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我就是能进球
[我就是能进球]

第四百零八章 难道真的是老了吗
玄幻
类型
不吃小南瓜
作者
2019-11-10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八章 难道真的是老了吗

    周围一圈曼联球员,全都被挑起了怒火--

    “他故意用丁-丁进球侮辱曼联!”

    “这是严重侮辱!”

    “该死的,他在老特拉福,把伟大的曼联玷-污了……”

    三句话,意思一样。

    曼联球员已经反应过来,甄少龙能一脚正中维杜卡的屁股,肯定很有把握直接把球打进,可他却用球踢维杜卡的屁股,足球反弹以后,冲过去再用丁-丁完成进球。

    太羞辱了!

    太气愤了!

    伟大的曼联什么时候被如此羞辱过,有的球员感到非常的愤怒,有的球员也感到悲哀:对方故意打进这样的球,曼联被羞辱不也是理所当然吗?

    维杜卡也反应过来,他发现自己点燃了火药桶。

    曼联才是被羞辱最严重的,相比来说,他被借用一个屁股,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事情。

    维杜卡的眼神也有些歉意了。

    不管怎么说,他和甄少龙都是纽卡斯尔联球员,曼联是对立阵营的对手,他好像有点出卖队友的意思?

    甄少龙感受到四周愤怒的目光,他也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被一群人这么盯着看,仿佛成了罪大恶极的人,他左右扫了一眼,差点被注视的眼神杀死,好在心里承受能力强,脑子一转动之间,马上对维杜卡笑道,“马克,合作愉快!”

    “什么?”

    维杜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甄少龙大声说道,“我真想采访你一下,在老特拉福德球场,用屁股完成助攻的感受怎么样?”

    “是不是特别开心?”

    “特别兴奋?”

    经过甄少龙的提示,曼联球员才想起来,维杜卡也是羞辱曼联的人之一,他竟然用屁股完成了助攻。

    不能忍啊!

    周围一圈球员对维杜卡怒目而视。

    维杜卡帮忙吸引火力以后,甄少龙拽住维杜卡就往外走,一边还表示出不在意的说着,等差不多来到了中线,周围都是自家的队友,他才长呼一口气,对维杜卡表示了歉意,“抱歉!”

    “刚才是特殊情况,我可不想和他们打起来。”甄少龙补充了一句,“虽然他们一群人,都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他们肯定不是老大的对手!”巴顿捧场。

    “咳咳……”

    甄少龙觉得不是捧场的时候,继续对维杜卡解释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最初就是想让你助攻,没想到正巧踢在你的屁股上。”

    这是大实话!

    甄少龙把球踢过去的一瞬间,想的是助攻会属于维杜卡,技能获取任务的‘助攻需求’进度会提升。

    维杜卡满脸苦笑。

    刚才他无意间坑了下甄少龙,甄少龙又坑了下他,两人算是扯平了,但他还是感觉有点郁闷。

    屁股助攻……

    耻辱啊!

    不过换个角度想一下,比赛场地是老特拉福德,对手是强大的曼联队,用屁股完成助攻……

    确实很了不起啊!

    等比赛结束以后,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肯定会大肆夸奖说,“维杜卡用屁股助攻甄少龙四次攻破老特拉福德!”

    对!

    肯定会这样!

    维杜卡对澳大利亚媒体的秉性太了解了,这群足球媒体就喜欢对澳大利亚球员大吹特吹,一个普通的进球都能让他们吹成历史经典,甄少龙打进四个球,也肯定会‘借用’成有他的功劳。

    当然了。

    作为一名澳大利亚职业球员,有本国的媒体帮忙吹捧,心里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维杜卡仔细深入的想,决定还是不和甄少龙计较了。

    事实上。

    场外的媒体、球迷,并没有意识到甄少龙是故意的,球迷觉得对方用丁丁进球,对曼联是一种羞辱,但考虑到只是个‘巧合’,还带有一些搞笑色彩。

    四周看台的反应不强烈。

    曼联球迷更多是感到悲哀,不止是曼联重新落后两球,更是甄少龙完成了个人的第四个进球。

    比赛解说员就帮助追溯了历史,“老特拉福德球场,被认为是欧洲最难攻破的球场之一。”

    “这座球场的历史中,极少见到一场被攻破四球的比赛,更不用说,一个球员完成四个球。”

    “老特拉福德球场被个人进球最多的,是在2002-2003赛季的欧洲冠军联赛,曼联和皇马展开第一回合交手,外星人罗纳尔多,个人完成三个进球,帮助皇家马德里4比1击败曼联。”

    “第二回合,曼联在伯纳乌踢出了0比3,但还是因为客场进球少,遗憾的被皇马淘汰出局。”

    “那也是历史上唯一老特拉福德的客队帽子!”

    “现在甄少龙改写了这个记录,他个人打进四个球,会在未来很长时间,记录在老特拉福德以及曼联的历史中,只不过是耻辱的记录……”

    连比赛解说员都用了‘耻辱’的词汇,可见甄少龙的四个进球,究竟有多么的震撼人心。

    曼联球迷纷纷在讨论着--

    “他真的还厉害啊!以前我还觉得,他只是靠运气,或者突然爆发出好状态,没想到和我们踢,还能进这么多。”

    “四个球啊!老特拉福德的记录都被改写了……”

    “我真希望比分倒转过来。”

    “现在比赛也很难了,剩下的时间不多,再想赢下来……”

    曼联球员有些悲观。

    比赛重新开始以后,看台上许多球迷还在盯着甄少龙,摄像机也频频给镜头,哪怕他只站在那里不动,表情稍微有那么点变化,都会成为外界的谈资。

    这就是焦点!

    甄少龙确实没什么表现,曼联对他严防死守,根本就不可能接到球,他也感觉有点郁闷,同时也非常的无奈,他可不是故意去羞辱曼联,只是想找个机会,用丁丁进球一次提升任务进度。

    “这样做错了吗?”

    “当然没有!”

    老特拉福德的荣誉什么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反倒打破对手的荣誉,才是属于他的荣誉。

    职业足球就是这样,荣誉都是从对手手里‘抢’下来的,一场比赛进球就是荣誉,多进球是更大的荣誉,而对手就必须要面对失球、失很多球的遭遇。

    所以胜者为王啊!

    接下来甄少龙没有主动去做什么,既定目标完成的差不多,比赛基本已经取胜了,他也觉得应该‘脚下留情’。

    “脚下留情!”

    “对!”

    “这个词太好了!”

    面对旁边愤怒的曼联后卫,甄少龙看过去的眼神,都带着同情和怜悯,眼神里透露出的意思是,“我已经脚下留情了!”

    “你们不感激我也就罢了,怎么还如此的不友好……”

    ————

    虽然甄少龙站在阵型前面,连一点表现都没有,但他的震慑作用还是不小的,曼联不可能疏忽对他的防守,反倒是要严防死守。

    这给纽卡斯尔联防守,减轻了不小的压力。

    比赛到了最后阶段,曼联不断的发起攻势,纽卡斯尔联收缩阵型,开始了最后的严防死守。

    阿勒代斯站在了场边,他扯着嗓子不断用大喊声,提醒球员要注意防守,那基本没什么,因为场边的喊声,场上是听不清楚的,哪怕能够听的很清楚,遇到紧急情况,也难以做出迅速反应。

    所以大喊的作用,只是给场上球员压力,让他们知道教练在认真的看,从而认真的投入到比赛中。

    现在纽卡斯尔联,就是一心的做防守!

    防守!

    后撤!

    解围!

    三步走、轮流转换,后续时间都是这么过去的。

    曼联已经不管打法了。

    甄少龙的第四个进球,让弗格森的防守反击策略宣告失败,曼联守不住球门的情况下,必须要用强硬的攻势,来争取迅速扳平比分,但想要做到实在太难了,时间被纽卡斯尔联一点点的拖过去。

    等到补时阶段,曼联都不管甄少龙的防守,全体球员压上去打,攻势一波接着一波,可纽卡斯尔联的防守很密集,他们找到最好的机会,也只是把球掉到禁区,让前场去争头球。

    最终曼联还是没有进球。

    当主裁判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声,记分牌上的比分被定格在‘2比4’。

    主前客后。

    纽卡斯尔联客场击败了曼联,拿到了对阵豪门的宝贵三分。

    ————

    精彩总在比赛后。

    当诸多媒体都在为甄少龙四次攻破球门感慨时,却没有想到采访曼联球员,会得到一个重磅消息,“他就是故意的!”

    “最后的那个进球,他本来能直接打进,偏偏想用丁丁羞辱曼联!”

    这是费迪南德说的。

    其他曼联球员也证实了费迪南德的说法。

    之后的新闻发布会,弗格森倒是没有提及那个进球,但也表现出了恼火,不是对甄少龙的进球,而是对曼联整体的表现,他认为曼联应该‘更具斗志’,“在落后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打的更坚决,拼的更积极。我看到有些球员,到场上仿佛是在梦游,他们也许是怕了?”

    “这不是一个合格职业球员该有的表现!”

    弗格森进行了不点名批评。

    媒体倒是能理解弗格森的话,曼联的表现谈不上差,但也谈不上有多好,纽卡斯尔联有一条糟糕的防线,曼联全场也只打进了两个球。

    如果曼联多进几个球,甄少龙表现再好也很难取胜。

    事实上,弗格森愤怒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自己感到了失败。

    比赛失败是一方面。

    甄少龙连续完成进球,就证明他的眼光是错误的。

    五月份转会开始时,他为曼联寻找适合的前锋,上来就把甄少龙排除在外,当时他不认为,一个德甲出身的中国前锋,到英超赛场能有出色的表现。

    现在弗格森发现,自己的看法是错误的,也只有他一个人犯了错误。

    “当时阿尔塞纳(温格)参与了争夺,那个西班牙人(贝尼特斯)也参与了,还有约尔(热刺主帅),只不过他们都没有争过体育商人(迈克尔-阿什立)。”

    “只有曼联,只有我,觉得引入他没有意义。所以他去了纽卡斯尔。”

    “难道真的是老了吗……”看着镜子里花白的头发,弗格森发出了对人生的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