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四十八章 此中原委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十八章 此中原委

    工厂的中年男人,猛吸了一口烟,缓缓开口。

    “董海死的那天,是早晨上班被人发现的,说是操作不当,被机器漏电打死。”

    “可是董海不是学徒,他是师傅,他都开始带徒弟了,你说能被电打吗?”

    这个男人,皱着眉头,看来当时他也觉得事情有蹊跷。

    余惊鹊点点头,继续问道:“之后这件事情呢?”

    “工厂死人,自然不能声张,就让家里人将尸体弄走。”

    “为什么没有赔款?”

    “老板们一个个铁石心肠,人命他们不在乎,死就死了,他们给你三瓜两枣就能打发。”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人还扭头看着厂子里面,担心被人听到,他的日子不好过。

    “可是董海这里,好像三瓜两枣都没有。”余惊鹊好奇的是这一点。

    显然,这一点面前的人同样不知道,他听到余惊鹊的话,有些吃惊。

    “没有吗?”

    “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赔偿的时候,需要和董海的家属协商。”

    “对了,你们不会是为了赔偿来的吧,我看你也别麻烦了,虽然你是警官,可是日子一长,烂账是说不清的。”

    这个人还好心提醒了一句,余惊鹊没有放在心上。

    “大哥,董海当时上班为什么来的那么早?”余惊鹊问道。

    “谁说不是呢,大早上我们来上班就够早的,董海当时看样子,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工厂大哥说道。

    “有夜班吗?”余惊鹊想要知道的更加详细。

    “没有夜班当时。”大哥摇头,看来这件事情,他记得还算是清楚。

    余惊鹊心里想了想,突然问道:“他们说董海是被电打死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和被电打死的样子一模一样,我见过几个,只是董海是有经验的,所以……”

    董海确实是被电打死不假,不过工厂的大哥却不太能接受,因为董海不是新手,不应该犯这种低级失误。

    你说人有时候,就是恍惚了,失误一下行不行?

    当然行,淹死的,还都是会游泳的呢。

    可是余惊鹊觉得还有一个疑点,既然当时董海不是夜班,为什么早上来那么早。

    爱好劳动,想要做模范,那是开玩笑。

    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让董海来,具体是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让董海早早过来,又早早丧命。

    那天早上,一切的疑点都在那天早上。

    “谁第一个发现董海尸体的?”余惊鹊继续问道,不过余惊鹊没有做记录,全部都是记在心里。

    面前的人低头思索起来,显然余惊鹊的这个问题,让他一时间难以回答。

    “是我们一起发现的。”这个人回答说道。

    看来凶手没有去玩贼喊捉贼的把戏。

    “谢谢你大哥。”余惊鹊和大哥道谢,让大哥觉得余惊鹊都不像是一个警署的人,不是应该嚣张跋扈才对吗?

    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余惊鹊便没有进去工厂,而是扭头离开。

    上来黄包车,余惊鹊准备回警署,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一点,而且他还需要等着季攸宁下班,去接季攸宁。

    可是就在黄包车跑到半路的时候,余惊鹊看到了一辆车子,车牌号他很熟悉。

    万群的车?

    “停车。”余惊鹊对黄包车夫说道。

    “先生,还没有到地方?”黄包车夫停车说道。

    余惊鹊下来,将车资全部付了,黄包车夫就不纠结这个问题,直接拉着车子离开。

    万群的车子?

    万群来这里干什么?

    余惊鹊慢慢走了过去,车子早就跑开,不过余惊鹊心里有了答案,他需要去确认一下。

    果然,当余惊鹊过来之后,他远远的就在工厂门口,看到了万群的车子。

    至于万群会不会在工厂里面,知道余惊鹊来过,余惊鹊不担心。

    因为余惊鹊来工厂,可以说是公事公办,他来的时候没有隐瞒,穿着警服过来,就想到了这一点。

    可是万群为什么来?

    万群肯定不会因为余惊鹊过来,所以跑过来,他没有那么闲。

    余惊鹊心里想了一下,万群现在负责的事情好像就是陈溪桥的事情。

    一瞬间,余惊鹊心头好像被光照一样,他发现自己想明白了很多问题。

    万群负责追查陈溪桥,却查到了工厂,能说明什么问题?

    只能说明,陈溪桥以前和工厂有关系,可能就是工厂的工人。

    余惊鹊当时和文殊的关系好,见过陈溪桥几次,却不知道陈溪桥是做什么的,当时余惊鹊也没有问,文殊也没有说。

    两个孩子,不会关心这些问题。

    就比如文殊只知道余惊鹊的父亲是生意人,余惊鹊只知道文殊的父亲是工人一样。

    如果陈溪桥是这个工厂的工人,那么董海和陈溪桥认识,甚至是董立认识陈溪桥,也就能解释通。

    陈溪桥是地下党?

    董海是什么身份?

    现在让余惊鹊来看,余惊鹊认为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同党,一种是揭发陈溪桥的人。

    不然董海没有死的必要,他一定卷入其中。

    董海具体是什么身份,余惊鹊认为应该是地下党,和陈溪桥一样。

    如果是揭发陈溪桥的人,董海的功劳不小,可能还会被表扬,不可能在工厂里面无人知晓。

    既然是同党,为什么董海会在陈溪桥消失几年之后被杀。

    警察厅和日本人杀的吗?

    不可能,警察厅和日本人,他们要的是活口,死人对他们来说,没有价值。

    假如真的是警察厅和日本人发现董海的身份,他们不可能杀人,他们要审讯董海,才有价值。

    可是董海死了?

    难道是被自己人杀掉?

    清理门户……

    余惊鹊心里的想法,越来越多,万群的出现,让余惊鹊觉得自己心中的疑惑,慢慢打开。

    扭头离开,不去看万群的调查结果,余惊鹊漫步走在路上,没有去坐黄包车。

    因为余惊鹊心里还有些问题想不明白,他需要继续思考。

    陈溪桥暴露,当时离开,董海却成功潜伏下来。

    只是几年时间里面,董海的信仰发现变化,被组织的人发现,清理门户。

    这个解释说的通,接下来就要说董立。

    董立应该是知道自己父亲的身份,哪怕是以前不知道,在董海叛变组织之后,董立就知道了。

    可能董海叛变组织,董立就是突破口,这也说不定。

    董立当时不敢给工厂要赔偿,可能是董立知道自己父亲死的不正常,担心自己和自己父亲一样,死的不明不白,所以根本不敢乱来。

    这一切都解释的通,那么现在和董立交易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