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七百零五章 戴维德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百零五章 戴维德

    选现在是不能选了,就一个人,不行也要行。

    “意大利人,名字叫戴维德,现在的身份还是商人,名下的产业不少,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沾完了。”余惊鹊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说出来。

    窑子,烟馆,赌场,戴维德名下都有。

    与其说是戴维德名下的,不如说是日本人名下的。

    “怎么开始做日本间谍的?”木栋梁要多了解一些,不然回去陈溪桥问的时候,他岂不是一问三不知。

    “戴维德在意大利是靠着坑蒙拐骗为生的,辗转带着家里人来到冰城,带着坑蒙拐骗来的钱想要做笔大生意。”

    “刚好落在日本人手里,就是剑持拓海负责的,抓了戴维德的家里人,威胁戴维德替他们办事。”这些剑持拓海没有明着说,不过余惊鹊能推断出来,总不能让剑持拓海将任何情况,都说的明明白白吧。

    木栋梁点头,算是记下。

    余惊鹊继续说道:“戴维德帮日本人做了不少事情,光是从跑到冰城来的犹太人身上,就弄了不少钱。”

    “戴维德能说会道,坑蒙拐骗是强项,日本人很是看重,当时在日本人不方便露面的时候,戴维德帮着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之后日本人浮出水面,戴维德也没有出逃或者被杀掉。”

    “既然这个戴维德和日本人的关系这么好,能帮我们解决经费问题吗?”木栋梁认为,如果戴维德和日本人的关系很好的话,这不是很麻烦吗?

    至于这个问题,余惊鹊认为需要组织去接触,去慢慢的解决。

    “戴维德现在没有被杀,只能说他对日本人还有用,可是日本人是不在乎他的性命的。”

    “随时日本人都会要他的命,从日本人还监视着他的家人就可以看出来。”余惊鹊认为日本人对待戴维德,和对待满洲政府的人差不多。

    甚至是还不如对待满洲政府的人。

    因为满洲政府,是日本人扶持起来的傀儡政权。

    至于戴维德这种人,如果他逃离冰城,很有可能将自己在冰城的遭遇都说出来,这对日本人是不利的。

    “而且你要明白,戴维德同样知道日本人的狼子野心,他也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会不明不白的死掉,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余惊鹊认为没有人会不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道理很简单,有备无患。

    戴维德同样如此。

    指望日本人保护他的安全,他恐怕最害怕的就是日本人吧。

    所以如果有后路在面前,戴维德可能会迫不及待的抓住,生怕这条后路消失。

    当时和戴维德一起,帮助日本人做这些见不得人工作的外国人,被日本人杀了不少,戴维德心里都一清二楚。

    你说他这些年来不怕吗?

    戴维德不是没有想过出逃,而是他很难跑掉,不然他早就不在冰城了。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雪狐的。”木栋梁说道。

    “你告诉雪狐,不要太着急,慢慢接触戴维德这个人,他对日本人是草木皆兵,小心他认为我们是日本人派来试探他的,他为了表达忠心,直接告诉日本人。”余惊鹊认为有这样的可能。

    这些年里面,戴维德不是没有经历过试探。

    “还有一点,让组织一定不要完全的信任戴维德。”余惊鹊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戴维德这种人,是不值得信任的。

    只能各取所需。

    组织只能表现出来,可以给戴维德想要的,但是戴维德必须要为了这些有所付出。

    但是一定不能完全的相信戴维德,这种人同样可怕。

    那些外国人,不是死就是逃,戴维德却可以活下来,虽然活得不是自由自在,可是却活得很好,你就不能小瞧戴维德的本事。

    算是与狼共舞吧。

    “好会将你的话带给雪狐的。”木栋梁表示自己会一字不差的带回去。

    说完戴维德的事情,余惊鹊觉得接下来就要看组织的安排了。

    接触戴维德,余惊鹊是不方便的,木栋梁就更加不行了。

    组织一定会安排一个最合适的人去接触戴维德,这不需要余惊鹊担心。

    余惊鹊继而说了一下剑持拓海的问题。

    听完余惊鹊的话,木栋梁说道:“剑持拓海缺钱,难不成要收买剑持拓海?”

    “不行。”余惊鹊立马说道。

    虽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剑持拓海为什么没钱?

    那是因为剑持拓海有自己的坚持,他不可能去背叛日本什么的,这点肯定不用想。

    但是利用剑持拓海缺钱这一点,不是不能做些手脚。

    就看手脚要怎么做了。

    “我是打算在剑持拓海最困难的时候,救济一下剑持拓海,将我们的关系拉的更近一点,到时候就可以对万群下手了。”余惊鹊的想法在这里。

    余惊鹊之前做了那么多,其实都是为了让万群下台。

    不然余惊鹊很难再进一步。

    可是想要剑持拓海,不余遗力的帮助自己对付万群,你就需要让剑持拓海完全的放下戒心才行。

    因为余惊鹊和剑持拓海都看的明白。

    万群就算是死了,股长的位子也是余惊鹊的,不是剑持拓海的。

    所以你怎么让剑持拓海帮你?

    木栋梁说道:“行吗?”

    “不是图权利,就是图金钱。”

    “我在特务科,我总要图一个什么吧。”

    “家里做生意,金钱不多,却不用费尽心思,那么我要的就是权力,在冰城可以活的更好的权利。”

    说来可笑,想要在冰城活得好,就要有权利,权利却是日本人赋予你的。

    人总要图个什么,余惊鹊想要做股长,在剑持拓海这里说的通。

    如果余惊鹊什么都不图,剑持拓海说不定还要神神叨叨的去猜测余惊鹊到底想要干什么。

    木栋梁说道:“我要和雪狐说一声。”

    余惊鹊告诉木栋梁这些,就是要让木栋梁和雪狐说一声,因为余惊鹊打算将计划提上日程了。

    万群这个绊脚石,能除掉是最好的。

    蔡望津虽然厉害,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单丝不成线,单木不成林,没有了万群这个左膀右臂,蔡望津的本事还能发挥出来几成?

    下棋,就要格局大,余惊鹊不单单看着眼前股长的位子,蔡望津屁股下面科长的位子,余惊鹊不是没有想过。

    以前是不敢想,但是剑持拓海的出现,让余惊鹊认为没有什么是不敢想的。

    木栋梁看的出来余惊鹊的意思,他也没有劝诫,毕竟木栋梁和余惊鹊做的事情,性质算是一样的。

    木栋梁在公司里面,已经有了一席之地,现在却还在和人纵横联合,准备跟进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