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九百九十四章 用意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百九十四章 用意

    码头薛家货物里面的电台零件,已经是被找到了,这是没有办法挽回的。

    但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只是零件被查到,却没有抓到人。

    虽然损失了东西,起码人没有关系。

    可是后续的零件,过来冰城,很有可能会有人带着进来,到时候零件被搜查到都不说了,如果人被抓了,抓进特务科审讯出来一点别的事情怎么办?

    这种事情,余惊鹊岂能不担心。

    而且这一点还是剑持拓海在负责,余惊鹊就算是想要暗中帮忙都难。

    果然,听到余惊鹊的问题,韩宸没有马上给出一个回答。

    韩宸已经说了,军统现在通知不到在路上的人。

    “尽人事,听天命。”

    “你负责好你需要负责的就行。”韩宸最后对余惊鹊说道。

    那些人,或许真的只能看运气了,看老天爷要不要收他们。

    和韩宸商讨完之后,余惊鹊就离开回家。

    其实你说这件事情,余惊鹊心里自责吗?

    说实话,有一点。

    虽然不是余惊鹊的错,因为他不能未卜先知,他不可能猜到事情会如此凑巧。

    但是如果最后因为这件事情死了人,余惊鹊自责的心情只会更多。

    可是自责是没有用的。

    余惊鹊不会将自己陷入自责之中,他还需要继续战斗。

    他不可能一直去自责,一次任务出现问题,凑巧赶到一起,难道余惊鹊就要让自己内疚死吗?

    虽然他现在确实内疚。

    可是越是如此,他越要告诉自己坚强。

    现在还没死人呢,如果等到死人的时候,他还能坚持下吗?

    他必须要坚持下去。

    回到家里,季攸宁看了看余惊鹊的脸色,她知道现在事情一定不是很乐观。

    她也看的出来余惊鹊内心的自责。

    “这件事情不怪你。”季攸宁认真的说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余惊鹊只是让木栋梁找蔡望津商量办法,是为了组织线路的问题。

    可是余惊鹊不知道蔡望津会选择码头,更加不知道蔡望津选择的时间和余默笙撞在一起。

    所以季攸宁心里很明白,这件事情和余惊鹊没有关系。

    “我知道,只是总觉得心里不舒服。”余惊鹊笑着回应说道。

    大道理谁都知道,只是赶上了,你也没有办法一下就看得开。

    不过余惊鹊认为自己表现的还不错,起码不会影响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和季攸宁聊了聊,余惊鹊的心情好了不少。

    其实余惊鹊说白了,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带着电台零件来冰城的人,知道余默笙的消息。

    到时候被特务科抓住,将余默笙供出来。

    自己老爹,余惊鹊承认自己确实有私心,他不希望余默笙有危险。

    “别担心,事情没有很糟糕。”第二天,季攸宁早上送余惊鹊去上班,帮余惊鹊整理了衣领之后,柔声说道。

    “放心吧。”余惊鹊示意季攸宁放心,自己心里有数。

    来到特务科之后,余惊鹊就变了,变得积极起来。

    带着李庆喜去调查这一次的事情。

    调查来调查去,余惊鹊还是想要将黑锅扔给薛家。

    这和余惊鹊之前的办法一样,将黑锅扔给薛家,蔡望津不愿意看到这一幕,就会制止余惊鹊。

    但是余惊鹊没有错。

    他们这些特务科的警员,不是没有干过这种事情,轻车熟路。

    而且确实是薛家的货物出的问题,余惊鹊也不算是无的放矢。

    只是现在还没有将罪名扔在薛家头上,所以蔡望津才没有出面制止。

    蔡望津想要等的是剑持拓海这里的消息,只要能抓到其他带着零件来冰城的人,蔡望津就可以说,这是反满抗日分子的计谋,薛家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电台目标太大,所以反满抗日分子就拆开,用零件来运送,确保安全。

    蔡望津是等着剑持拓海这里有线索,余惊鹊则是希望剑持拓海这里一无所获。

    薛家这里的调查,并不怕。

    韩宸已经告诉余惊鹊了,余默笙没有留下把柄。

    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员,军统已经安排他们转移了。

    而且还不是冰城的人,而是外地的人。

    所以韩宸告诉余惊鹊可以查,随便查,薛家这里是查不到余默笙头上的。

    所以这句话又说了回来,那就是剑持拓海这里不能有发现,如果有了,局面就会变得糟糕起来。

    三天。

    三天时间,余惊鹊的调查依然是薛家。

    他这三天,时不时的就让李庆喜去打听剑持拓海这里的进展。

    李庆喜倒没有怀疑什么,反而是很乐意去打听这件事情。

    剑持拓海这里的进展也不好,搜查了很多东西,都没有收获。

    听到李庆喜的汇报,余惊鹊暗自松了口气。

    剑持拓海没有收获,是余惊鹊现在最愿意看到的局面。

    至于薛家这里,蔡望津终于和余惊鹊谈话了。

    站在蔡望津办公室之中,余惊鹊听着蔡望津说话。

    “科长,这薛家就不查了吗?”余惊鹊听完蔡望津的话之后问道。

    “查当然要查,不过我们不是在找替罪羊,一定要将反满抗日分子找出来。”蔡望津冠冕堂皇的说道。

    看到余惊鹊不解,蔡望津继续说道:“薛家不是随随便便的替罪羊,弄不好我们就是惹一身骚,你明白吗?”

    “科长教训的是。”余惊鹊恭敬的说道。

    他知道蔡望津是不希望自己一直盯着薛家不放。

    科长发话,余惊鹊作为聪明人,当然是要听的。

    所以余惊鹊没有多问什么,蔡望津说了,他就听。

    可是余惊鹊有些为难的说道:“但是科长,如果不盯着薛家的话,调查就很难展开。”

    “货物出现问题,不是在冰城,可能是在外地,我们调查起来不方便。”

    余惊鹊不可能带人去外地调查,而且船停靠了几次,难道这几次停靠的地方,你都要去查一遍吗?

    现在余惊鹊,就是要告诉蔡望津,我这里如果不盯着薛家,那么就没有收获。

    我是不是要去剑持拓海这里帮忙吗?

    余惊鹊很想去帮剑持拓海的忙。

    这样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余惊鹊也可以随机应变一下,说不定就能渡过难关一次。

    这种话,余惊鹊自然不能明着说,所以才死死盯着薛家,让蔡望津来说,这就是余惊鹊这几天来的用意。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蔡望津开口。

    余惊鹊现在也不能表现的太明显,只能发发牢骚,告诉蔡望津,不盯着薛家,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查了。

    PS:感谢韦驮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