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海贼之无上剑豪
[海贼之无上剑豪]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上门的经脉图
其他
类型
奈何安
作者
2018-10-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上门的经脉图

    如果日向一族一直咄咄相逼,让他生了怒火的话,那最后的结果,必然是灭门无疑,木叶也拦不住。

    但现在,日向把姿态摆得这么低,钟昊也没有发难的理由。

    既然承了自来也的情,那么对于他的老师三代,自然也不会摆脸色,又因为三代一直以来的善意举动,这时,钟昊表现得颇为和善,道:“既然火影开口,那这仇怨,就算是消了,只要他们不再来找我麻烦,我不会主动惹事。”

    日向日足闻言松了口气,其实他心中对钟昊是有怨气的,怨气来源于日向日诚,两人是堂兄弟,关系颇为亲近,突闻堂兄遭难,他心中怒火可见。

    但上任族长前,父亲给他呈明了厉害,加上他自己也不是冲动之人,当即压下怒火。恰逢三代做和事佬,他便顺势前来,缓和关系。

    其目的,一方面自然是日向一族拿钟昊没办法,另一方面,依然是为了剃和月步。在他们的调查后的判断中,钟昊的脾性吃软不吃硬,你对他强硬,他能比你更强硬,但若对他报有善意,那他也会不吝回报。

    这就是日向日足此行的原因。

    听到钟昊愿意消弭矛盾,日向日足趁热打铁,开口道:“日足仰慕阁下超强体术,愿遣族中最天才族人,拜阁下为师,为此,日向家愿意……”

    三代眉头一皱,暗骂:“这小子,太年轻,太不沉稳,太冲动了,矛盾方释,就打起人家秘术的主意来,这是想把矛盾重新立起吗?”

    不等日向日足说完,钟昊断呵道:“我修行的路子和日向家不合,这事就不用再说了。”

    “呃……”

    日向日足豁然惊醒,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在下唐突了,实在抱歉。”

    不怪他心急,事关家族短板,事关家族利益,他不得不紧张。

    看到钟昊脸上隐隐显露的不悦,日向日足咬咬牙,脸上露出一抹肉痛的表情,掏出一份卷轴,用双手递了过去,道:“为表歉意,这份人体经脉图,请阁下收下。”

    三代骤然一惊,心想:“日向家这是下血本了。”

    人体经脉图在忍者中非常普遍,忍者学校都能学到,但那都是普通货色。若论全忍界对经脉最为了解的,宇智波家排第二,只有日向一族敢认第一,在他们的白眼下,再细小的经脉都能被他们发现,可以说,对经脉最了解的就是他们。

    创造忍术或学习忍术,不是光学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就能完成的,还得对人体经脉有足够多的了解,对查克拉在经脉内流淌的路线有极高的认知,才能做到。

    螺旋丸这种忍术也不例外,只是相对简单很多。

    可见,日向日足掏出的这份人体经脉图,有多珍贵,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大多数S级忍术,连三代和大蛇丸都会为之心热。

    听到日向日足的话,钟昊眯了眯眼,心中多了分重视。他是没有查克拉,但也在谋划某种能量,他从戴那里得到八门遁甲,便是为储存这种能量做准备。如今这份人体经脉图送在面前,他自然心动,正好可以与八门遁甲相互印证。甚至得到能量后,也少不了与经脉打交道。

    钟昊问:“完整的?”

    日向日足肯定道:“这是经过日向家千年完善的秘本,绝对是全忍界最完整的。”

    听到这话,钟昊看他的眼神和善了许多,也不怕他说谎,接过卷轴道:“日向家的善意,我收下了。你可以带一名族人过来,我传他一式体术,但不为师徒。”

    日向日族大喜,他摆出谦卑姿态,他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不就是为了这个承诺吗?

    为免夜长梦多,刚要答应立刻带族人过来,可转念一想:“我和日差自然不可能跟一个十岁孩子学体术,但我们都已成婚,最多一两年孩子就会出生,不若把这个机会留下,无论我还是日差,谁的孩子先出生,都让他来学这式体术。虽说不为师徒,但好歹有一份传艺情分在,也未必不能……”

    想到这里,他当即开口道:“在下必然挑选族中最天才子弟,前来受艺。”

    他倒不担心钟昊会毁诺,强者自有强者的尊严,答应的事,无论如何也会完成。

    “随便你。”钟昊张开卷轴观看起来,随口说道:“我只教一人,只教一式,其他的,我不管。”

    “呵呵呵呵!”三代笑呵呵的开口道:“看到你们和睦,老头子我,心中也甚感宽慰。”

    “多谢火影大人。”日向日足开口道谢,谢他给日向一族解除“误会”的机会。

    三代眸光一闪,使了个眼色,笑道:“这是身为火影的职责所在。”

    日向日足看出他的意思,告辞道:“既然误会已经解除,那在下也不再打扰,告辞。”

    看在经脉图的面子上,钟昊起身将日向日足送到院门口。而后看向三代,他还没走,自然是有事。

    三代郑重道:“砂隐决战时发生的事,自来也都和我汇报过了,老头子在此感谢你的提醒,让为木叶流血牺牲的伤兵,还有冒死赶往前线,救治伤者的医疗忍者,没有死在砂忍的奇袭之中。”

    “再次感谢你抵挡守鹤,让这场战争得到胜利,解除木叶危机。”

    钟昊耸耸肩,道:“这些自来也已经回报过了,你不需要再次感谢。”

    三代沉吟一下,又说道:“你的力量我大致清楚,迥异于忍者力量,忍者对你一无所知,所以往往措手不及,落入下风。同样的,你对忍者的力量了解也不深,这次来,除了感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让你了解忍者的力量,以免日后因情报不足,而着了道。”

    “哦?”

    钟昊有些意外,心中略一思索,便知道这是三代的第三次善意,他是来送人情的,这个事情对自己也有利,而且颇为迫切,遂开口道:“我倒还真有这个想法,麻烦你了。”

    三代会心一笑,知道钟昊是接受了自己的善意,呵呵笑了两声,道:“老头子自认对五系忍术了解颇深,由老头子亲自来演练吧。”

    钟昊点头答应,两人来到当初那个训练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