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九百七十八章 我立功了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百七十八章 我立功了

    赢一手。

    这一手赢的不是现在,是未来。

    这一手赢的是信念,和底气。

    当你认为一个人不能赢,和你赢过这个人,那么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这一次,哪怕惨胜,余惊鹊都依然开心。

    站在蔡望津的办公室里面,余惊鹊心里坚定信念,但是却一脸期待的看着蔡望津。

    为什么?

    因为自己立功了。

    既然蔡望津不将内鬼的身份说出来,那么抗联的人现在说这个人是英雄,余惊鹊杀了抗联的英雄,难道还不算立功,什么才算是立功。

    邀功。

    余惊鹊相信,蔡望津现在一定不会将内鬼的身份说出来。

    你现在说出来,你根本就打击不到任何人。

    抗联一句你诬陷,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么还说出来干什么?

    所以蔡望津会作何选择。

    那就是将计就计。

    抗联既然说了是重要人物,那么就是重要人物,余惊鹊杀了抗联的重要人物,确实是立功。

    不仅仅是余惊鹊立功,蔡望津和特务科一样是立功。

    余惊鹊找蔡望津邀功,蔡望津就会找宪兵队邀功。

    这个道理很简单,利益最大化。

    内鬼已经死了,这个时候怎么才能让利益最大化。

    那就是这个人不是内鬼,就是抗联的人。

    “你做的不错。”蔡望津对余惊鹊说道。

    听到蔡望津的夸奖,余惊鹊脸上露出笑意。

    蔡望津的选择,果然和余惊鹊的猜测一样,这个时候你让蔡望津去宪兵队,告诉羽生次郎说这个人其实是内鬼。

    那么羽生次郎只会觉得蔡望津办事不力。

    好好的一个内鬼,可以让抗联游击队内部大乱的内鬼,就这么死了?

    这不是蔡望津办事不力吗?

    但是如果蔡望津告诉羽生次郎,这个人是抗联的重要人物,被他们在冰城杀掉。

    那么结局就不一样了。

    羽生次郎只会觉得蔡望津有本事,可以将抗联的重要人物杀死。

    内鬼死了,还要被蔡望津榨干最后一丝价值,余惊鹊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选择和蔡望津合作,难道不知道蔡望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吗?

    “我会和宪兵队汇报这件事情,给你记大功,登报。”蔡望津对余惊鹊说道。

    原本还有些高兴的余惊鹊,听到蔡望津的话,脸色显得为难。

    然后犹豫的开口说道:“科长,我不是为了功劳,只要科长知道我是为了科里好就行了。”

    “至于奖励,大功,登报什么的,我看就不用了吧。”

    余惊鹊刚开始找蔡望津,只是因为蔡望津昨天没有表扬自己,好像还有点责怪自己。

    现在蔡望津明白过来,表扬自己就够了。

    至于蔡望津说的其他的话,余惊鹊自然是不同意。

    “怎么了?”蔡望津带着笑意问道。

    看到蔡望津的笑容,余惊鹊知道他心里都明白,说道:“抗联和地下党,现在恨我入骨,还大张旗鼓的宣扬,岂不是……”

    怕死啊。

    说白了就是怕死。

    “你以为不做这些,他们就能放过你吗?”

    “天真了。”蔡望津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抗联这一次算是将余惊鹊给陷害惨了。

    蔡望津到现在,都认为是抗联陷害了余惊鹊,不然谁会这么选择?

    可是余惊鹊就是这么选择了,超出了蔡望津的预想。

    看到蔡望津不松口,余惊鹊知道蔡望津还是想要将利益最大化。

    抗联需要宣传,日本人同样需要宣传。

    只要这样,特务科的功劳才会最大。

    知道躲是躲不开了,余惊鹊咬了咬牙说道:“全听科长的。”

    “很好,下去吧,准备迎接奖励。”蔡望津很满意的笑了笑。

    余惊鹊从蔡望津的办公室离开,坐在自己办公室之中,脸色阴沉。

    原以为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要是大肆宣扬,见报刊登的话,余惊鹊觉得自损差不多也是一千了。

    但是拦你肯定是拦不住蔡望津的。

    原本余惊鹊说自己不在乎这个,他确实可以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当这样的结果真的来临的时候,还不能让余惊鹊心态稍微有些变化吗?

    剑持拓海跑来的很快。

    余惊鹊脸上的愁容消失,变的正常,但是却带着一丝小喜悦。

    看到剑持拓海过来,余惊鹊说道:“剑持股长,来来来喝茶喝茶。”

    余惊鹊这么热情,剑持拓海笑着说道:“余股长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剑持股长哪里话。”余惊鹊谦虚的说道。

    “余股长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剑持拓海嘴上是恭喜,心里却不是滋味。

    和余惊鹊喝酒的时候,明明余惊鹊是郁郁不得志,好像还被蔡望津给怪罪了。

    怎么第二天,事情就反转了,反转的剑持拓海是措手不及。

    郁郁不得志?

    这是郁郁不得志吗?

    这是大功一件啊。

    抗联游击队重要人物,抗联的人现在都快被气疯了,这算是对抗联的重要打击啊。

    居然是余惊鹊完成的。

    还是两个暗探提供的消息,剑持拓海觉得余惊鹊这是运气好,瞎猫碰上死耗子。

    “运气,运气。”余惊鹊笑嘻嘻的说道。

    你也知道是运气啊?

    剑持拓海心里无奈的想到。

    可是不管是不是运气,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余惊鹊立功这件事情,谁也撼动不了。

    至于你说抗联和地下党的敌视?

    让剑持拓海来说,他一点也不在乎,他们这一行,抗联和地下党难道还不敌视他们吗?

    原本就敌视,多这一件事情,算多吗?

    反满抗日分子只是没有机会罢了,如果有机会,当然会除掉他们。

    所以在剑持拓海看来,余惊鹊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压力,这些压力,他们与生俱来。

    可是剑持拓海根本不会明白,余惊鹊和他不一样,在剑持拓海看来不是压力的东西,对余惊鹊来说,意义深远。

    剑持拓海不光认为这些不是压力,反而认为是好处。

    他们这一行,反满抗日分子越恨你,越恨不得杀了你。

    你反而是越安全。

    日本人的高层,警察厅的厅长,特务科的科长,保安局的局长,有几个被暗杀的?

    难道反满抗日分子不恨他们吗?

    而且你越是被反满抗日分子仇恨,你的上司就越信任你,你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羽生次郎原本就对余惊鹊有兴趣。

    现在剑持拓海觉得,恐怕还是有兴趣,因为余惊鹊被反满抗日分子记恨,那么就会被羽生次郎信任,道理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