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七百零六章 关于保安局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六章 关于保安局

    戴维德这件事情,只能交给组织去解决,余惊鹊能提供的只有这些消息。

    至于组织怎么接触戴维德,怎么和戴维德建立合作,那都不是余惊鹊能干涉的事情。

    这一点要相信组织,交给组织。

    和木栋梁分开之后,余惊鹊就独自回家。

    各自在书房忙完工作之后,余惊鹊回去房间之中,看到季攸宁已经睡下,但是被子是各自用各自的。

    余惊鹊看了一眼,心里笑着想到女孩子就是害羞。

    然后很不要脸的将自己的被子放在季攸宁的被子上,之后自己钻进季攸宁的被子里面,抱着季攸宁和昨天一样。

    两人无言,默默睡觉,没有早说什么压着头发,顶着之类的话题。

    第二天醒来,季攸宁让自己的脸色尽量保持的和往常一样,担心余默笙看出来端倪。

    在家里吃过饭之后,来到特务科,余惊鹊被李庆喜给拦住。

    “怎么了?”余惊鹊问道。

    “队长,保安局出事了。”李庆喜在余惊鹊面前,神神叨叨的说道。

    “出事,出什么事?”余惊鹊有点疑惑。

    李庆喜压低声音说道:“保安局有一笔经费,打算在黑河建立情报站,不过这笔经费失窃了。”

    听到李庆喜的话,余惊鹊立马反应过来,这是组织想要的经费,保安局?

    南浦云?

    “保安局的人有发现吗?”余惊鹊看起来好像很不在意,就是随便询问的样子。

    “不知道,没听说。”李庆喜对于保安局的事情,能打听到的真的不多。

    余惊鹊打发走了李庆喜,来到办公室之中。

    这一次组织的经费,余惊鹊这里一筹莫展,只能给组织找到一条长久之计,可是却不能解燃眉之急。

    所以组织还是会让各个同志,开始想办法,最后南浦云这里有动作,只是不知道南浦云会因为此事,留下隐患吗?

    其实余惊鹊认为南浦云这一年,遇到的危险很多,虽然都被南浦云给躲避过去,只是照样是险象环生。

    余惊鹊不能调查南浦云,免得给南浦云带来麻烦,只是听说就听说了不少。

    刚在办公室坐下,剑持拓海就进来了,张嘴就说道:“保安局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看来剑持拓海现在在科里混的不错,这消息也有警员帮忙打听。

    “听说了。”余惊鹊很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应该是地下党想要找过冬经费了吧。”剑持拓海认定的说道。

    余惊鹊听着心里苦笑,牵扯到经费问题,根本就不去怀疑军统的人,直接就扣在地下党头上,而且还都是对的。

    心酸啊。

    心酸归心酸,余惊鹊开口说道:“地下党的人东躲西藏的,每年冬天我们不动手,就要自己死不少人。”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今年这经费又抢到手了,看来还能熬一年。”

    剑持拓海说完这句话,转而问道:“听说去年,经费是在余队长手里出的问题?”

    “汉文化你是了解的,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这不是揭我伤疤吗?”余惊鹊无奈的说道。

    “余队长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剑持拓海解释说道。

    剑持拓海不是怀疑余惊鹊,因为当时的情况剑持拓海听科里的警员说过,余惊鹊当时也是九死一生。

    而且当时地下党的人,就是发了疯的想要找过冬经费,说不定是银行的人泄露了消息。

    就在两人谈话的功夫,李庆喜进来说万群找余惊鹊。

    李庆喜说这些话,在剑持拓海面前,还带着一点得意。

    李庆喜根本就不知道余惊鹊和剑持拓海,已经达成了合作,听到万群叫余惊鹊,剑持拓海反而是开心的。

    因为剑持拓海认为,万群越信任余惊鹊,对他们越有好处。

    来到万群办公室,余惊鹊问道:“股长,怎么了?”

    “保安局的事情听说了吧?”万群问道。

    怎么都是在说保安局的事情,难不成科里还想要插手。

    余惊鹊点头说道:“听说了。”

    “查一查。”万群说道。

    余惊鹊皱眉说道:“我们怎么查,保安局的事情,我们插手的话,会不会让保安局的人不喜?”

    “不喜是肯定的,不过我们还是要调查,你和剑持拓海一起。”万群打算让余惊鹊和剑持拓海一起调查。

    科里这段时间虽然没有重要的任务,但是两个人一起行动?

    突然余惊鹊想明白了,剑持拓海背后是宪兵队,让剑持拓海去调查保安局,如果出了问题,还有人在后面顶着。

    “可是我们想要掌握情报,保安局的人一定是不会告诉我们的。”余惊鹊认为保安局的人一定已经下了封口令,他们特务科的人去调查,恐怕什么也调查不到吧。

    “敲敲边鼓,给他们一点压力,如果我们运气好,能抓到保安局的人最好。”万群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时间长了,都快忘了和保安局的关系了。

    两者之间,可是必有一争啊。

    当时那是水火不容,保安局对余惊鹊做的事情,也是历历在目。

    现在有能打击保安局的机会,没有人愿意放弃,再者说了有剑持拓海在,也不会出现什么不能收拾的场面,万群怕什么?

    余惊鹊咬着牙说道:“股长你放心,我一定抓到他们,回来好好审讯审讯。”

    余惊鹊现在说这些话,好像是想起来了自己当时被审讯的场景一样。

    万群自然知道余惊鹊对保安局心里有恨意,这么长时间没有报仇,恨意并不会减少,只会积累起来。

    “你不要乱来,大局为重。”万群说了一句,担心余惊鹊只顾着报仇。

    “股长放心,不是还有剑持队长在吗?”余惊鹊笑的很开心,好像自己可以借刀杀人一样。

    这一次万群倒没有拒绝,如果真的可以借着剑持拓海,对付保安局的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万群办公室之内,余惊鹊表现的都很好,可是出了万群办公室,余惊鹊的脸色很难看。

    这是调查谁?

    这一看就是调查南浦云啊。

    这个消息需要告诉组织吗?

    根本就不需要,因为南浦云已经开始被保安局调查了,余惊鹊他们特务科只是敲边鼓的,不过余惊鹊还是打算和组织说一声。

    但是没有用啊。

    你就算是告诉了组织,组织能通知到南浦云吗?

    完全就通知不到,保安局不会给机会的。

    保安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好好调查一下,你怎么给日本人交代?

    组建新的情报站,经费也是日本人给的,你不给日本人一个交代行吗?

    余惊鹊上一次经费问题,可能是很多方面出的问题,但是保安局这一次,一定是保安局内部出了问题。

    这样调查下去,原本就危险,现如今加上特务科出手,余惊鹊不知道这个年,南浦云能过不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