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十七章 太像真话的假话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07-2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十七章 太像真话的假话

    夜晚的冰城,街灯闪烁,张平的内心,百感交集。

    如今的正阳警署,蔡坤还没有回去休息,依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之内。

    电话铃声响起,蔡坤立马接住。

    “万股长。”蔡坤对电话里面说道。

    “今天从警署离开的人,基本上都第一时间回家,也有第一时间去洗澡的,不过有一个人,我们的人跟丢了。”

    万股长的话,让蔡坤立马警惕起来,问道:“是谁?”

    “张平。”

    “张平?”

    蔡坤的声音有些疑惑,万群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张平在警署多年。”蔡坤摇头,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张平。

    “蔡署长,地下党可以在任何地方发展他们的人,你作为一个警署的署长,你不能大意。”

    “万股长说的是,不过能确定是张平吗,为什么会跟丢?”蔡坤心里还有些疑惑。

    万群在电话里,笑着说道:“地下党,都有很强的警惕性,如果跟踪他们,会被他们发现,从而什么也得不到。”

    “所以我让下面的人,远远的跟着,只要他们想要绕路,立马就可以甩掉我安排的人。”

    看似万群这样的安排很不合理,其实蔡坤心里明白,这样的安排是最合理的。

    什么样的人会绕路?

    害怕被跟踪,担心被跟踪的人才会绕路,心里没有鬼的人,不可能绕路。

    警署出去的二十多个人,只有张平一个人绕路,除了张平,还能是谁?

    “张平人呢?”蔡坤对万群问道。

    “蔡署长不用激动,我已经派人在张平家里等着,只要他一回来,必然抓住。”万群现在是成竹在胸,谈定自若。

    “他如果不回去呢?”蔡坤问道。

    万群心里冷笑,不屑的说道:“地下党,都是些不怕死的东西,为了完成任务,命都不要。”

    “他们会有警惕,但是却不舍得现在辛苦经营安插的位置,会回来的。”

    听万群的语气,和地下党的人已经交手多年,早就已经很是了解。

    “不说了,人带回来了。”在电话之中,万群突然说道。

    “我马上过去。”蔡坤放下电话,出门让人开车去警察厅。

    这一次抓到的人是正阳警署的人,蔡坤需要过去一趟。

    余惊鹊在警察厅的审讯室里面关着,他担心了一整天,不过看到已经这么晚,还没有消息,他觉得可能已经渡过难关。

    就在余惊鹊想要稍微放松一下的时候,审讯室里面突然传来了声音。

    余惊鹊趴在铁栅栏看出去,看到警察厅特务科的人带了一个人进来,张平……

    张平也看到了余惊鹊,余惊鹊脸上不敢有任何表情,因为万群已经进来。

    “原来是你?”万群看到张平,就想起来,这不就是余惊鹊从警署离开的时候,不让余惊鹊走的人吗?

    难怪他当时站出来,弄了半天是自己想要出来通风报信。

    “绑起来。”万群对手下的人说道。

    万群看了看里面的余惊鹊,又看了看外面的张平,他突然说道:“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张平摇头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警察厅第一次行动失败,就是你送的情报吧?”万群问道。

    “不是余惊鹊吗?”张平皱着眉头,好像自己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一样。

    “第二次是余惊鹊,但是余惊鹊说你是同党,第一次是你。”万群的这句话,让余惊鹊在牢房之中,立马紧张起来。

    余惊鹊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没有。

    他一次都没有,他不曾出卖过张平,他没有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

    不能信,千万不能信。

    余惊鹊心里祈祷,让张平不要相信万群的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万群不知道余惊鹊和张平有关系,可是万群现在,就是这样说了。

    可怕。

    余惊鹊不知道是万群自己要这样说的,还是警察厅特务科的科长,要求万群这样说。

    不管是谁,都太过可怕,将两个没有联系的人,联系在一起。

    说出的话,让人毛骨悚然。

    不能信……

    余惊鹊不敢开口,他只要开口提醒,今天他和张平,必死无疑。

    其实万群的话,一瞬间直击张平的内心,让张平有瞬间的吃惊。

    余惊鹊说他们是同党?

    张平看着面前的万群,他摇头说道:“余惊鹊是地下党,但是我不是,他诬陷我。”

    “他诬陷你?”万群问道。

    张平说道:“万股长,你想一想,只有余惊鹊一个人离开过警署会议室,不是他是谁?”

    听到张平的话,余惊鹊松了一口气,他不觉得张平是在害自己,他知道张平是在保护自己。

    确实,张平在保护余惊鹊。

    张平已经想明白。

    他心里知道,余惊鹊一定不会出卖他,余惊鹊也没有暴露,如果余惊鹊暴露,组织怎么可能躲过第二次警察厅特务科的行动?

    这样推理,张平就知道万群说的一定是假话,只是这个假话,太像真话。

    但是欺骗不了张平,这就是张平对余惊鹊的信任,就如同在雪狐面前说的话一样,张平敢信任余惊鹊。

    万群既然说假话,余惊鹊没有出卖自己,为什么他们会抓到自己?

    张平心里思索了一下,只有一个可能,自己已经暴露。

    在他自己暴露的情况下,张平唯一想要做的,就是保护余惊鹊。

    如今的张平,越是将什么事情都推到余惊鹊头上,余惊鹊反而会越安全。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警察厅的刑具你看到了,想要试一试吗?”万群厉声问道。

    “你们应该审讯余惊鹊,而不是审讯我。”张平依然在狡辩。

    就在万群准备用刑的时候,蔡坤从警署赶过来。

    “万股长,这地下党抓到了,万股长居功至伟,可要在科长面前,多美言两句。”蔡坤其实在乎的不是警察厅特务科的科长,因为这科长,也不管他们警署。

    他们警署是归警察厅的厅长管,特务科同样归厅长管。

    只是警署出了一个地下党,蔡坤有失职之嫌,好在现在揪了出来。

    让万群美言两句,也是不想他们特务科在厅长面前,乱说什么。

    万群自然明白蔡坤的意思,蔡坤开口第一句话,就将这个功劳都给了他,他也知道投桃报李。

    “蔡署长放心,地下党发展下线,数不胜数,什么职位什么机构都有。”

    “警署的地下党,没有大作为就被我们揪出来,可喜可贺。”

    万群的这句话,也算是回答蔡坤,放心吧,我知道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