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四百零八章 没有完全至此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百零八章 没有完全至此

    棋子。

    棋手。

    观棋之人。

    每一个人的角色都不尽相同,观棋之人置身事外,往往看得更清,却难以进入其中,不知棋手真正所想。

    俗话说,观棋的永远不知道下棋的在想什么。

    棋手运筹帷幄,行一步而知后三步,乃至于五六步。

    棋子任人摆布,命运难逃,左右漂泊,全在棋手一念之间。

    可是偏偏就是有那么几个棋子,总是不安命运,想要抗衡的不是棋手,而是命运,脱离棋手掌控,甚至是反咬一口。

    棋盘摆好,好戏开始。

    余惊鹊哼着歌离开特务科,做棋子还是做棋手,余惊鹊需要自己拿捏。

    今天他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吃饭,有人请客。

    请客之人是顾晗月,房东的事情解决,顾晗月说想要请余惊鹊和季攸宁吃饭答谢,季攸宁就通知了余惊鹊。

    这些自然是假话,见面恐怕是要说陈溪桥的打算,余惊鹊前去赴约。

    三人落座,顾晗月自然是说感谢的话。

    余惊鹊说是季攸宁让帮忙,不用谢自己,自己都是看着季攸宁的面子。

    没有将自己和顾晗月的关系拉得太近,好像是因为季攸宁,两人才会有交际一样。

    季攸宁不疑有他,还说让顾晗月不用放在心上,都在冰城理应相互照顾。

    席间余惊鹊想要等着季攸宁上厕所,然后和顾晗月快速交谈一下,可是季攸宁却没有上厕所的意思。

    余惊鹊给了顾晗月一个眼神,他起身说道:“我出去买包烟,没有烟饭都吃不下去。”

    “你少抽点。”季攸宁有些不满,却不好当着顾晗月的面,去说什么。

    余惊鹊刚离开,顾晗月开口说道:“男人就那么几个爱好,也不能都管着。”

    “你还教育起来我了,说的你很懂男人一样。”季攸宁和顾晗月在一起,是经常开玩笑的。

    好像是被季攸宁说的不好意思,顾晗月啐了口说道:“不理你,我去洗手间。”

    看到顾晗月好像是说不过自己,跑了出去,季攸宁还有点洋洋得意。

    她觉得自己在余惊鹊这里总是吃亏,没有想到和余惊鹊交手时间长了,居然是可以战胜顾晗月,季攸宁心情不错。

    其实她不知道,这个时候,余惊鹊和顾晗月已经碰头。

    “雪狐什么意思?”两人的借口不能出来太长时间,余惊鹊直截了当的问道。

    顾晗月也不废话,直接说道:“雪狐的意思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却不能随意行动,最好能想到一个万全之策。”

    “他有万全之策吗?”余惊鹊问道。

    “没有。”顾晗月摇头。

    “那他说的是什么废话。”余惊鹊有点无奈,陈溪桥说的道理他明白,可是问题就是难在这个万全之策上。

    想不出来万全之策,说什么都是白扯。

    “你别着急,想要对付姚冰没有那么容易,我们再想想。”顾晗月觉得不能太着急。

    着急?

    余惊鹊只是在万群面前表现的着急,你说真的有多着急也不至于,可是他心里很明白,时间长了,万群也不会让自己一直盯着姚冰,机会就会错过的。

    “最多一个星期。”余惊鹊说了一个时间。

    “我会转达雪狐的。”顾晗月立马点头。

    余惊鹊呼了口气说道:“告诉雪狐,时间很紧张,如果到时候没有机会,我只能生搬硬套,成功是我们运气好,不成功拉倒。”

    这种想法是最后没有办法的破罐子破摔,生搬硬套成功的几率不高,但是不让他来一次,他心里也不甘心。

    顾晗月皱了皱说道:“好。”

    “你先回去。”余惊鹊说道。

    顾晗月离开之后,余惊鹊点了根烟站在外面,这包烟就是刚买的,抽了一根,里面还是满的。

    抽完之后余惊鹊回去,身上的烟味可以证明他在外面抽烟,不想在房间里面影响两位女士的食欲。

    “接着吃啊。”余惊鹊笑着招呼起来。

    “怎么,抽了烟,就有胃口了?”季攸宁瞪了一眼。

    余惊鹊求饶的笑了笑,没有找借口,顾晗月在一旁笑的开心。

    吃过饭之后,顾晗月一个人回去,余惊鹊和季攸宁一起回家。

    坐车回家,坐的有轨电车,不能直接到家门口,两人还要走一截路。

    路过一个贩卖香烟的小男孩,余惊鹊的眼神锁定。

    “怎么了,刚买了烟,还想要买吗?”季攸宁语气不善。

    收回目光,余惊鹊说道:“不买,就看看。”

    “不许看,走。”季攸宁拉着余惊鹊离开。

    小男孩箱子第一排第一包香烟,胡弓牌香烟,秦晋要见自己?

    这是秦晋联系余惊鹊的暗号,上一次用过一次,之后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看来是有事。

    没事的情况下,秦晋绝对不会联系余惊鹊,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看了看时间,今天是没有机会见秦晋的,明天晚上吧,余惊鹊跟着季攸宁回家。

    不知道秦晋找自己干什么,有什么任务,他只能明天询问。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先去特务科。

    见到万群,看到万群的眼神,余惊鹊跑去他办公室。

    “有发现吗?”万群问道。

    余惊鹊的脸色,难看的要死,没有发现,但是他不想说出来没有发现这四个字。

    最后憋来憋去,余惊鹊说道:“会有发现的。”

    听到余惊鹊这不服输的话,万群心里笑了笑,看来让余惊鹊调查姚冰,确实是一个好的选择,根本不用担心余惊鹊偷懒。

    “那就是还没有。”万群说道。

    “股长,虽然我不喜欢姚队长,可是姚队长不是废物,如果他真的是反满抗日分子的卧底,他就更加不好对付,这么短时间我不可能有发现,我需要延长调查时间。”余惊鹊有点激动的说道。

    他昨天晚上和顾晗月说的是告诉陈溪桥,一个星期是最后期限。

    但是今天万群就找到自己谈话,看样子好像是想要取消调查一样,余惊鹊当然激动了。

    “稍安勿躁,没有说让你现在放弃调查,继续吧。”万群其实就是问问,没有想到余惊鹊的反应这么大,蔡望津刚说了要继续调查,万群怎么可能现在就让余惊鹊放手。

    从余惊鹊这激动的反应,万群也看的出来,余惊鹊不甘心,害怕自己让他停手。

    “谢谢股长。”看到万群不是这个意思,余惊鹊松了口气,心里也拿定主意,必须要速战速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