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城姬三国
[城姬三国]

第一章 你看到我的小兔了吗?
玄幻
类型
绅士东
作者
2019-11-1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章 你看到我的小兔了吗?

    白图穿越了,没有为什么,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穿越了!

    “看周围人的穿着,似乎是古代……不过说话我居然听得懂?”白图鬼鬼祟祟的观察着周围。

    不过渐渐的发现,他的鬼祟似乎没什么用处,毕竟只有他一个人穿着“奇装异服”……

    “爹爹,那个人是不是变态啊?里面好像没有衣服耶!”

    “咳咳,小华别乱说……也许……也许人家是太穷了呢?”

    “但是外袍好名贵的样子……”

    “明明是个大男人,衣服上还有花纹?”

    “不仅是花色,你们看在他后腰那里……还有一截不知道什么东西……不会是什么伤风败俗的道具吧?”

    ……

    没错,白图记得穿越之前,是穿着自己的白色小兔子连体睡衣,正准备砸掉自己罪恶的移动硬盘时穿越了!

    白图之前在接单代写论文,整天不修边幅的、早上连睡衣都懒得换,因为是从前面开拉链的连体睡衣,此时透过没拉紧的拉链,可以看到里面就是赤裸的胸膛,而且是小兔睡衣嘛……后面当然有一小团尾巴了。

    为何是罪恶的移动硬盘?

    因为白图已经认识到,代写论文这种行为的错误性,为了表达痛改前非的决心,将储存着之前所收集的、各行各业相关资料的硬盘,狠狠砸掉——今后作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

    谁知道就在硬盘破碎的瞬间,白图恍惚了一下,之后……就已经在这里。

    似乎是被大家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白图默默地将睡衣后面的帽子戴上,意图遮住脸……

    看到白图的两只兔子耳朵,大家终于确定这厮就是传说中的变态,有孩子的拉着孩子、有老婆的拉着老婆,纷纷做出远离状。

    还好就在这时,一队似乎是士兵的人出现,冲散了些尴尬的局面!

    只见约摸几百名骑兵,从大路正中扬长而去,人群纷纷避开……

    “骑兵?这真的是骑兵吧?”白图有些三观尽毁的看着,这些人骑着某种微微从地面上、悬浮起来一些的类似于“摩托”的东西,一路去了似乎是城门的方向。

    “这是……什么东西?”白图疑惑的嘀咕道。

    周围人的穿着、街道的建筑,怎么看都像是古代,但是这种没有轮子、没有把手的悬浮摩托,再怎么看都是“黑科技”吧?

    “咦?你是南方来的行商吗?不对……南方行商也不至于连‘战马’都没有见到过,你不会是海外来的夷商吧?”旁边一名好心的大叔说道。

    当然,大叔现在心里的感觉是——果然所有蛮夷都是变态!

    “原、原来是战马啊!哈哈哈……”白图傻笑道。

    同时心里已经吐槽了千万次——战马?你告诉我这东西是“马”?再怎么看都不像是生物吧!

    【等等……难道这里不是古代,而是异世界?也许异世界就是管这种东西叫“马”呢!】白图在心里推测道。

    而就在这时,路上又有一驾普通马车路过……

    白图一路盯着马车过去,之后指着拉车的马,对大叔问道:“那个又是什么?”

    “诶?你怎么连‘马’都不认识?”大叔惊奇道。

    “……”白图对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表示无语。

    “真是的,你们海外夷人究竟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不懂得训练战马也就算了,居然连马都没见过……”大叔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训、训练?”白图彻底震惊了。

    原来“战马”不是悬浮摩托的牌子吗?原来真的是马匹训练出来的吗?到底是怎么样的训练,能把生物训练成悬浮的摩托?

    “是啊!我们北方大部分城市的‘城姬’,都有训练战马的科技哦!”大叔的语气依旧理所应当,还有些自豪。

    “城姬?”

    “……你不会连城姬都不知道吧?”大叔狐疑道。

    “咳咳,这个……”正当白图想着编什么样的借口才好的时候,又有一队卫兵过来。

    不过这次的卫兵打扮都是很正常,就和古装剧组里的群演差不多……

    Duang~Duang~Duang~

    三通锣响。

    为首的一名卫兵说道:“鲁城的乡亲们!好消息,入寇我豫州的吕布,已经被曹大人击败了!不过吕布的败军可能会游走于豫州东部一带,大家最近出城时切记小心……”

    吕布?曹大人?

    听到这名字和称呼,已经知道自己穿越异界的白图更加疑惑起来……

    名字很熟悉,但是……其他方面也差太多了吧?

    难道是巧合?

    “那边那个穿着奇装异服的、说你呢!”卫兵指向了白图的方向。

    “大叔,是不是说你?”

    “不,显然是你穿得比较奇怪……”

    卫兵直接走过来,指着甩锅失败的白图说道:“就是你!还看什么看?你不是鲁城人吧?出示进城证或者暂住证!”

    “这个……这么多人在这儿,你就专门查我不太好吧?有种怀疑我的感觉啊!”白图眼神四处乱飘,发现这里距离城门已经不远。

    但问题是……眼前还有几名有佩刀的卫兵啊!

    “这么多人?你还能找到一个,比你穿得更可疑的?”卫兵不屑地说道。

    白图耷拉着一对兔子耳朵,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你不会真的是吕布军的探子吧?”卫兵见白图许久不出示证件,不由得紧张起来。

    “吕布的脑袋得灌多少水,才能给探子发这身儿衣服?”白图深深为吕布被鄙视了的智商默哀。

    “也有道理的样子……不过如果没有证件,那就……给我拿下!”

    想到现在可能是战争年代,自己这个没有身份的黑户,一旦被拿下恐怕真的要“生死未卜”了!

    白图一咬牙,猛地一推面前的卫兵头子……

    只见来人应声飞出去两、三米远!

    虽然不至于摔伤,但是白图依旧惊诧道:“我、我……难道是穿越时附赠了‘天生神力’?”

    卫兵们也露出惊讶之色,不过马上有人指着白图说道:“他居然没有经过‘训练’?果然是吕布军的探子……至少是校尉!”

    “哈?”白图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什么意思?因为自己力气大,所以得出了“没有经过‘训练’”的结论?难道这个世界的“训练”,不但能把马训练成黑科技摩托,还能把人的力气练小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白图也知道现在不是提问的时候,立刻撒丫子向城门方向跑了过去。

    周围虽然有拥挤的人群,但是看到“凶神恶煞”、帽子上带着一副兔子耳朵乱甩的变态冲过来,都自觉挤出了一条路给他,至于人群的推搡,反而对后面的卫兵造成的不便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