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我就是能进球
[我就是能进球]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莱梅的护裆使者
玄幻
类型
不吃小南瓜
作者
2019-11-10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不莱梅的护裆使者



        卢兹正被万人瞩目。
    
        ‘万人瞩目’的形容还不足以说明其吸引力,现场就有近三万名球迷,电视机前看转播的球迷,数量更是数也数不清楚。
    
        如此多的注视,让卢兹浑身怪怪的,其中有三个眼神最具杀伤力。
    
        一个是纳尔多。
    
        一个是默特萨克。
    
        还有一个就是甄少龙。
    
        纳尔多和默特萨克的眼神充满了愤怒,他们不明白维泽受到如此蛋-疼的伤害,这个高个儿为什么还可以从容的把球踢进球门?
    
        体育道德在哪里?
    
        职业素养在哪里?
    
        甄少龙的眼神很复杂,有些敬佩、有些赞叹、有些惊奇,甚至还有些崇拜和歉意,卢兹的大脑一时间有些混乱,他左右看了好几眼,终于看向躺在地上的维泽,问道,“你没事吧?”
    
        随后。
    
        卢兹做了个标准的‘无辜’举手动作,双手一起往上高举,像是投降一样的动作,代表的含义是,“我是无辜的,我什么也没干。”
    
        主裁判当然知道他什么都没干。
    
        刚才是圣保利的快速反击,前场球员数量非常少,哪怕是缀在后面,发生什么也看的很清楚,是甄少龙的射门,一脚踢在了维泽的下身。
    
        那只是射门失误。
    
        维泽的运气不好,才会被踢在关键部位,但在维泽倒地以后,卢兹从容的把球踢入球门,就和‘不道德’沾上边了。
    
        主裁判查看了下维泽的情况,赶忙示意队医和担架入场,随后厌烦的看了卢兹一眼,才举手示意进球有效。
    
        这个进球依旧没有问题。
    
        刚才维泽倒地是被足球击中,没有肢体冲突的情况下,球在禁区里不能吹暂停,卢兹完成补射也似乎理所当然,但职业比赛的潜-规则是,有球员受伤的情况下,进攻一方会‘大度’的把球开出场外。
    
        当然了。
    
        主裁判还是能理解卢兹的做法,毕竟很多比赛的情况不同,若是中场控制球时,看到对方球员受伤,开出界外就能显出大度,但在禁区里,对方门将受伤,进攻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面对空门不把球踢进,或许会遭到主队球迷的抵制?
    
        圣保利球迷大概会说,“看这个大傻瓜!光有体育道德了,结果让球队输掉了比赛。”
    
        所以卢兹的做法可以理解。
    
        但这是第二次了吧?
    
        上半场就有一个球,是维泽倒地后,他把球打进的,现在又是这样,圣保利还两球领先,再趁机打进空门,就实在有点过份吧?
    
        做人,不,做职业球员,怎么能没有下限到这种程度?
    
        卢兹感受到周围敌视的眼神,其中大部分都是不莱梅球员。
    
        不莱梅球员非常愤怒。
    
        哪怕有球员理解卢兹的做法,但事情放在不莱梅身上,还是感觉非常的恼怒,他们看向卢兹的眼神颇有杀伤力。
    
        卢兹感觉非常无辜。
    
        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甄少龙一步步走了回去,路途中还不断想着,“别注意我!”
    
        “和我无关!”
    
        “这全是卢兹的错……”
    
        等往回退了二十多米,他才长呼了口气,感觉浑身都轻松了很多,尤其听到耳畔系统的提示音‘任务完成’,顿时就更加放松了。
    
        看台上的欢呼声不多,球迷都在讨论维泽、卢兹以及进球--
    
        “又一个这样的球!”
    
        “卢兹还真行,总能趁着对方门将倒地把球踢进!”
    
        “他的运气不错!”
    
        “不过,这种球还是踢出界外比较好,反正我们领先了两球,不在乎这一个。卢兹有点太贪心了……”
    
        “我觉得挺好,就应该踢进,刚才比赛没中止。你们发现了吗?现在场上卢兹是表现最好的,比甄少龙还好,他打进了两个球,助攻也有两次。一场比赛,两球两助攻,真是太出色了!”
    
        比赛解说员也正说着卢兹的表现,“比分变成了4比1,卢兹把球踢入空门,帮助圣保利继续拉大差距!”
    
        “刚才甄少龙失误了,他一脚把球踢在了维泽的下身……”
    
        “对,我们应该关心下维泽的情况,队医和担架已经入场,维泽是否能坚持……我们来看,维泽自己站了起来……”
    
        伴随着解说员的喊声,所有都看了过去,只见队医给维泽检查后,维泽终于好转了一些,他试着自己的站起来,表情龇牙咧嘴着,但只要是个男人,就能理解维泽的感受。
    
        那真是蛋-疼啊!
    
        维泽站起来的速度很快,但他在原地走来走去,一步步的用力,主裁判看了下时间,走过去催促了一下,毕竟比赛不能等,受伤了就赶紧下场,没受伤就要继续比赛。
    
        队医问向维泽,“怎么样,应该还能坚持吧?”他刚才做了检查,维泽感到非常疼,只是因为局部突然受撞击,要说外伤也有一点,但没有到影响比赛程度,只需要多走走路就好了。
    
        队医觉得维泽一定会继续留在场上,因为维泽是那种很重视比赛的球员。
    
        维泽的反应出乎意料,“还是疼,我要下场。”
    
        “疼?有多疼?我看你没什么大问题。”队医有点奇怪的说道。
    
        “不,很疼。”维泽咬牙说道,心里想的是另一句话,“我可不想再经历第三次……”
    
        队医理解的点头,还是用担架把维泽抬了出去,让他到场外慢慢恢复。
    
        沙夫让延森准备出场。
    
        不莱梅有四个门将,主力门将是维泽,但一号门将是赖因克,赖因克已经三十八岁,很难继续维持状态,马上就准备要退役,他留在球队中,只能成为第三门将,训练中也顺带担任门将教练,帮助指导维泽、延森以及范德。
    
        延森和范德就是二号和四号门将的。
    
        本赛季以前,延森一直都是三号门将,大部分时间和预备队一起参赛,赖因克即将退役,就给他留出了位置。
    
        近几场比赛,延森都进入了大名单。
    
        不过门将的位置就是如此,想等待机会是很困难的,有很多门将一踢就是整个赛季,所有联赛、杯赛都能打满全场,替补门将是最可怜的替补,哪怕是二号门将也一样。
    
        延森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获得出场机会。
    
        这很不容易。
    
        要是在平常的比赛里,能获得出场机会,一定会让延森非常兴奋。
    
        现在就不一样了。
    
        延森看了一整场比赛,他的视角和其他人不同,其他人都注意整场比赛,而他更多是观察维泽的表现,就像是接受指导时听到的,“你应该向维泽多学习,你们是同一类型的门将。”
    
        延森对此是认可的,他和维泽的身高、体重差不多,都属于门将中的大块头。
    
        所以延森一直都在注意维泽,哪怕维泽很轻松的站着,延森也注意观察‘悠闲时在干什么’,他的视角不同,看到的内容也不同。
    
        其他人都在说着卢兹没有职业道德,延森则注意到维泽被踢中的两次,都是由对方的十三号甄少龙完成的。
    
        “那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
    
        “两次都是他?”
    
        “尤其是刚才那次,他那么好的脚法,都能说是世界最顶级,蒂姆都被骗过了,他打空门还能失误?”
    
        “对!”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延森做出了判断,他觉得出场会很危险,对方的十三号脚法那么好,故意去照着门将的下身踢,就实在太危险了。
    
        延森正犹豫的时候,主教练沙夫就有点不耐烦了,“你在干什么?快点上去!”
    
        主裁判也看过来。
    
        延森只能硬着头皮出场,他决定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只要那个十三号触球,他就要随时注意自己的下身安全。
    
        ————
    
        延森出场以后,比赛重新开始。
    
        云达不莱梅上下都很郁闷,维泽下场倒还是其次,不少人都能看出来,维泽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被踢中了两次,需要仔细检查一下?
    
        差不多是这样吧。
    
        场上的比分就有些不能接受了,赛前他们觉得会轻松取胜,现在的比分则是4比1,落后三个球和预期差距实在太大。
    
        比赛是怎么到这一步的,他们都根本说不清楚,反正对方就是进了四个球。
    
        不莱梅倒是还有一点信心。
    
        比赛时间还剩余二十分钟,他们希望去努力争取,能进上几个球,哪怕只是进两个,不能够追平比分,也是对士气的鼓舞,是找回自信的过程,球员也有斗志去努力。
    
        接下来云达不莱梅凭借强劲的实力,继续对圣保利展开压制,连续的攻势让圣保利感觉踹不过气,也终于在第84分钟打入一球。
    
        这个进球的影响很小。
    
        虽说云达不莱梅追上了一球,但只是追上一个而已,双方的差距还有两个,就连不莱梅球迷都没有庆祝的心思,圣保利球迷则都是无视的态度。
    
        “进一个又怎么样?”
    
        “现在都八十多分钟了,补时五分钟,最多也还十分钟,我们肯定能赢下来!”
    
        不莱梅的进球来的有些晚,但能有进球肯定要比没有强。
    
        接下来他们继续努力。
    
        当比赛时间到了最后,不莱梅攻的就非常靠前了,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防守,就一心去进攻,希望抓住最后的可能。
    
        圣保利实力确实差一些,也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当后场再完成断球,吉恩的一个大脚,再次让甄少龙找到机会。
    
        往前冲!
    
        在《站桩勇士》的效果加成下,甄少龙再次把纳尔多甩在身后,随后在禁区前二十米停住了球,没有《强袭》的效果,停球确实很消耗时间。
    
        纳尔多跟了上来。
    
        甄少龙只能硬顶着纳尔多,护着球继续往前带,他不断观察右侧情况,看是否有队友跟上来,但发现对方防守也快跟上了,就打消了和队友配合的想法。
    
        “还是自己来吧!”
    
        甄少龙把球带到了禁区前沿,就再也没办法往前突破了,他的技术、身体、爆发力,确实是差了一些,纳尔多是经验丰富的后卫,黑人球员往往身体对抗能力很强,挤得他肌肉都有点疼。
    
        好在有《金身》效果。
    
        纳尔多和甄少龙有同样的感觉,甚至感受还更加明显,他觉得甄少龙的肌肉和骨头,硬邦邦仿佛是铁做的,挤一下就要疼半天。
    
        他都有点受不了了。
    
        在冲过禁区线后,甄少龙选择了射门,他不是直接射门,而是背对着球门,踢了个后脚跟,因为纳尔多不会给他正常射门的空间,转身就可能直接被抢断。
    
        这个后脚跟力道不大,也没有好的角度。
    
        《校准》倒是有路线调整作用,但和《黄金右脚》差距太大了,甄少龙对射门没抱希望,踢过以后就往回跑。
    
        一转身却愣住了。
    
        足球竟然从对方门将身边滚了过去?
    
        什么情况?
    
        此时,甄少龙眼中的画面是这样的:纳尔多站在原地正往回看,冲出门前几米的对方门将,双手紧紧的护住下身,半蹲在草地上,几乎是看着球从腿边滚过?
    
        然后足球滚入了球门。
    
        甄少龙愣了。
    
        纳尔多也愣了。
    
        其他正在往前跑的球员,以及现场的球迷、媒体、教练、工作人员,再包括裁判组都愣住了,主裁判看到足球滚入球门,立刻举手示意进球有效,看台上则传来了喧哗声--
    
        “不莱梅的门将太搞笑了吧?”
    
        “他在干什么?”
    
        “双手护裆?这是最新流行的舞姿?”
    
        “哈哈哈……他太逗了!”
    
        不莱梅球迷则感到丢脸,他们都忍不住发出嘘声,场上的不莱梅球员都非常不解,纳尔多就问向延森,“你在干什么!”
    
        延森尴尬的放下双手,看到滚入门内的球,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难道说自己怕了?
    
        就是这样。
    
        看到甄少龙用后脚跟起脚,延森第一时间就想到上半场维泽的那个球,他下意识就护住了关键部位,为了防止足球力道太大,还采用了半蹲的姿势,延森觉得做法没错,因为对方非常善于用后脚跟,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想踢中自己太容易了。
    
        “怎么会没有呢?”
    
        “怎么会是正常的射门?”
    
        延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的捂住了脸。
    
        虽然多丢一个球也不算什么,对最终结果没影响,但场边沙夫还是气的大骂,“蠢货!我真后悔带这个蠢货来比赛!”
    
        他感觉心脏快被气出问题了。
    
        很多人都说主教练是高危职业,很容易心脏出问题,以前沙夫还不太理解,现在终于理解透彻了,像是遇到延森这样的球员,不生气能怎么样?
    
        他吗的太气人!
    
        ————
    
        延森搞笑的护裆一幕,差不多就是比赛的结尾了。
    
        最终圣保利5比2拿下了比赛。
    
        这个比分意味着,不莱梅输的裤衩都没了,他们完全赤果的站在了公众面前,汉堡媒体记者自是得意洋洋,“看呢!不莱梅!”
    
        “最具夺冠希望的球队,却大比分输给了圣保利!”
    
        不莱梅媒体就郁闷了。
    
        他们完全没预料到,比分会如此的尴尬,单单的输球也就罢了,最后延森的表现,更是让人觉得,不莱梅似乎不是来比赛,而是专门来搞笑的,以至于他们连说辞都没了。
    
        事实上,不莱梅媒体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那就是对方前锋菲利克斯-卢兹,非常没有‘体育道德’,竟然利用维泽受伤的机会,打进了两个空门。
    
        他们可以堂而皇之的说,“圣保利用卑鄙的手段赢下了比赛。”
    
        现在呢?
    
        汉堡媒体可以把延森守门的照片,当做头版头条的大幅画面,借此对不莱梅进行嘲笑,“看呢!这就是不莱梅的门将!”
    
        “护裆使者!”
    
        “他不是来比赛的,而是来帮助普及安全常识,告诉世界上的所有门将,比赛中一定要注意叽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