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果然动手了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果然动手了

    处理一个离开特务科的警员,在偌大的冰城,一点浪花都没有翻起来,事情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至于家里人找不找,怎么找,和余惊鹊是没有关系的。

    其实离开特务科的警员,应该也可以收到这个消息,就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这件事情没有再和蔡望津汇报,因为没有必要,这点小事情肯定能做好,再汇报没有意思。

    而且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

    是为了给剑持拓海看的,可不是为了给羽生次郎看的。

    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余惊鹊清闲了几天,剑持拓海不在冰城,也能放心不少。

    中间还抽空和木栋梁见了一面,理由是说一说剑持拓海的事情,木栋梁在薛家之后的打算。

    其实见面之后,说的是组织的事情。

    上一次组织收到了木栋梁的消息之后,也就同意了木栋梁的提议,码头的事情先放一放。

    如果不是紧急情况,是不会动用木栋梁的。

    只是现在剑持拓海离开冰城,去了城外,这反而是让木栋梁和组织都松了口气。

    余惊鹊将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如果组织不知道这个消息,在十分危急的情况下,还是不想动用木栋梁这里的渠道,是很容易造成很大的损失的。

    所以余惊鹊必须要将自己掌握到的所有情报,都汇报给组织。

    但是这个消息,并不是告诉组织,你就可以随意启用码头。

    哪怕剑持拓海不在冰城,他说不定也会派人盯着码头,甚至是薛家的人,你能说他们就不会盯着木栋梁吗?

    余惊鹊只是尽职尽责的让组织知道所有消息,但是该小心的地方,还是要小心。

    不过蔡望津这里却大胆起来,剑持拓海既然不在冰城,那么码头的事情,能捞好处还是要捞好处的。

    蔡望津也是聪明人,不会让木栋梁做的太过分。

    除了这件事情,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李庆喜负责执行了几次任务,有成功的有失败的。

    特务科的日常差不多就是这些。

    只是今天下班回家的时候,余惊鹊看到了孔晨想要见面的暗号。

    孔晨要求见面?

    余惊鹊去了饭庄后面等着孔晨。

    等了不大一会,孔晨就来了。

    “怎么了?”余惊鹊开口问道。

    “剑持拓海在城外遇袭。”孔晨说道。

    剑持拓海在城外遇袭?

    这是什么情况?

    组织做的吗?

    还是说陈溪桥知道剑持拓海是余惊鹊的心腹大患,所以在剑持拓海离开冰城的时候,找机会想要除掉剑持拓海。

    陈溪桥为什么不和余惊鹊商量一下。

    除掉剑持拓海当然好,是地下党做的,蔡望津也不会认为是余惊鹊听明白了话外之音,找人杀的剑持拓海。

    但是杀剑持拓海很难,陈溪桥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决定,起码要和余惊鹊说一声吧。

    就在余惊鹊疑惑的时候,孔晨继续说道:“不是我们做的。”

    “不是我们做的?”余惊鹊重复了一下孔晨的话。

    孔晨说不是组织做的,那么……

    “蔡望津。”余惊鹊嘴里念叨说道。

    如果不是组织动手,剑持拓海遇到危险,只能是因为蔡望津了。

    毕竟剑持拓海离开冰城之前,可是将蔡望津和木栋梁的事情,直接挑明的说了出来。

    给蔡望津带来了麻烦,蔡望津因为这件事情,下定决心,想要除掉剑持拓海,可以理解。

    而且在城外除掉剑持拓海,还能栽赃陷害给地下党,蔡望津何乐而不为。

    但是剑持拓海并没有死。

    如果死了,余惊鹊一定已经收到消息了,而不是等着孔晨来通知自己。

    “看来是蔡望津忍不住了。”余惊鹊对孔晨说道。

    “他吗?”孔晨找余惊鹊,也是想要打听这件事情。

    毕竟对剑持拓海下手的人,打着的旗号是地下党,组织当然是要搞明白,背后是什么人在搞鬼。

    果然蔡望津还是动手了。

    只是剑持拓海应该在离开冰城之前,心中就有防备,担心有人会对自己动手,所以警惕性很高。

    导致蔡望津的这一次行动,还是失败了。

    剑持拓海,这命也太硬了吧。

    余惊鹊算计一次,蔡望津算计一次,还不死。

    “算了,反正现在蔡望津和剑持拓海斗的厉害,让他们先两败俱伤也好。”余惊鹊安慰的说道。

    这确实是安慰的说,因为剑持拓海死了,更好。

    只是死不了,你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让他们两个人斗的两败俱伤好了。

    “组织要帮忙背黑锅吗?”孔晨问道。

    这件事情是蔡望津做的,组织要不要帮忙将这个黑锅背下来,要看余惊鹊对特务科局势的判断。

    如果是背下来,对余惊鹊在特务科更加有利,组织就背下来。

    反正组织就是反满抗日的,杀剑持拓海这个日本人,不是很正常吗,也不算是背黑锅。

    如果余惊鹊认为说出来,对自己在特务科更加有利,那么组织就不会承认,会将消息放出去。

    余惊鹊思考片刻之后说道:“背下来吧。”

    余惊鹊觉得组织背下来,对自己更加有利。

    毕竟这一次,剑持拓海可能还会怀疑,是蔡望津做的,还是余惊鹊做的。

    组织背下来,剑持拓海也就不用怀疑了,省的余惊鹊有麻烦。

    而且保留蔡望津的战斗力,对对付剑持拓海很有帮助。

    至于蔡望津会不会怀疑,明明不是地下党动手,为什么地下党会承认?

    你管呢。

    你真的怀疑,你去问地下党啊,你总不能问余惊鹊吧。

    而且地下党是反满抗日的,这种事情认下来,不是很正常吗,还能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只是余惊鹊心里还是会担心,就算是组织认下来了,剑持拓海还会不会怀疑特务科。

    因为剑持拓海也了解蔡望津,知道自己临走之前,放出的消息,一定会惹怒蔡望津。

    仔细想想余惊鹊才明白过来,蔡望津让自己带人,将离开特务科的警员杀了,一方面是想要杀鸡儆猴,其实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

    那就是现在,杀剑持拓海的计划失败之后,剑持拓海回过头来怀疑特务科。

    也会觉得,蔡望津的愤怒已经发泄了,就是杀了警员。

    如果蔡望津要杀剑持拓海,又何必先去杀一个警员呢,杀警员不是给剑持拓海看的吗?

    当时余惊鹊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杀警员是给剑持拓海看的。

    其实蔡望津想的更加深远,他杀警员,是要给暗杀剑持拓海失败之后,活着的剑持拓海看的。

    蔡望津这个老狐狸,前后路都想好了,连余惊鹊都给骗了。

    他让余惊鹊杀警员,余惊鹊也认为蔡望津可能不会对付剑持拓海,没有想到蔡望津还是棋高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