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六章 睿智的吕玲绮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09-1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章 睿智的吕玲绮

    吕布最终还是接受了陈军师和“白先生”的建议,暂时压下个人不满,东投徐州!

    毕竟在已知公孙瓒“杀刘虞、主幽州”的情况下,袁绍讨伐公孙瓒是完全能够预想到的。

    对于袁绍来说,北方是擅杀汉室宗亲、本人还好狠刚愎的公孙瓒,其占据的还是汉室重要的产马地幽州,再怎么看讨伐公孙瓒,都比此时就和曹操开战要划算!

    如此一来,袁绍反而会与曹操暂时维持友好关系,吕布现在投奔过去,袁绍不仅不会接受,甚至有被当做投名状的危险。

    相比之下,刘备刚刚入主四战之地的徐州,而且陶谦老头能活到将徐州让给刘备,算起来还是吕布在后面将曹操爆了个满山红的功劳!

    否则早先徐州说不定就已经被曹操给灭了……

    而且刘备自称是汉室宗亲,现在吕布这位杀死董卓、匡扶汉室的“奋武将军”,刘备也没理由不好生对待。

    唯一的“阻碍”,其实就是吕布对于自己在虎牢关被围攻的事情耿耿于怀。

    现在吕布领着仅存的四千多骑兵,向东往徐州方向而去。

    白图这一路上十分忐忑——居然就这么被当成谋士,是他之前没想到的!

    虽然有了乘坐马车的特权,但白图却比之前骑“马”的时候,心里更没底……

    毕竟白图自己心里是有数的……谋士?他哪点像谋士?会代写论文算吗?

    然而白图也不能直接说自己是瞎蒙的,否则说不定要被怀疑,是早就知道了幽州的情报——这么新的情报都知道,你还说你不是内奸?

    好在陈宫这几天都在静养,没法找白图“坐而论道”,否则怕是三两下就要被试出水平……

    “假聪明!喏,你的粥和獐子腿!”吕玲绮这时不服不忿的,给白图送来了饭菜。

    除了粥,居然还有只烤獐子腿。

    “那个……我也吃不下这么多,要不你也一起吃点?”白图第一时间把清了吕玲绮的心思。

    獐子是斥候打回来的,现在吕布军不算缺粮,但毕竟是逃出兖州的,平时想吃荤腥可不大容易,哪怕现在这些还都不是保护动物,也不是每天都恰好有猎物。

    不过现在以“白先生”的地位,今天只有这么一只獐子,但吕布也依旧在貂蝉的叮嘱下,亲自切下一左一右两条獐子前腿,给白图和卧病中的陈宫送来。

    诸将明白,军中可能要有第二位“军师”,但吕玲绮却有些不爽……

    倒不全是吕玲绮使小性子……作为吕布的独女,吕玲绮从小就“虎头虎脑”的,动不动还想要亲自上战场,有脾气、但没什么骄纵之气。

    主要是因为白图在吕玲绮私下找他的时候,早就承认过自己菜的很,还虚心请教了一些常识类的问题。

    然而吕玲绮和其他人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却没人相信白图是真的菜,张辽还告诉她说,白图是在逗她玩,让她学着些白图的大智慧……还说什么大智者都喜欢这样!

    吕玲绮却坚持自己的判断——这厮的菜不是装出来的!

    白图和吕玲绮分食獐子腿的时候,看着吕玲绮银牙狠咬的撕肉下来的样子,还特地嘱咐道:“以后我们就是‘有一腿’的交情了,万一哪天你爹和你叔叔他们,感觉我不聪明要杀了吃肉,你可要救我啊!”

    “放心!假聪明,你都这么假了,他们还相信你,显然是他们的错!”吕玲绮仗义的说道。

    没错,白图就是故意的。

    吕玲绮是他最后的防线!白图已经决定——将来如果谁说自己冒充谋士,自己就抱紧吕玲绮的大腿,坚称是他们自己要误会的,自己早就说过实话……你看,人家玲绮怎么就没误会?告诉你们却不信、怪我咯?

    看到白图和吕玲绮吃的差不多,宋宪这时机甲后的引擎一喷,来到了马车旁边,用与当初截然不同的态度说道:“白先生,陈军师想请您过去,私下聊聊。”

    “哎,你就没有玲绮聪明!”白图对宋宪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自从决定东投刘备之后,宋宪对白图也十分景仰,甚至还经常在他身边晃悠,一副专门负责守护白图的马车的样子。

    令白图想用他来作为“最后的防线”也没机会……

    “是是是,末将哪有玲绮小姐聪明!”宋宪光这个脑袋,拍马屁也不害臊。

    “陈军师……身体无恙了?”白图问道。

    “大夫说了,可以稍微活动活动。”宋宪说道。

    白图见没有什么借口,心知陈宫肯定是想要试探自己,也只好过去——希望陈宫能发现自己仅仅只是菜,并不是坏。

    临出来的时候,吕玲绮还在后面的鼓劲儿道:“加油!你是最菜的!”

    白图闻言暗翻白眼,而宋宪则是没听懂,“菜”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图来到了陈宫的马车上,比白图的马车还要宽敞一些,此时摆好了两个坐垫,还有一张小案。

    看到坐垫,白图有些膝盖疼……

    此时,距离中原最早使用马扎(胡床),还差那么几十年,不过白图在吕布军中,是见过马扎的,毕竟吕布属军大多是并州和凉州出身,早些发现胡人坐的东西也不奇怪。

    不过陈宫是个读书人、也是个老实人,不会用那些东西。

    白图也老老实实的先跪坐,看着陈宫慢悠悠的倒茶——好在这时饮茶的礼节,还没有成形,甚至茶叶都还很原始,跟煮汤似的,也没有太多讲究,白图也不至于露怯。

    “陈某之前卧病时,起初不曾睡一个安稳觉,倒是这段时间……多亏白先生了!”陈宫道谢道。

    “我也没做什么……”白图不好意思的说道。

    陈宫却摆了摆手,示意白图不要谦虚。

    其实也的确如此,陈宫之前放心不下吕布他们一群大老粗,静养也静不下心,反而白图出现之后,稍微安心了一些。

    不过白图的确没做什么,只是起到了“安慰剂”的效果。

    “白先生觉得,刘公会收留我等吗?”陈宫不给白图谦虚的机会,直接切入正题。

    “一定会,徐州四战之地,刘备眼界是有的,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于情于理都不会拒绝。”白图说道。

    “那白先生觉得,我等应该如何处理与刘公的关系?”陈宫显然并不是想要吕布彻底投入刘备麾下。

    白图什么也不觉得……

    只能照着自己知道的,随意应付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