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惊雷
[惊雷]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木栋梁
其他
类型
只爱煞英雄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木栋梁

    天时地利人和。

    缺一不可。

    现在蔡望津,三者全缺。

    没有天时,没有地利,没有人和。

    什么都没有。

    一个阶下囚,你就算是想的再明白,看破一切迷雾也没有用了,因为没有人相信。

    余惊鹊知道,现在蔡望津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痛苦的根源在于,没有人相信他,可是他却知道了真相。

    这种真相没有人相信的感受,说句实话,是非常难受的。

    就好像你没有杀人,但是人人都说你杀了人,你是罪魁祸首,大家要将你绳之以法的感觉一样。

    但是蔡望津却没有表现出来。

    是的,哪怕是如此痛苦之下,蔡望津的表现也很正常。

    因为蔡望津明白,自己疯疯癫癫,哭哭闹闹,甚至是以死明志,能如何?

    除了让自己走的不体面,让羽生次郎觉得自己有问题,心烦自己,或许想要早日除掉自己之外,是一点也没有用的。

    所以蔡望津不吵不闹。

    他只是死不承认罢了。

    离开宪兵队,回到家中,余惊鹊将蔡望津抛在脑后。

    余惊鹊承认,蔡望津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敌人,是的,蔡望津哪怕是出色,也只是一个敌人罢了。

    因为蔡望津的选择错了。

    以为叫满洲国,以为有新京,以为有皇帝,就可以让他们说服自己的内心,自己不是卖国贼,但是其实就是。

    满洲国很多人都是这样说服自己的,说自己不是卖国贼。

    皇帝还在呢,是皇帝和日本人合作的,他们自然要听了。

    但是这样的自欺欺人,到头来也不过就是镜花水月罢了。

    没有自主的满洲国是国吗?

    傀儡皇帝,也算是皇帝吗?

    政权都是傀儡,又何须再说其他的东西。

    好好吃了顿饭,余惊鹊躺在床上。

    季攸宁忙完之后过来,看着余惊鹊说道:“怎么了?”

    季攸宁看的出来,余惊鹊今天的兴致不高。

    余惊鹊没有说牢房里面,蔡望津的问题,因为蔡望津反应不反应过来,都不重要了。

    羽生次郎是不会信的。

    羽生次郎刚刚让余惊鹊做科长,又怎么可能相信蔡望津如今的话。

    蔡望津的罪名,可比余惊鹊大的多。

    余惊鹊翻身,侧身看着季攸宁,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事情忙完了,想要找个机会,去看看木栋梁。”

    木栋梁上一次出事,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余惊鹊一次都没有去看过。

    一是因为不方便,二是因为余惊鹊这里的事情也很着急。

    薛家的事情不解决,就是薛家小姐的事情不解决,薛家小姐的事情不解决,岂不是就是木栋梁的事情没有解决。

    现在尘埃落定,余惊鹊想要去看看,蔡望津说木栋梁受伤了,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那你可要小心,注意安全,日本人可是都在找呢。”季攸宁提醒了一句说道。

    日本人并没有放弃找这些人。

    因为日本人知道,他们现在出不去,地下党的渠道线路已经被他们破坏了,他们知道地下党现在就是困兽之斗。

    至于你说,在冰城之外,直接放出木栋梁等人离开的消息,日本人是不会信的。

    没有见到人,只是放出消息,日本人怎么可能相信你。

    所以现在木栋梁等人的安全确实是受到了考验。

    余惊鹊说道:“我会小心的,看看木栋梁,顺便问问组织的情况,看看组织到底打算怎么办。”

    说完这件事情,两人就休息了。

    第二天余惊鹊在特务科忙完科里的工作,就跑去找陈溪桥。

    余惊鹊现在有车了,但是他没有开车。

    因为开车目标太大。

    是警员开车将余惊鹊送到家,晚上余惊鹊从家里离开的。

    余默笙不在家,有应酬,余惊鹊有季攸宁打掩护,出门很容易。

    乔装打扮是最基本的,余惊鹊自然也会了。

    在路上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余惊鹊找到陈溪桥。

    上一次余惊鹊和陈溪桥见面,说的还是拉蔡望津下马的事情,现在再见面,余惊鹊已经是成功了。

    虽然中间时间很长,但是效果不错。

    陈溪桥见到余惊鹊,自然也是高兴。

    余惊鹊汇报了一些这些天的情况,让陈溪桥放心。

    之后余惊鹊问道:“木栋梁呢,我能看看吗?”

    听到余惊鹊提起来木栋梁,陈溪桥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之前余惊鹊心里事情很多,提起来木栋梁,陈溪桥脸色有变化,余惊鹊都没有放在心里。

    可是这一次,事情都忙完了,余惊鹊的观察自然也就更加细致。

    看到陈溪桥如此反应,余惊鹊急忙问道:“是不是木栋梁死了?”

    “不是。”陈溪桥急忙说道。

    “不是,你这是干什么,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之前是骗我的。”余惊鹊松了口气说道。

    又不是死了,陈溪桥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余惊鹊还以为是陈溪桥为了让自己好好工作,不要分神,故意骗自己呢。

    陈溪桥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说道:“既然你想要见,就见一面吧,距离不远,但是薛家小姐也在,我帮你支开她。”

    木栋梁躲藏的地方,距离陈溪桥不远,也是方便照顾。

    平房区出来的病人,和木栋梁不是躲藏在一起,毕竟理性的说,这个病人更加重要,所以保护也要上一个档次。

    薛家小姐和木栋梁在一起,余惊鹊自然是不方便见薛家小姐,因为两人现在算是有血海深仇。

    如果见面了,余惊鹊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薛家小姐。

    “方便吗?”

    “不方面就算了。”余惊鹊有点担心看到薛家小姐,他其实是有点怕的。

    陈溪桥说道:“方便的。”

    听到陈溪桥说方便,余惊鹊就没有再说话。

    “地址给你,我先过去,你等半个小时之后过来。”陈溪桥出门前,将地址给了余惊鹊。

    余惊鹊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行,你先去吧,我半个小时之后过来。”

    “没有街接头暗号,你来了直接敲门就行了。”陈溪桥说完就走了。

    这种见面,不需要接头暗号。

    陈溪桥走了之后,余惊鹊就安静的坐着。

    虽然刚才松了口气,但是从陈溪桥的脸色变化,余惊鹊也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

    刚才没有表现出来,其实也是因为心里害怕。

    半个小时,余惊鹊就坐着一动不动。

    等到半个小时一过,余惊鹊立马起身,他有点害怕见面,又想要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