认,这是白图才高气壮的表现?

    此时小案上,也摆着很简易,没什么细节、几乎看不大明白什么的地图,似乎是陈宫自己画的,此时他看了小沛半晌后感叹道:“白先生大才,倒是宫庸人自扰了。”

    白图:???

    白图还有些不大明白,他怎么就发现自己的“大才”了?

    什么小沛、什么彭城,都只是白图顺着对历史的了解,随口一说。

    无论历史还是演义,吕布投刘之后,都被安置在了小沛——这地方理论上应该是豫州的属地,不过因为总是被徐州一部的人拎来提去,有种这里是徐州属地的错觉。

    汉时郡国并行时候,小沛是沛县下的一个县城,沛县则是沛国最核心的一个县……

    不过如今在这个世界,之前白图也已经和吕玲绮打听清楚,封国早就已经取消,只有“沛郡”。

    而小沛则是沛郡沛县下一个并不算太大,但地理位置很重要的小城,其是豫州入徐的要冲!

    陶谦看起来挺老实一老头,其实在汉王朝的地方统摄力稍弱的时候,就实际的控制了小沛。

    之后这地方也成了旅居徐州的“军阀宿舍”,刘备刚刚离开公孙瓒来徐州的时候,陶谦就让他在小沛呆着,吕布来找刘备的时候,刘备也是让他驻小沛,乃至于在后面的历史发展中,吕布反客为主占了徐州之后,也是让刘备去小沛……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是个地理上很重要,同时又很令徐州放心的地方!

    不仅可以和彭城呈掎角之势,而且……小沛的人口、耕地有限,潜在的好处是,驻扎在这里的军阀,只能等着徐州供养。

    至于彭城,则是徐州现在的州府治所,按照这个世界的习俗,州府也可以直接以州的名字来称呼,也就是——徐州城!

    陈宫这时看着地图,眉头越皱越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图的“未卜先知”,与陈宫堪称绝配。

    随着官印而觉醒的“谋术”,也体现着谋士的能力倾向,陈宫并不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或者说是并不适合谋全局、谋万世,更擅长见招拆招,并且在谋一域、谋一时的时候,已经是当世顶级水准。

    只需要白图稍微提醒一下,陈宫马上便明白了小沛的利弊,也相信了刘备会做这种选择。

    白图之前也从吕玲绮那,打听到了一些陈宫的事情。

    在演义中,陈宫是在曹操刺董失败逃走,最是落魄的时候追随了他,然而因为曹操杀害吕伯奢一家、也就是著名的“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事件,陈宫毅然离开了曹操,在吕布败走长安后,选择了辅佐吕布,为吕布策划了偷袭兖豫的战略。

    而在历史中,陈宫是在曹操手下,做到了东郡太守,因为不满曹操杀死兖州名士而与其离心,在曹操攻徐州的时候,陈宫联合其他不满曹操的兖州各地官员,主动迎接吕布入兖。

    从吕玲绮的说法来看,眼下这世界的“事实”,更接近于前者——更隐私的事情,吕玲绮并不知道,但至少知道,陈宫是在她老爹败走长安的时候,就加入吕布军的。

    “若是在小沛,只怕……潜龙难出渊……”陈宫自己嘀咕着,旋即看向了白图。

    看出陈宫询问的意思,白图有些为难。

    白图难道要告诉陈宫,将来可以等“刘备带兵去和袁术交战的时候,趁着留守的张飞与徐州各家族龃龉的机会,直接夺了徐州”的机会?

    这就不是“料事如神”可以解释的了吧?

    可以杀了祭天了吧?

    “其实在小沛也没什么不好……潜龙?咳咳,我也很敬佩吕将军的勇武,但是……陈军师难道想要吕将军,做到一统天下的程度?”白图只好模糊的反问了一句。

    “咳咳咳!”陈宫闻言一阵猛咳,白图见状连忙扶他喝水。

    “多喝热水、多喝热水……”

    “你、你……白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一统天下?天子犹在、汉室未绝,又不是先秦乱世,何来一统天下之说?”陈宫顾不得烫嘴的惊怒道。

    “啊?汉室这还不算凉透?”白图也惊了一下。

    旋即白图反应过来,自己觉得汉室凉透了,完全是因为“剧透”。

    包括陈宫在内,许多朝野上下的忠臣名士、甚至不乏当世顶级谋士,此时都还觉得汉室是可以抢救的!

    毕竟作为第一个长期存在的大一统王朝,也没有“前车之鉴”,中途虽有王莽篡汉,但普遍大家还是默认汉室四百年正统不断的。

    甚至乐观一些的,认为根本不需要“抢救”,现在只是汉王朝正常的祸乱周期,忍一忍就过去了……

    包括陈宫在内,大家一口一个“主公”叫着,不过心里对自家主公的定位,也只是“中兴功臣”、亦或是“权掌一方”。

    各方割据军阀本身,野心也是一步步膨胀的……代汉自立?现阶段那都是梦里的事情!

    也只有极少数“谋万世”的战略性顶级谋士,会认定汉室气数已尽,最多只能趁热……利用其余威。

    陈宫在一域之战、一时之战中,可以发挥出顶级水准,但是大局眼光却落了下成,他所认为的最优结局,也只是辅助吕布打回长安、迎回汉天子!

    白图一时也没有想好,如何对陈宫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原理……难道要讲讲王朝周期律?

    同时也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反应太本能,会不会令陈宫识破自己的败絮其中?

    要不现在就顺水推舟的承认自己太菜,喊玲绮过来抱大腿?

    没用白图为难太久,很快他便发现,陈宫脸上的惊怒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风云变幻”,仿佛领悟了颜艺的精髓……

    半晌之后,陈宫勉强舒了口气,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的,跪坐着长揖道:“白先生鬼神之才,请先生不吝赐教。”

    白图:???

    “咳咳,可能是我搞错了,汉室还可以抢救!”

    “白先生恕宫愚钝……莫再嘲笑。”陈宫赧然道。

    白图也很无奈,为什么每次自己真心实意的、想让对方明白自己不聪明的时候,对方都会将这,脑补成是自己站在智商高地的俯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