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九百五十六章 将计就计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百五十六章 将计就计

    有用和没用,截然不同的两种下场。

    你说余惊鹊究竟是应该开心呢,还是不开心?

    回到家里,季攸宁迎上来,她这几天都很担心余惊鹊,因为她知道特务科里面一定是暗流涌动。

    吃完饭,两人躲在房间里面,在余默笙面前,说话都不太方面。

    坐在凳子上,余惊鹊对季攸宁问道:“你猜宁晓知下场如何?”

    “自然是和以前一样。”季攸宁说道。

    “为什么?”余惊鹊笑着问道。

    “你也明白,暴露的宁晓知,已经不具备任何危险了,留下来反而好。”季攸宁的推理和余惊鹊之前的推理一模一样。

    余惊鹊故作神秘的说道:“宁晓知死了。”

    “死了?”看到季攸宁吃惊的样子,余惊鹊很满足,好像自己很聪明一样。

    但是他也不想想,他之前和季攸宁的判断是一样的。

    季攸宁立马反应过来说道:“杀人灭口。”

    季攸宁根本就没有想什么除掉卧底之类的,因为季攸宁认为自己说的没有错,暴露的卧底,是不具备威胁的。

    既然还要杀,季攸宁只能想到一点,那就是杀人灭口。

    “蔡望津看来是真的动了药品。”季攸宁肯定的说道。

    “剑持拓海也杀了几个警员……”

    余惊鹊的话说完,季攸宁已经明白了,特务科不仅仅是暗流涌动,简直就是腥风血雨。

    “你没事吧?”季攸宁关心的问道。

    “放心吧,没事。”蔡望津的话说的很明白,他自然是没事。

    “那你怎么感觉还是闷闷不乐?”季攸宁看的出来,她发现余惊鹊好像还有心事一样。

    靠坐在后面,翘着二郎腿,余惊鹊不服气的说道:“这一次的事情,蔡望津从中间弄到了五点好处,剑持拓海最后也是雷霆手段扳回一城。”

    “就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一样。”

    这是余惊鹊不服气的一点,为什么自己好像局外人一样。

    就是从蔡望津这里得到了一点信任,信任固然重要,但组织损失的可是一批药品啊。

    这样对比起来,余惊鹊觉得组织亏大了。

    “你想干嘛?”季攸宁有点担心的问道。

    “这件事情不能这样结束。”余惊鹊咬了咬牙说道。

    一次药品运送的任务,被牵扯出来这么多事情,难道现在就真的结束了吗?

    如果就这么结束,组织损失很大。

    而且组织内部的内鬼,到现在都没有风声,难道就这么算了?

    余惊鹊肯定是不甘心的。

    “你不要乱来。”季攸宁担心的说道。

    余惊鹊从凳子上站起来说道:“我出去一趟。”

    “要不要我陪你?”季攸宁关心的问道。

    “放心,没事,我很快就回来。”余惊鹊拿着大衣出去。

    余惊鹊要去找陈溪桥。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来到陈溪桥的住所,余惊鹊进去。

    坐在陈溪桥对面,余惊鹊说道:“组织内鬼的事情,到底有眉目吗?”

    “很难。”

    “这个人很小心,组织已经认真的调查过了,却没有发现。”陈溪桥不甘心的说道。

    “那就放出假消息。”余惊鹊说道。

    “没有这么简单,都没有将卧底调查出来,组织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出消息?”陈溪桥的话有理,可是却显得无助。

    按照组织的行事风格,在卧底没有调查出来之前,你可能放出消息吗?

    你只要放出消息,岂不就是想要引蛇出洞,这个内鬼肯定是不会上当的。

    “那怎么办?”余惊鹊问道。

    “等机会。”陈溪桥说道。

    “等?”

    “组织接下来就不行动了吗?”余惊鹊不甘心的说道,你这样等,岂不是浪费组织的资源。

    “药品已经损失了,不等,我们只会损失更多。”陈溪桥还是很理智的。

    组织同样很理智,这个时候就是看谁能沉得住气。

    你放一次假消息,如果没有成功,打草惊蛇之后这个办法肯定再也找不到内鬼。

    从此以后都有一个内鬼在身边,你行动都是束手束脚,岂不是损失更大。

    一次机会,不能浪费,必须一击毙命。

    但是余惊鹊却说道:“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陈溪桥问道。

    “听我说想法之前,我先告诉你特务科发生了什么。”余惊鹊将特务科的事情,给陈溪桥大致说了一遍。

    听完余惊鹊的话之后,陈溪桥冷笑一声说道:“还真的是符合,蔡望津的风格。”

    “你的办法,不会和蔡望津有关系吧?”

    “还真的是,我想要将计就计。”余惊鹊说道。

    “将计就计?”陈溪桥有些不解,他才刚刚知道这件事情,很多地方还在思考,不可能这么快反应过来余惊鹊的意思。

    余惊鹊解释说道:“现在大概率蔡望津手里是有一批药品的。”

    “虽然说现在药品价格居高不下,但是敢收来路不明药品的人可不多,尤其是在冰城这样管制严格的地方。”

    药品是不愁卖不出去,但是你的来路如果不明的话,一些生意人是不愿意收的。

    药品和烟土不一样。

    烟土无所谓,我弄来就是我的。

    但是药品,你弄来,你给我说一个渠道啊?

    你说不出去,都是麻烦事。

    “可是蔡望津一定可以出手。”陈溪桥说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可是药品啊,你说不能出手,会烂在手里,你不是开玩笑吗?

    余惊鹊承认陈溪桥说的对。

    “我没有说不能,但是如果有人给的价钱高,而且急需这些药品呢。”余惊鹊说道。

    “谁?”陈溪桥问道。

    “抗联。”余惊鹊缓缓说出两个字。

    “你说抗联?”陈溪桥倒吸一口冷气,越发不明白余惊鹊想要干什么。

    “这些药品原本就是给抗联的,可是被蔡望津给查获了,现在抗联没有药品,会大大增加死亡率,你说抗联是不是最需要药品的人。”余惊鹊就不信,现在还有人,比抗联需要这批药品。

    陈溪桥没有说话,看着余惊鹊,他想要看余惊鹊接下来想要干什么。

    “让抗联接触这些人,有意高价买药品。”余惊鹊将自己计划的第一步说了出来。

    之前的药品是从其他渠道弄来的,现在没有办法弄来新的药品,可是抗联又不能没有药品。

    那么知道这里有药品,抗联就算是咬紧牙,勒紧裤腰带,也必须去买。

    这是必需品,你不能节省。

    “你的意思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些药品,其实就是蔡望津查获的药品,而是当成另一批药品来处理?”陈溪桥问道。

    “对,这批药品的来源,和蔡望津没有关系。”余惊鹊自然明白,蔡望津一定会将药品弄的干干净净。

    就算是来路不明,也不会是从蔡望津这里来路不明,和蔡望津一定是一点关系也牵扯不上的。

    “可是我们没有钱啊。”陈溪桥心里也明白,药品的重要性。

    如果没有这批药品,说句不好听的,等不到明年你可能都听不到抗联游击队的声音了。

    药品丢失之后,组织这段时间,头疼的厉害,因为抗联很有可能,从此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