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我就是能进球
[我就是能进球]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可怕的吉恩
玄幻
类型
不吃小南瓜
作者
2019-11-10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可怕的吉恩


    要小裤?
    
        湿-吻?
    
        摸峰?
    
        甄少龙惊呆了!
    
        这个任务的难度非常高,但难度并非体现在时长上,湿-吻二十秒和十秒区别不大,都是必须对象主动配合,摸峰三分钟大概等同于躺在床上做运动?
    
        至于第一条忽略!
    
        之前的任务都只是羞耻的说一句‘要小裤’,但现在的任务要求可不是说一句话,而是真真实实的要到小裤,‘索要’注重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克劳迪奥会同意吗?
    
        这个女人或许会同意手掌和他的脸颊,来一次火星撞地球般的亲密接触。
    
        难道系统无节操到,让自己拿下克劳迪奥?
    
        甄少龙犹豫着。
    
        如果是用很长时间,去主动追求克劳迪奥,哪怕是有真实效果,大概也有机会成功吧?
    
        “老子的颜值这么高咳咳”
    
        问题就在这里。
    
        除非是那些既定内容的任务,比如说上一次让爱丽丝留宿,需要很长时间完成,否则基本都是及时性任务,若是拖延很长时间,就可能被判断任务失败。
    
        任务失败?
    
        不行!
    
        甄少龙想到后果,浑身就冷汗直冒,他甚至有一种冒着风险,强行去做运动的冲动,因为任务失败的后果太严重了。
    
        不强行推到,还能怎么办呢?
    
        接下来一段时间,甄少龙忽然变得沉默,似乎是在仔细思考什么,克劳迪奥感到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进行打扰,而是慢慢地吃着东西,她很注意吃东西的速度,似乎是被刚才谈到的‘胖’吓到了。
    
        终于甄少龙想到个办法。
    
        吉恩、博尔等人,今天为了庆祝胜利,去聚餐大吃大喝了,‘喝’肯定要有‘酒’啊!喝酒能助-性,也可以把人灌倒啊!
    
        甄少龙快速到储藏间,找到一**未开封的红酒。
    
        这**红酒还有一段故事:记的在青年队的时候,他接到一个调戏餐厅女员工的任务,那名女员工叫伯纳萨。
    
        做完任务也就结束了。
    
        一月份的某个下午,伯纳萨把红酒送给他,“我很喜欢你踢球送给你。这是圣诞节时,里特曼先生家里举办聚会剩下的,我品尝过,味道很不错。”
    
        说着还舔舔舌头。
    
        当时甄少龙非常清楚,只要动动心思,就足以连人一起打包带走,但考虑到伯纳萨不太及格的长相,最终他还是只带走了酒。
    
        伯纳萨哀怨了很久。
    
        每一次见到他,眼神都带有杀伤力。
    
        现在这**红酒终于要完成与生俱来的使命,甄少龙打开了酒**给克劳迪奥倒了一杯,“让我们为今天的胜利庆祝吧!”
    
        “干杯!”
    
        克劳迪奥没有推拒,而是爽朗的一口喝下去一半儿,“我也很长时间没喝酒了,这个味道很不错,应该是珍品吧?我看看。”她拿过酒**看了一眼,“威特本尼?好奢侈,上帝啊!我可能一口喝下了几十欧。”
    
        甄少龙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
    
        “为了圣保利即将和拜仁慕尼黑比赛!”
    
        “祝你能表现出色!”
    
        “预祝你能成为超级模特!”
    
        “祝你以后成为最有名气的大球星!”
    
        “为了你的体重没有增加!”
    
        “”
    
        一**酒很快被两人喝光光。
    
        甄少龙的脑子都有点晕晕的,再看克劳迪奥精神奕奕的,就好像喝的是白开水,他觉得应该改变思路,把克劳迪奥用红酒灌醉,绝对不是个好办法。
    
        反正他做不到。
    
        “你的酒量太好了!”甄少龙苦笑着赞了一句。
    
        克劳迪奥捂着嘴笑,得意的说道,“你拿出酒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在想什么,男人都是这样!但是你别想得逞。我可不是”
    
        “咔嚓!”
    
        甄少龙没有坐稳摔在地上。
    
        克劳迪奥赶忙过去搀扶,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扶到了沙发上,嘴里不由得抱怨道,“才这点酒量,还喝什么酒!”
    
        甄少龙半趴在她身上,嘴里还念叨着,“再来一杯,你喝不过我!把拉莫娜也叫上,我要一对二”
    
        “混蛋!”
    
        “都喝多了还想这些!”
    
        克劳迪奥咬牙切齿的,接下来就听到甄少龙,嘴里开始念念不停,话音里都带着哀叹和哭声,“我从小就在学习,我的父亲叫甄九爷,他只会让我学习,背唐诗、宋词,你可能不懂,那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我必须用功,背下很多东西”
    
        “记得八岁开始,我就要学德语,我不想学,问父亲说为什么要学这个,他说以后你要去德国。我完全不理解,只能被强迫学习这门感觉用不到的东西。”
    
        “我的童年,没有乐趣他就连踢球都不支持,觉得是在浪费精力,只希望我成为”
    
        克劳迪奥仔细的听着。
    
        她才知道怀里的大男孩,竟然有如此悲惨的童年精力,到现在踢球成名,都不被家人认可支持,顿时母爱直涌上心头,泪水都不觉涌了上来。
    
        她却没有注意到--
    
        怀里的大男孩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覆盖在了某个挺-翘的关键部位。
    
        甄少龙太累了。
    
        九十分钟的比赛就足够令人疲惫。
    
        刚才还喝下半**红酒,那可是二十度的酒,杀伤力还是非常强的,在听到任务完成提示的瞬间,放松之下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他朦胧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沙发上,四周正挤着一股柔软。
    
        那股柔软波及全身各处。
    
        借着灯光照耀才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发上,一个女人八爪鱼般的搂着他。
    
        这很舒服!
    
        甄少龙满意的露出微笑,就继续闭上了眼睛,再醒来时就一听到一声尖叫。
    
        “??”
    
        “你我”
    
        克劳迪奥的手臂被压着动也动不了,她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表情急的快哭了出来。
    
        “我可什么都没干。”
    
        甄少龙主动搂住了她,安慰性的说了一句,“大概是因为昨天喝酒了,现在时间还早,继续睡吧?”他看了一眼天色,发现已经有些发白,顿时凑到克劳迪奥的耳朵旁,吹了一口气亲密的说道,“要不,去卧室吧?这里不舒服。”
    
        克劳迪奥都不敢和他对视,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甄少龙干脆半抱着她去了卧室,才刚一进入卧室的门,克劳迪奥顿时回过神来,猛地一把推开他,拿起餐桌上的钥匙,快速走出了房门,“拉莫娜就要回来了!”
    
        拉莫娜?
    
        甄少龙正在有点郁闷,听的这话猛然一喜,“她是担心拉莫娜回来,而不是拒绝?”嘴角顿时翘起一抹笑。
    
        第二天有点遗憾。
    
        爱丽丝来了。
    
        因为圣保利要和拜仁慕尼黑进行德国杯的争夺,甄少龙在比赛里的表现至关重要,“如果你依旧能表现出色,等赛季结束,想要转会离开非常容易,即便是不想离开,我也能帮你争取到更好的合同。”
    
        然后爱丽丝住了进来。
    
        以前甄少龙对爱丽丝挺欢迎的,一个大美女住在家里,比一个人孤零零感觉好的多。
    
        现在
    
        甄少龙决定压制荷尔蒙,把精力都放在训练上。
    
        外界媒体、球迷都认为,拜仁慕尼黑拿到德国杯冠军,基本上没什么悬念了。
    
        圣保利不可能带来威胁。
    
        圣保利则不可能放弃比赛,反倒是对比赛的准备,非常非常的认真,贝格曼和助理教练们,对训练要求变得严格,每个球员也都认真投入得到训练中。
    
        哪怕不谈比赛胜负,每个人都希望能表现好。
    
        那可是德国杯决赛!
    
        圣保利队中的所有球员中,参与的最高级别赛事,也就是普通的德甲联赛,没有一个参加过真正的大赛,德国杯决赛对他们来说,就是职业生涯以来登上的最高舞台。
    
        贝格曼也一样。
    
        作为一名执教长达十年的主教练,贝格曼执教的最好成绩,就是带队圣保利升入德乙联赛。现在带队参加德国杯,打入了德国杯决赛,还是执教生涯的第一次。
    
        所以根本都不用激励士气,队中的每个人都对比赛非常期待。
    
        比赛前一天上午,贝格曼公布了参赛球员大名单,甄少龙不出意外的进入首发阵容。
    
        克鲁泽也进入了大名单。
    
        值得一提的是,弗雷伯格也进入了大名单,哪怕他只代表球队替补出场过一次,但贝格曼依旧选择带上了他。
    
        “教练很重视你。”
    
        “他想培养你。”
    
        全队都能理解弗雷伯格进入大名单的原因,弗雷伯格也为此感到激动,因为他本来没指望能进入名单中。
    
        为了保证比赛当天,球员不用进行长途奔波,消耗没有必要的精力,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圣保利全体球员,就乘坐大巴车奔赴首都柏林。
    
        德国杯的决赛场地,就在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
    
        圣保利入驻了酒店。
    
        一般球队入驻酒店,都是两人一间的,甄少龙和克鲁泽被分在一起,弗雷伯格就有点‘悲惨’了,他被分到和吉恩一起住。
    
        哪怕是吉恩最好的朋友博尔,都不愿意和吉恩住在一间房。
    
        原因
    
        据小道消息流传,吉恩有另类的癖好,属于男女通杀的类型。
    
        弗雷伯格被博尔说的消息吓坏了。他急忙跑过来要和克鲁泽换房间,克鲁泽果断的拒绝了,“当然不,我要和甄住在一起。”
    
        弗雷伯格恳求的看向甄少龙,“你不怕吉恩,对吧?”他记得甄少龙还揍过吉恩。
    
        甄少龙鸟都没鸟他。
    
        然后弗雷伯格在绝望之中,只能战战兢兢以一百二十分的警惕,走进了属于自己,和吉恩一起的房间。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