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四章 建议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11-1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章 建议

    现在各部将领都没有穿“战甲”,都和白图一样,是日常军装的打扮。

    大家也都是席地而坐,在野外也没那么多讲究,白图还记得自己是张辽麾下的,便坐到了张辽身后不起眼的位置……

    但是不起眼也没用,张辽一上来就拉着他给大家“介绍新人”。

    总算白图也借机认识了一下吕布军的将领们!

    现在谁都知道汉室已经不行了,各地诸侯都各封下属,最多是叫人去司隶“通知”一声朝廷,朝廷一般也不会不给面子……

    像是八品的校尉、从七品的偏将军……基本上在座“叫不上名号”的二十多人,都是这种品级的,品级的作用其实不大,具体还要看手下有多少兵。

    比如白图,目前领兵数量为“零”,都尉、郡尉也敢瞧不起他。

    而“叫得上名号”的,都是杂号将军,具体号什么也没人在意,反正都是刚编的,知道这些是吕布军的高级军官就是了。

    现在满打满算,吕布以下、叫得上名号的一共八位,除了白图的顶头上司张辽之外,还有高顺、郝萌、曹性、成廉,魏续、宋宪和侯成……

    白图记得这几位中,应该只有高顺的能力突出,其他人都是三流武将,而且里面还几个反骨仔来着。

    另外白图记得名字的臧霸和陈宫居然也不在?

    臧霸现在还不是吕布的属下,至于陈宫……

    “诸位,陈军师现在还昏迷不醒!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了,须得尽快拿个主意,接下来到底是和曹操老贼硬碰,还是去扬州暂投袁术、亦或是北上去投袁绍?”吕布凝重的说道。

    说起这个问题,在座……阿不,是在地上的诸位都严肃了起来。

    “恩?”白图一时没注意,发出了轻咦声。

    【和曹操硬刚?投靠袁术、袁绍?

    都不对吧……我怎么记得你应该去徐州了?】

    白图还低头思考,忽然发现有好几道目光,射在自己身上,抬头一看不由得有些紧张——郝萌、曹性等人,甚至包括吕布,都在看自己。

    “哦?这位白小将军,还有什么高见吗?”宋宪不无讽刺的说道。

    这宋宪是一名光头大汉,脖子和脑袋一样粗,而且身材十分魁梧,最宽大的肩膀与胸肌的衬托下,微微隆起的小腹也并不显得臃肿——显然这个世界,也不怎么讲究“身体发肤、不可轻损”。

    白图刚刚因为惊讶,而惊疑出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虽然只有宋宪讽刺出声,但其他人隐隐有所不满的也有几位。

    被宋宪盯着看得脸色一红,白图也有些窘迫……

    这时张辽轻咳两声道:“咳咳,白图初来乍到,还有些不了解情况,宋将军就别打趣他了。”

    “哼,不了解情况,就老实些!”宋宪这才撇过头不去看他。

    白图心里也有些气闷,不过可惜……现在白图的移动硬盘已经不在身上,也想不起来,宋宪是不是那几个反骨仔之一。

    几个月前,白图代写了一篇关于小说《三国志通俗演义》与史料《三国志》的区别对比的大作业论文,所以隐约记得一些内容,但这么细致的情节,可就记不清了。

    虽然白图没有删硬盘的习惯,资料还在里面,但现在硬盘也没有跟着穿越,更重要的是……即使有硬盘,也没有电脑给他读取!

    听到张辽因为自己,而被宋宪不轻不重的讽刺了两句,白图不由得一咬牙反驳道:“不,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你们要去投袁术,而不是投徐州刘备?”

    白图的话令大家一愣。

    “刘备?的确……最近陶谦将徐州让给了他……”张辽自语了一句,似乎真的在想可行性。

    高顺这时嘀咕了几句,不过声音实在太小,根本听不清——高顺看起来和张辽差不多年纪,不过却总是很认真的表情,容易令人紧张,然而……明明一脸严肃,并不像是害羞的样子,说话的声音却区区索索的!

    而就在这时,坐在高顺身边,吕布麾下大将中,看起来最瘦小、最年轻的郝萌,正点点头之后大嗓门的喊道:“只有袁氏才更加能抗衡曹操吧?刘备的话,不过是运气而已,有什么值得投靠的?何况他真的敢收容我们吗?”

    似乎……是正在“翻译”高顺的话?

    “不,袁绍的话,还正在为了统一冀州、进图幽州而努力,和曹操又有交情,两人之间暂时结盟,一南一北的各自发展、互为屏障的几率更大……而袁术虽然实力强大,但却没有容人之量,贸然投靠恐怕反生龃龉。

    反之徐州四战之地,之前还刚刚被曹操攻打过,刘备又没什么根基,西要防备曹操,南面又要戒备袁术,肯定正是求将若渴的时候,我们这时候去的话……肯定不会被打散收编,哪怕只是请求收容,他也会同意的。”白图按照自己的记忆说道。

    “恩?袁绍会攻打幽州?刘虞毕竟是宗室,他一向以四世三公的门第自傲,不会贸然攻伐宗室吧?”张辽疑惑道。

    “诶?不是公孙瓒吗?”白图愣了一下。

    “公孙瓒?对了,之前十八路诸侯想要入关的时候,那个公孙瓒也来了……不过他在幽州军中虽然有很大声望,但现在名义上还是刘虞的手下吧。”张辽说道。

    “是、是吗?哈哈哈……”白图决定萌混过关。

    同时白图也注意到一件事——十八路诸侯讨董,哪怕白图记不清太细节的东西,但是却记得,这一著名事件,是小说中独有的!这也是小说与史实差别较大之处之一。

    当然,看过战马与战甲之后,白图再怎么天真,也不会用小说或者史实,来彻底的套用这一世界!

    就在这时,高顺似乎又自言自语了一句什么……

    这次更像是自言自语,不是听不清的问题,更像是自己嘀咕一下,估计……在他身边也听不到吧?

    然而郝萌不知道是突破了听力的极限,还是和高顺极为默契,忽然大声喊道:“关键是奉先之前被刘备三兄弟打输了,虽然是一对三,但他还是感觉很丢脸的样子,平时都不许我们说,这么好面子的人,怎么劝他去投靠刘备……”

    Duang——

    高顺一拳敲在郝萌头顶,脸上写着“这句不用翻译”的样子。

    吕布:……

    吕布左右看了看貂蝉和吕玲绮,大概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老婆孩子还在场,先不打死他、先不打死他、先不打死他……

    “说到底都还是空谈而已,连情况不清楚的家伙,还真敢说啊……投袁可是陈军师之前的策略!”宋宪撇嘴道。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看守都尉的声音:“陈军师?您怎么起身了?您的病不是……”

    “快,我要见主公!现在不是养伤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