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六百零七章 任务后续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百零七章 任务后续

    投其所好。

    这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手段。

    可是投其所好还分为很多种,喜欢吃的,喜欢玩的,喜欢用的……

    当然了,还有喜欢的人。

    蔡望津和天海英助关系好,那么余惊鹊也和天海英助关系不错的话,这就算是一种投其所好。

    比姚冰的选择强多了,选了青木智博,也不看看蔡望津和青木智博的关系好不好。

    余惊鹊不会傻到说自己要和日本人划清界限,他现在的身份就不可能划清界限,但是要和什么样的日本人接触,是需要选择的。

    来一个日本人,你就屁颠屁颠迎上去,那肯定是不行的。

    投其所好,投其所好。

    你让余惊鹊给蔡望津送礼,你说不知道送什么?

    你又不是傻子,怎么能不知道送什么,实在不知道送钱行不行?

    可是没钱啊。

    就余惊鹊手里这点钱,还是蔡望津给的,人家能看上你送的吗?

    一直说找个机会挣钱,可是根本就找不到这种机会,余惊鹊只能另辟蹊径,在其他的方面投其所好。

    余惊鹊的工作,可不仅仅只是完成任务,这些都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人际关系就能起到作用。

    比如秦晋。

    她的交际范围很广,这一次救助美国记者,已经快要成功。

    而且秦晋是明着救的。

    美国记者也有美国朋友在冰城,知道这个美国记者被抓了之后,自然是要求日本人放人。

    可是日本人没有答应,美国记者的美国朋友,就开始找寻关系,找到了秦晋这里。

    美国人认为秦晋和日本军方的人认识,想要秦晋帮忙周旋,秦晋自然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和日本军方的人说这件事情。

    那么这一切就很合理,就算是秦晋想要捞人,大家也只会以为秦晋是帮自己的美国朋友。

    最开始不动用秦晋,那是担心秦晋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青木智博离开之后,秦晋就可以行动起来了。

    从这件事情上面看,人际关系非常重要,特工甚至是都需要学习和人打交道。

    思绪跑的有点远,将想法拉回来,和天海英助吃饭算是客尽主欢。

    天海英助是学校的人,虽然和军方还有政府都挂钩,却又不是那么的紧密。

    这样的情况下,天海英助交朋友也不会考虑太多,他觉得余惊鹊顺眼,自然是有好感,再加上余惊鹊这一次找到萧相这个隐形的炸弹,算是帮了天海英助的大忙,自然会更加亲密。

    喝了几杯清酒,天海英助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警察学校乱糟糟的,每天反满抗日分子都想要塞人进来,然后通过警察学校,进入各个警署,甚至是警察厅。”天海英助絮絮叨叨的说道。

    “每年的审核不是很严格吗?”余惊鹊知道警察学校的审核很严格。

    “严格是严格,但是挡不住那些清清白白的人,怎么就被反满抗日分子给蛊惑了。”天海英助显然不明白这一点。

    但是余惊鹊明白,因为他们有一颗爱国之心。

    没有和天海英助更多的讨论这些事情,吃饱喝足之后,就将天海英助送了回去。

    天海英助让余惊鹊有空了就来学校玩,他反正在学校闲的没事,不过余惊鹊就是听听,特务科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回家的路上,余惊鹊收到了秦晋的消息,意料之中。

    前几日秦晋找余惊鹊见面,就是为了说桥本健次的事情,不过因为萧相的事情更加紧急,余惊鹊就让秦晋另行通知自己,当时的意思是说让秦晋将消息直接给自己就行,不需要见面。

    今天和天海英助吃饭的时候,余惊鹊很想要问一问桥本健次的事情,不过经历的事情越多,就会越发的小心。

    余惊鹊不敢问,担心天海英助会有所察觉,萧相的事情之后,天海英助的精神一定会紧绷,余惊鹊不想自投罗网。

    强忍着一个字没有问,余惊鹊认为这就是自己的进步。

    为了得到消息,他们需要旁敲侧击,需要试探,可是你也要分场合。

    有些人,有些场合可以试探,但是有些人和有些场合是不行的。

    分不清楚这些,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秦晋没有给消息,依然是要求见面,这让余惊鹊有些不喜。

    多次见面带来的坏处不用说,大家心知肚明。

    不过这一次没有办法,余惊鹊只能前去,打算聊一聊这件事情。

    今天和上一次一样,同样是在房子周围绕来绕去,余惊鹊不怕麻烦,他只怕危险。

    再麻烦都不怕,只要没有危险。

    敲门,秦晋开门。

    两人坐下之后,秦晋到没有继续笑话余惊鹊谨慎小心,这是优点,不是缺点。

    坐下之后,余惊鹊看到烟灰缸里面是干净的,看来自己上一次抽烟留下来的痕迹,秦晋已经清理过了。

    秦晋的专业性不需要怀疑,不过余惊鹊还是要说她的问题。

    “我认为我们的见面有些太过频繁。”余惊鹊率先开口。

    如果秦晋没有危险,那么见面没有问题,单单秦晋的身份,就是对他们的巨大保护。

    可是现在你不能确定秦晋有没有危险?

    秦晋认同余惊鹊的话,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同样在担心,所以会清理干净尾巴才会见你。”

    “如果你刻意甩掉一些人,你不担心日本人怀疑你吗?”余惊鹊觉得如果秦晋刻意甩掉了日本人安排的人,不会让日本人怀疑吗?

    “我是谁?”

    “我是冰城的大明星,想要跟踪我,一睹真容,一亲芳泽,或者捞点钱财好处的人多了,我小心一点有错吗?”秦晋反问。

    冰城的历史上确实发生过明星被绑架,索要钱财的事件,秦晋这样的明显,在冰城小心一点倒是说得通。

    看到秦晋能自圆其说,余惊鹊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秦晋的专业性只会比他好,不会比他差,他能想到的,秦晋一定能想到,再说也没有意义。

    “我只是提醒一句,我不想被你连累。”余惊鹊实话实话。

    “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秦晋笑着说道。

    笑起来是美,不过余惊鹊无心欣赏,直接说道:“你找我如果还是为了桥本健次的事情,我觉得我们可以聊点别的。”

    桥本健次余惊鹊有办法吗?

    不可能有办法的。

    他虽然和桥本健次认识,却也仅仅只是认识罢了,如果余惊鹊是桥本健次的助理,或许可以想点办法,现在两人基本上没有交际。

    今天天海英助请客吃饭,桥本健次都不愿意来,就能看得出来桥本健次的态度。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秦晋之所以这一次没有按照约定,将任务通过香烟传递给余惊鹊,而是要见面,就是秦晋料到了余惊鹊会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