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五章 原来你也是谋士?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09-1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章 原来你也是谋士?

    “公台!大夫不是说了,你的伤要静养,怎么又起来了?”

    见到这脸色有些苍白的男子,吕布连忙起身说道。

    闯进帐篷来的这男子,看起来三十来岁,五官中依稀能够看到“干练”、却又少了几分“精明”,给人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不过现在似乎有伤在身,说说话就咳嗽两声……

    听到吕布称呼他“公台”,白图也反应过来,这位应该就是吕布现在的谋士,陈宫、陈公台!

    “主公,我刚才又想了想投袁的事情……咳咳。”陈宫很执着的先给吕布作了一揖,不过一弯腰就又要咳嗽。

    “好了好了,自己人客气什么。”吕布一抬手,直接把他捋直了。

    不过这暴力的动作,令陈宫更咳的脸色涨红,张辽连忙也去扶他。

    大光头宋宪这时虽然没敢直接出声,不过脸色却有些得意的看向张辽和白图——一副“看吧,军师都说了只在二袁中选择”的样子。

    “主公……好了!别拍了!咳咳……我刚刚仔细想了想,现在恐怕不是投袁的时候,我……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只是期望主公听了不要动怒。”陈宫被吕布拍的背疼,依旧坚强的说道。

    “恩?”陈宫忽然疑惑了一下。

    怎么自己说完之后,现场忽然安静了下来?

    即使刚刚说过,吕布可能会“动怒”,大家也不至于这么沉默吧?

    接着陈宫忽然发现,在场众将在沉默的同时,还看向了另一个人——之前帐中多了一个不认识的校尉这种事情,陈宫并没有注意,但这时却不得不注意。

    “这位兄台是?”陈宫稍一拱手问道。

    白图哪懂得这些,只好有样学样的拱拱手道:“我叫白图,陈军师好,陈军师辛苦了!”

    陈宫:……

    陈宫感觉这家伙好像不大正常,莫非是自己想多了?大家刚刚都在看他……其实是因为他放了个屁?

    恩,自己因为之前火攻曹贼的时候,有些呛坏了肺,现在鼻子也不大好用,所以没注意到也很正常!

    就在这时,吕布忽然说道:“公台莫非也是想说,要我去投那刘大耳?”

    没错,如果之前没有白图的铺垫,吕布和其他诸将还未必一下就猜到陈宫说的是刘备,不过现在却都本能的想了过去。

    “也?”陈宫愣了一下之后,又看向了白图,这次是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一番。

    “这位兄台、咳咳……原来也有此见地……”陈宫更正式的和白图拱了拱手。

    “军师,刚刚这位白校尉,否定袁绍的原因,是因为他误以为公孙瓒和刘虞已经翻脸,甚至刘虞还已经被公孙瓒灭掉了,进而判断现在袁绍要和公孙瓒争锋河北……”宋宪提醒道。

    一方面是想听听陈宫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想说——白图就是懵的!

    陈宫闻言露出惊色道:“白先生也已经知道了?”

    看着陈宫吃惊的样子,还有他忽然转变的称呼,其余众将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也惊奇的看着白图……

    “公台,难道是你的‘迟智’发现了什么?”吕布直接问道。

    白图也不明白,吕布为什么忽然一本正经的骂陈宫,似乎这其中又有什么自己想象不到的事情,只好先装作了然的样子,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没错,咳咳……之前我修养的时候,复盘了一下天下大势,发现幽州牧刘虞和中郎将公孙瓒,很可能将出现龃龉、乃至于爆发冲突,甚至、咳咳……现在很可能刘虞已经被公孙瓒取而代之!”陈宫说道。

    吕布有些感动的说道:“修养的时候,还去激发官印谋术,这算什么静养……”

    “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主公,既然是我的‘迟智’所复盘到的推测,现在很可能已经发生,如果现在是公孙瓒入主幽州,袁绍定然将目标放在他身上,自然也就不会在此时与曹操为敌、咳咳。

    白先生神机妙算,竟能料敌千里,提出了东投刘备的战略……宫,佩服!”陈宫此时看向白图的眼神,带着五分敬佩和五分审视。

    其他人看向白图的目光,也截然不同起来……

    陈军师的官印谋术之一“迟智”,是众将都知道的,其效果是在复盘战局或大势时,对于已发生的事情,会有额外的推算加成。

    故而哪怕此时吕布军在外落跑,没有河北的消息渠道,但是当陈宫说出他的推测时,大家都选择了相信。

    事实也的确如此,幽州牧刘虞在不久前,被应该受其节制的中郎将公孙瓒攻灭,此时公孙瓒已经上表朝廷,自领幽州牧!

    刘虞不仅是汉室宗亲,而且和什么“中山靖王之后”这类的宗亲不同,人家还是大汉的“宗正”——宗室中专门管理宗亲的九卿之一。

    如果是在盛世太平的时候,地位远远高于地方上的郡守、刺史!

    六年前,灵帝接受刘焉的上表,重新设立“州牧”,地位在州刺史之上,节制一州军政,本意是提高州府调兵效率,方便镇压各地起义,也正是这时,将信任的宗亲刘虞封到了幽州,理论上公孙瓒也归刘虞节制。

    然而幽州地处北地,直面乌桓、民风剽悍,在对待乌桓、管束边民的态度上,激进派的公孙瓒与温和派的刘虞龃龉不断,终于在刘虞决心要拿下公孙瓒的时候,成功被公孙瓒反杀……

    其实这是吕布还未被曹操击溃时,就已经发生的事情,只是情报还在路上的时候,吕布就已经被逼得退出兖豫,也就断了情报来源。

    如果这不是对陈宫有所了解,吕布军众将还真的很难相信这判断——刘虞也太菜了!

    作为幽州的主官,居然生生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被公孙瓒给灭了?

    白图不知道什么官印谋术、什么迟智,只知道现在大家好像都认为,“刘虞败北”是自己预料到的?

    因为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为了避免多说多错,白图只好再次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在诸将看来,包括陈宫,无一不认为这才是“高人风范”,不愿意出风头、看破不说破,之前多半是故意没有点的太透,看大家的悟性!

    只有吕玲绮质疑的看着白图,总感觉这家伙……是在不懂装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