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修仙归来当奶爸
[修仙归来当奶爸]

321 天门的正确打开方式(已修改)
都市
类型
西窗白
作者
2019-06-0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321 天门的正确打开方式(已修改)

    大世界。

    天都。

    太清圣主。

    虽然白虹刻意隐瞒了很多重要的信息,但却并不妨碍陈曦进行合理的分析。

    于是,他在将自己已知的信息串联在一起,心中顿时就浮现了一条清晰的脉络……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地球原本也是一个类似于天璇的修炼圣地。

    但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地球的天地灵气却突然衰竭了,上古时代的修仙者为了生存延续,在太清圣祖的带领下,进入了大世界。

    所谓天门,其实也就是连接两界的通道。

    太清圣主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开启了通往大世界的天门,随后便在地球留下了五座圣殿,并以此来维持两界之间的联系。

    上古修仙者们虽然离开了,但他们却在地球留下了一些残缺不全的传承。

    于是,留在地球上的普通人便根据这些传承演化出了各式各样的修行方式,诸如:方士、武者、阴阳师等。

    但很可惜的是……

    地球的修炼环境如此恶劣,再加上传承不完整的缘故,所以天人境就成为了地球修行者们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这个时候,这帮被困在地球的天人们自然就会像他们的先祖那样,开始想法设法的寻找继续突破的方式。

    再后来……

    他们应该也找到了某种能够沟通大世界的方法,所以这世上就有了许多关于天门的传说。

    天门一开,即可白日飞升。

    但他们并不知道,天门的开启其实并不受上古修仙者们控制。

    太清圣祖当年也是集合了所有人的力量,才强行开辟出一条通往大世界的通道,如今又岂会为了一两个天人境的后辈单独再开一次?

    而天门之所以很难开启,主要还是因为两界的灵气差距太大。

    这里可以打个比方……

    如果把大世界比作一个密封的高压锅,那么天门便是锅盖。

    因为大世界里的灵气浓度远远高于地球,所以天门两头形成了强烈的压力差。

    面对如此强大的压力,如果想用暴力直接掀开锅盖,就相对于要以一人之力承受整个大世界的灵气冲击……

    这种情况别说是洞虚了,估计就是仙帝来了也够呛。

    暴力开启不可行,自然就需要通过一些巧妙的手段,比如:

    通过排气孔排出一部分气体,降低高压锅里的气压,等到锅里的压力和锅外相差不大的时候,自然就可以轻松打开锅盖了。

    不过,大世界终究不是高压锅,天门上面也没有排气孔,所以只能使用第二种方法。

    那就是……

    通过提高外界的气压,让两界的气压值达到一致,然后就可以轻松的打开锅盖了。

    说起来很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是格外困难。

    毕竟,如果地球的灵气能够达到大世界的程度,上古修仙者们又何必背井离乡,躲到大世界里去呢?

    因此,每当天门开启的时候,其实就是地球灵气开始复苏的时候。

    ……

    想到这里,陈曦也算是彻底明白了玄女的作用。

    大世界通过上古凶兽的神魂来定位地球,同样的,地球上的修行者自然也要用同样的方式去定位大世界。

    随着灵气的衰竭,地球早已没有上古凶兽,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玄女的阴魂来维系两界之间的联系。

    没有人知道天门什么时候会开启,所以玄女也换了一代又一代,直到秦若盈、秦妤卿这一代……

    玄女。

    一想到这个词,陈曦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凌厉了许多。

    毕竟,这可是关乎盈盈神魂的重要问题……

    他已经替盈盈的阴魂找回了阴魂,顺便也收拾了村子里那几个老不死的东西,应该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吧。

    陈曦认真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都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于是便再次开口问道:“对了,你知道玄女是做什么的吗?”

    “玄女?”

    玄女本来就不是大世界的产物,对此,白虹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便十分干脆的反问道:“你是指……司命玄女?”

    “司命玄女?”

    陈曦将这个词语念叨了一遍后,这才略显犹豫的回答道:“嗯……应该是吧……”

    “除了司命玄女以外,我并没有听说过类似的称呼……如果你想问的就是司命玄女,那么很抱歉,我也不是很了解……”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陈曦满意,于是,他立刻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你们从大世界过来,难道不需要通过玄女来感知地球所在的位置?”

    “嗯?我们有晷曜圣殿,为什么还要司命玄女呢?”

    听到白虹这番理所当然的回答后,陈曦顿时就愣了一下。

    对啊,大世界里的上古修仙者既然用上古凶兽的神魂来维系两界坐标,又为何还要玄女的阴魂来引导呢?

    陈曦盯着白虹看了好一会儿。

    忽然,他像是想到的什么一样。

    身影一晃,整个人就凭空出现在白虹面前。

    “既然司命玄女和晷曜圣殿有着同样的作用,那就说明……”

    “前者只是后者的替代品……”

    “你刚才也说过,晷曜圣殿自古以来都被天都所掌控……”

    “即使我不小心毁掉了晷曜圣殿,那也应该还剩下四座具有同样作用的圣殿……”

    “所以,我就想请你告诉我……”

    “司命玄女……”

    “又是被谁所掌控呢?”

    陈曦悬浮在空中,距离白虹最多不过两米远。

    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白虹,而白虹也从他眼里看到了几分凝重的感觉。

    陈曦可不傻。

    现在之所以出现了这种看似矛盾的问题,显然是因为白虹隐瞒了一些可能涉及到司命玄女的信息。

    对于天都、甚至乃至整个大世界,陈曦都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在了解,所以才没有去深究白虹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假。

    然而……

    当这些问题开始涉及到秦若盈以后,陈曦自然就要换一种方式去和白虹交流了。

    虽然白虹跟陈曦并没有打过多少次照面,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陈曦如此凝重的样子,所以便十分明智的闭上了嘴,准备想好了再回答。

    因为他也知道,如果自己再敷衍下去的话,他们俩可能就再也没办法这么愉快的聊下去了。

    好好想,想好了再回答。

    陈曦给了白虹足够思考的时间。

    于是,白虹沉默了一会儿后,这才缓缓的说出了两个字。

    “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