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六百五十六章 莫须有立功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百五十六章 莫须有立功

    地下党确定他们要行动?

    怎么确定的?

    必须要有人通风报信才行。

    那么是谁?

    万群思考了之后说道:“在集合队伍的时候,何斯谅还有剑持拓海带人离开科里执行任务去了,当时出去了很多警员,这些人都看到了在集合队伍。”

    这确实是一个麻烦。

    “而且厅里的人也看到了。”警察厅里面的人自然也可以看到。

    你只能保证你的消息不会泄露给厅里之外的人呢,但是厅里之内的人,你很难保证没有问题。

    “当时保护美国记者的时候,何斯谅发现了军统电台,那一次也让军统电台的人杀了一个警员跑掉,但是我们认为厅里有军统的卧底,却一直没有找到。”万群突然提起来这个人。

    这个人就是当时余惊鹊弄出来,莫须有的人,没有想到现在好像开始发挥作用了。

    “你认为是他?”蔡望津自然记得这件事情。

    当时查了很长时间,可是一无所获,余惊鹊甚至是为了这件事情,在科里住了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我是怀疑,可是这件事情是地下党的情报,但是卧底是军统。”万群认为这有些矛盾。

    “如果军统知道,想要插一脚也能理解。”蔡望津认为不是很难理解,也不是很矛盾,这种事情不常见,却也不少见。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他一定是在我们集合队伍的时候就将消息送了出去,然后拦截我们。”万群认为只有这个可能。

    “可是军统的人怎么猜到乱葬岗的?”万群实在想不明白这一点。

    如果厅里真的有军统的卧底,我们在调查裁缝铺的时候,军统一定也盯上了这件事情。

    说不定军统也开始调查,可能他们在地下党内部也有卧底,事情渐渐明朗。

    “所以说,这一次情报被军统抢去了?”万群觉得和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他们和地下党的人交锋多日,最后给军统的人做了嫁衣。

    不过蔡望津却没有这样认为,他说道:“军统的人对地下党的人不是很友好。”

    “科长认为军统会出手?”万群有过耳闻。

    “看来科里的这个卧底不找出来,对我们影响很大。”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蔡望津认为现在找到厅里的卧底才是重中之重。

    只是万群认为很难,当时余惊鹊可是费尽心思,甚至是住到厅里,一样是一无所获。

    就在两人谈话的过程中,有警员进来汇报,伏击他们的人身份确定了,就是军统。

    没有活口,不过杀了几个人,临死前问的。

    既然已经证明是军统,万群和蔡望津认为他们的猜想是没有问题的。

    “派人查一查冰城里面的摩托车,看看有没有去过乱葬岗的,从轮胎上的泥土痕迹判断?”万群觉得还是查一查吧,聊胜于无。

    “行。”蔡望津没有拒绝。

    万群从蔡望津办公室出来,余惊鹊急忙跑上去。

    跟着万群来到办公室,余惊鹊问道:“股长,科长怎么说?”

    “还记得厅里那个军统卧底吗?”万群开口就问道。

    余惊鹊当然记得,这就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人,虚构的人。

    “嗯。”余惊鹊点头回答。

    “今天的事情可能和他有关系。”万群皱着眉头说道。

    “股长,这个人是军统,我们今天的对手是地下党,这能有关系吗?”余惊鹊表示不认同。

    万群就知道余惊鹊一定是这样的想法,他说道:“手下的警员已经确定了身份,拦截我们的人就是军统的人,取走乱葬岗情报的人必然也是军统无疑。”

    “军统怎么牵扯进来了?”余惊鹊一头雾水。

    既然万群说决定了阻拦之人的身份,那么肯定是军统。

    可是军统是什么鬼?

    余惊鹊万万想不到今天的人居然是军统的人,谁通知的军统?

    现在余惊鹊脸上的疑惑,恰到好处,那是真真切切的疑惑啊,他确实有点糊涂。

    “你安排人去调查一下冰城里面的摩托车,如果轮胎有泥土的就好好调查一下。”万群安排工作。

    “是。”余惊鹊虽然疑惑,也只能暂且放下。

    难道情报没有被组织拿走,真的落在了军统手里?

    落在军统手里,虽然比落在特务科手里强一点,可是线路上的联络点,还有接头暗号,同样是一无所知啊。

    而且就算是军统还给你了,你敢用吗?

    军统都知道的秘密,你敢拿来用?

    喜悦被冲淡了一点,余惊鹊只能这样说。

    “厅里怎么办?”余惊鹊问道。

    厅里这个莫须有的人,必须要调查一下,这是态度。

    “你不用管了,我亲自来查。”万群这一次准备亲自出手。

    厅里这个人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必须要揪出来。

    安排完工作,余惊鹊从万群办公室离开,心里很开心。

    当时弄了一个莫须有的人出来,现在还真的变成替罪羊,莫须有立功啊。

    只是情报现在到底在什么人手里,确实让人头疼。

    就在余惊鹊准备安排李庆喜带人去调查摩托车的时候,看到了何斯谅和剑持拓海带人回来。

    他们这一趟出去,比余惊鹊他们跑了一趟城外花费的时间还长。

    “何班长,有收获吗?”余惊鹊上前问道。

    何斯谅看了余惊鹊一眼,也不回答,就离开。

    余惊鹊一脸尴尬的看着后面的剑持拓海,剑持拓海笑着说道:“何班长可能对军统的人有怨念,今天没有抓到人。”

    “纸鸢?”余惊鹊头疼起来。

    什么情况?

    自己走的时候,季攸宁就在家里啊。

    自己过来的时候,何斯谅已经出去行动了,怎么可能是因为季攸宁?

    但是何斯谅就是对纸鸢有怨念,如果不是纸鸢的话,何斯谅不至于不回答余惊鹊的问题啊。

    表情虽然吃惊,只是余惊鹊嘴里说道:“习惯了。”

    剑持拓海显然也听说过何斯谅的事情,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

    “你们呢?”剑持拓海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在集合队伍,知道有行动。

    其实剑持拓海是想要参与的,但是何斯谅这里的行动也很重要,万群让他去,他不得不去。

    “也不顺利。”余惊鹊这样说,算是失败。

    不过两人都没有交流任务的细节,倒不是还需要保密,而是认为都没有必要。

    哪怕余惊鹊很想要问剑持拓海的行动细节,因为关心季攸宁,可是知道任务失败,就知道季攸宁安全,多问多错,余惊鹊选择保持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