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四百八二十章 回不来的暗探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百八二十章 回不来的暗探

    (难受,章节名又错了,是第四百八十二章,大家见谅)

     谁动了我的箱子?

    这现在变成了一个疑问。

    早上余惊鹊带着箱子去科里的时候,万群看到了,还问了一句。

    那么按照道理来讲,万群是最有可能的。

    可是说句实话,余惊鹊觉得万群不会这样做,从他和万群这么久的接触来看,他可以判断出来。

    万群不这样做,是因为万群自信的认为箱子没有问题,确实也没有问题。

    如果箱子真的有问题,你觉得余惊鹊敢带去特务科吗?

    所以到底是谁动了自己的箱子,他为什么要动自己的箱子?

    这些都是问题的所在,拿去特务科的箱子,你说想要搜查反满抗日分子,去搜查余惊鹊的箱子,那是不可能的。

    但凡和反满抗日分子牵涉上任何联系的东西,都不可能装在箱子里面,带去特务科。

    所以翻动箱子的人,不是调查自己是不是反满抗日分子,他在调查什么?

    余惊鹊想不明白,不过他为了不让季攸宁担心,只能说是自己打开了箱子。

    为什么书里会有一张纸条?

    书签,还是什么。

    季攸宁为什么会放一张纸条在书里面,是担心自己会打开箱子吗?

    季攸宁的试探余惊鹊不担心,无非就是小心谨慎罢了,潜伏人员的通病。

    只是特务科里面谁打开了箱子,让余惊鹊头疼,想不明白。

    李庆喜也不在科里,蔡望津准备对烟土下手,加大了对抗联分子的搜查,李庆喜带着人在外面忙。

    不然或许可以从李庆喜这里打听一下有没有来办公室,看来又是一桩无头案件,余惊鹊觉得自己以后在特务科行事,需要更加小心一点。

    第二天余惊鹊一大早就去找刀疤和铁锤,将两人给叫醒。

    拿了钱给铁锤说道:“你带着钱,去大车店找人拉货。”

    之后对刀疤说道:“你去五道口子,有人在等你,带他们去你昨天去的地方。”

    “我不认识他们。”刀疤说道。

    “他们认识你。”余惊鹊很简短的回答。

    “我不知道地方?”铁锤也开口说道。

    余惊鹊继续对刀疤说道:“你负责带他们去,之后的事情不需要你管,你出来找铁锤带人过去。”

    刀疤自然知道那群人在干什么,他也不想打仗,也担心打仗,所以只要将人带过去,他就可以去找铁锤,他觉得挺好,立马答应下来。

    铁锤虽然不知道具体地点在什么地方,可是带着人能先出城,之后等着刀疤过来就行。

    “开始行动。”余惊鹊说道。

    他知道万群都已经安排好了,他们现在开始行动就行。

    两人立马开始行动,余惊鹊也从这里离开,去特务科上班。

    来到特务科,余惊鹊没有去找万群汇报这件事情,反而是观察起来,打听了一下昨天有没有人找自己。

    结果不太好,什么都没有打听到,没有人注意到办公室这里的情况。

    一个人的办公室,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一个人清净,在办公室里面,思考问题的时候,不用考虑身边还有人,还要注意自己的表情。

    但是坏处就是,你离开办公室的话,有没有人进去你的办公室,你也不知道。

    余惊鹊蹲在办公室门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锁,没有问题。

    锁没有问题,那么就是开锁的人技术很好,要么就是有钥匙。

    至于你说有没有可能,根本没有人进来?

    那不可能,纸条夹在书里,书放在箱子里是合起来的,纸条怎么可能自己掉出来?

    特务科有备用钥匙,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拿到余惊鹊办公室的钥匙,并不难。

    不过万群和蔡望津办公室的钥匙,就不容易拿到,可是也不是说拿不到。

    但是你就算是拿到,也没有用,两人办公室之中没有太重要的东西,重要的东西都在机要室。

    坐在办公室之中,余惊鹊脑袋都想大了。

    一天忙完,余惊鹊不知道刀疤和铁锤那里的事情怎么样了,安静等待消息。

    快下班的时候,万群叫余惊鹊过去。

    从办公室离开的时候,余惊鹊关门,但是和往常不一样,这一次余惊鹊随手将手里的一根长发,夹在了锁头的位置。

    侧面的门缝有缝隙,一根头发当然是夹不住的,但是锁头的位置可以夹住。

    这根长发,是余惊鹊早上起床的时候,从床上捡的,是季攸宁掉下来的头发。

    夹好头发之后,余惊鹊才从办公室离开,以后这将变成余惊鹊的日常,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床上捡一根季攸宁掉落的头发。

    好在季攸宁每天都会有头发掉落,这是人体的自然现象,余惊鹊倒不用发愁。

    这跟头发的用意,便是看到底有没有人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股长,你找我。”余惊鹊来到万群办公室说道。

    “事情进展很顺利,给你的。”万群扔过来一个信封,砰地一声砸在桌子上。

    怎么说呢?

    声音很大,信封很厚,鼓鼓囊囊,都快要撑开了。

    余惊鹊立马喜笑颜开,他必须要笑,没有人不爱财,余惊鹊凭什么不喜欢。

    伸手将信封拿起来,大概看了一眼,余惊鹊咽了口唾沫,对万群说道:“谢谢股长,谢谢股长。”

    这信封里面,少说有三万,这可不算是小数目啊。

    看到余惊鹊这样子,万群笑着说道:“好好干,亏待不了你。”

    这句好好干,到底是让余惊鹊好好抓捕反满抗日分子,还是好好给蔡望津和万群弄好处,这就不得而知了,或许两者都有。

    将信封塞进衣服里面,余惊鹊说道:“是股长,我一定竭尽全力。”

    之后万群又谈谈说了一句:“你再找几个暗探。”

    “再找几个暗探,股长要用吗?”余惊鹊问道,现在有钱,再找几个暗探不算什么,多来几个余惊鹊也养得起。

    万群摇头说道:“我不用,只是你那两个暗探回不来了,你再找新的用吧。”

    你的两个暗探,回不来了?

    余惊鹊去看万群的眼睛,看到的是一片平静,余惊鹊不敢再看,低头说道:“我明白股长。”

    “去吧。”万群示意余惊鹊可以离开,已经下班。

    出了办公室的门,余惊鹊吐了口气。

    刀疤和铁锤,看来已经死了。

    大车店的人应该没事,因为大车店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在后面指挥,可是刀疤和铁锤知道。

    他们知道余惊鹊是特务科的人,为了保密,在事成之后,万群做掉了他们。

    难怪万群一直不让余惊鹊去,是因为万群心里早就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