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第1139章 他在等她的回应【4000字】
其他
类型
秦舞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139章 他在等她的回应【4000字】

    一千多万,而且是那么短的时间内赚出来的,哪怕扣除宋衍生给她的本金,也赚了几百万。

    时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成为T市首富的了,这个男人,简直太可怕!

    从证券交易所回来,时暖还有些晕晕乎乎,先前发生的一切,都觉得那是在做梦。

    甚至车门已经被宋衍生拉开了,她还怔怔的不知道上车。

    最后是宋衍生说了句:“需要我抱着你上车么?我的暖?”

    时暖愣了下,跟着红着脸上了车。

    宋衍生低眉浅笑,小丫头这么多年一直在积蓄力量,想要找到机会扳倒李桂蓉母女,夺去时氏。

    但说到底她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许多方面,还需要历练。

    无妨,以后她有他陪着,不管出现什么大风大浪,她都会一直陪伴她,不离不弃,直至生命的尽头。

    诸如十年前的悲剧,他一定不会允许它再次上演。

    离开证券交易所,宋衍生便带着时暖前往医院,他并不确定温碧月有没有醒来,但路上,却接到了国内的来电。

    电话是桐姨打来,说是老太太半夜不知道做了什么梦醒来,脸色非常不好。

    之后桐姨去给老太太倒水,没想到离开一小会儿的功夫,发现老太太已经晕倒在地。

    现在人已经送往医院,具体怎么回事还不清楚。

    宋衍生听罢皱眉,让桐姨立马打电话给屈长风,桐姨说早就打了,屈医生夫妇都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时暖在旁边听闻,也是很着急,但是眼下他们在国外,也没办法马上回去。

    不过在她心中,余瑶是个遇见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的人,只是做了一个梦,就让她有那么大的反应,可见这个梦,非同一般。

    时暖陡然想起上次见屈玉琢,屈玉琢跟自己说的那句话。

    那段他繁复梦到的场景,或许是曾经被她遗忘的某一段记忆。

    可是她之后想了很久,都记不得自己曾经有过这样一段记忆。

    所谓遗忘,真的足够彻底!

    这边,宋衍生继续跟桐姨打电话,让桐姨随时跟他电话联系,务必将余瑶的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他。

    桐姨一一应允,这才挂了电话。

    时暖看着坐在旁边眉头紧皱,脸色阴沉的宋衍生,想要安慰几句,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宋衍生是个很孝顺的人,她早有感觉,余瑶昏倒,他必然是非常担心的。

    而温碧月这边还没得到她醒来的消息,也是让他挂心的。

    最终,时暖只是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宋衍生的手。

    男人的手掌温热有力量,手心有薄薄的汗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很力量。

    时暖扣紧了他的手,什么话都没说,但宋衍生懂。

    因为他,回握了她的手,两个人十指紧扣,密不可分。

    两个人快要到医院时,宋衍生的手机再次响起来,他连忙拿起电话。

    看了一眼,电话不是桐姨打来,而是赛丽秘书打来。

    她告诉宋衍生,就在刚才,温碧月醒来了。

    不过她也说,温碧月现在很虚弱,医生不建议暂时性太多人探望,所以宋衍生可以选择明天再过来。

    宋衍生这边眉头皱了下,然后点头,说:“好!”

    言毕,立马让司机掉头,往来时的路开去。

    时暖看向宋衍生,薄唇动了下,还是道:“那个……我们现在不回国么?”

    宋衍生抿唇,说:“我相信,妈会没事……”

    这么多年,太多的大风大浪,余瑶都不曾怯懦过半分,他的母亲,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时暖“恩”了一声,她也相信,余瑶不会有事!

    果然,两个人在回别墅的路上,宋衍生再次接到了国内的电话。

    而且这一次,不是桐姨打来,而是余瑶亲自打来。

    余瑶说自己没事,让宋衍生不要挂心,好好忙自己的事情。

    宋衍生问余瑶:“妈,你怎么会突然昏倒的?”

    余瑶那边顿了下,然后问:“阿煜,暖暖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宋衍生眉头皱了下,瞬间明白,暖暖在旁边,母亲是不方便多说的。

    于是她道:“妈,您好好休息,现在国内应该天还没亮,等天亮了,您身体好点儿,我再打电话给您!”

    余瑶那边应声,似乎又宽慰了宋衍生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时暖这边,也是很关心余瑶,忙问宋衍生余瑶的情况。

    宋衍生说:“没事,妈只是有些低血糖,加上被噩梦吓到了,才如此,没有大碍!”

    时暖松口气:“那就好!”

    宋衍生看了一眼时暖,然后问:“暖暖似乎也经常被梦吓到,不知道暖暖那时候,都,梦到了一些什么?”

    时暖愣了下,跟着咬唇,说:“没什么,就是……就是一个普通的噩梦罢了!”

    宋衍生轻笑,说:“其实我在过去的很多年,也经常做噩梦,我经常梦到自己被关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里,任由我大喊大叫,都没人理我,我也出不去……”

    时暖诧异看向宋衍生。

    宋衍生继续道:“后来玉琢给我分析,说我是内心压抑的太久了,找不到空间去释放,他说我需要解脱自我,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说那样活着,会很累……”

    时暖眼波轻闪,然后问:“那二叔现在……算是解脱了自我么?”

    宋衍生摇头:“也不算,因为我还并没有得到我最想要的东西,也还有许多未竟的事情需要做,最最棘手的,我还没能让暖暖做到完全依赖于我,有想要跟我厮守终生,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更改任何的决心……”

    时暖垂下眸子,瞬间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后,才说:“万事总有个过程……”

    爱上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瞬间,但是真正让这份爱持久的东西,并不是那短暂的心动。

    而是了解和懂得。

    时暖自认为自己还做不到了解和懂得宋衍生,所以关于那厮守终生的约定,她不敢轻易许诺。

    很快到了住处,姚子望在SN还没有回来,今天出去忙活了大半天,宋衍生让时暖去休息,他需要去打一个电话。

    华尔街的见闻,让时暖心情复杂,此时此刻,她的确需要泡个澡,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另外她今天靠着宋衍生赚来的几百万,她该怎么利用,也是一个问题。

    时暖这边去洗澡,宋衍生则是去了书房,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国内的顾峥。

    先前在证券交易所出来时,顾峥来过一个电话,但那时候时暖在,有些事情,宋衍生不想牵扯进时暖,所以并没有接。

    电话很快接通,顾峥“喂”了一声,宋衍生便问:“查到了么?”

    顾峥应了一声,说:“三日前,颜柯的确乘坐一个航班去了美国,而且就在美国时间的今天上午八点多,他已经搭乘航班回国了……也就是说,他现在也许已经回到了国内!”

    顾峥道:“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让我查颜柯的原因了么?听说你现在去了美国,你是不是怀疑颜柯这次去美国,和阿庆被钟晋南绑架,有关系?”

    宋衍生说:“不是怀疑,我觉得十之八九,但眼下我还有个情况需要证明,证明了这点,我大概就知道一切怎么回事了!”

    顾峥那边微顿,这才道:“你这次去美国,不是因为你的那个朋友,温总,受了伤么?我也让我美国那边的朋友了解了下,似乎是枪击,而且时间……怎么说呢,很接近颜柯去美国的时间……”

    顾峥问:“阿煜,你是不是觉得温总的枪伤,是颜柯做的?”

    宋衍生笑:“看来你是等不及想知道的我的猜测了……”

    “不是我等不及,而是我觉得,你想去验证的东西,我也有办法可以去验证,所以我现在,更想听听你的猜测……”

    顾峥现在所做的事情,多是一些不见光的,认识的人也是五花八门。

    有些时候,他想查到一些东西,的确很容易,哪怕他人在国内,也是一样。

    宋衍生叹了口气,然后道:“好吧,首先告诉你的是,这次温总遭遇枪击,的确是颜柯做的,而且……还是他亲口承认的!”

    “亲口承认?”顾峥不大相信:“颜柯怎么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我不大信!”

    “我也不大信,可是真实情况的确如此,这一点,温总现在的男朋友,廖清河,可以作为人证!”

    又说:“廖清河我只见过一次面,不算熟悉,可我能够感觉到,他并不是说谎的人!”

    顾峥那边沉默,过了一会儿后,才道:“那么,说说你的猜测……”

    宋衍生道:“我怀疑,颜柯是故意暴露身份的,因为他的任务失败了……有个细节你大概不知道,就是颜柯本想枪击的是廖清河,是温姐为他挡了一枪……”

    “你的意思是,颜柯这次的目标,其实是廖清河?”

    “不……”宋衍生再次摇头,说:“他这次的目标,其实是我……”

    顾峥更是不明白了:“阿煜,你在说什么,颜柯的目标怎么可能是你?哪怕是钟晋南的吩咐,颜柯也不可能对你动手……”

    宋衍生笑了下,说:“是啊,所以我说是我,也不大准确,准确的是,温姐在国内对TK集团的投资……换言之,有人想要转移温姐注意力,搞垮我的项目!”

    “可是这跟钟晋南似乎没什么关系……”顾峥那边似乎想起了什么,忙问:“你的意思是……宋忠明?”

    宋衍生继续笑,说:“除了他,还能是谁?前段时间,因为丽水项目,宋氏和时氏的股票都在疯长,现在TK有了新项目,水涨船高是正常,但T市就那么大,炒股的股民也只有那么多,TK集团股票的暴涨,就意味着宋氏和时氏股票比例减少,时氏至少暂时不会胆子大到得罪我,宋氏可不一定,因为宋忠明怕我,非常怕我,怕我壮大,怕我变强,怕我变得让他更加遥不可及,毕竟亏心事做多了,半夜总有点怕鬼敲门的!”

    顾峥那边凝眉,过了会儿后,才道:“你这么说,我可以理解,可如果宋忠明真的找了钟晋南帮忙,颜柯现在伤了温碧月,也不算任务失败,钟晋南又要绑走阿庆做什么?”

    “这就是我接下来需要去验证的事情,相信我,不会太久,也许明天上午,我就会有答案!”

    ……

    时暖泡了一个澡,换上一身清爽的衣服出来,心情,也算放松了不少。

    几百万,对她来说的确是大数目,但是比起时氏的百分之十股份,这几百万,其实并不算什么。

    证券交易所,这种地方她需要去适应,因为来,也许经常会去接触。

    就像宋衍生说的,习惯了,也就好了。

    时暖站在窗前,望着窗外夕阳渐晚,深深呼出一口气。

    背后有开门声响起,她怔了下,跟着转身,然后便看到了也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装的宋衍生。

    她的眼眸闪了下,站在那里没说话,只是对着他淡淡的一笑。

    那个笑,怎么说?温暖含蓄,就像一阵清风,轻轻拂在宋衍生的脸上。

    在那一刻,他心潮起伏,难以制止。

    他也觉得,那一刻的时暖,是很美很美的。

    稀疏的阳光透过窗棂洒在她的身上,她应该刚洗过澡,头发有点濡湿,披散下来。

    小巧白皙的脸颊,黑葡萄似得眸子,眼波里像是藏着星辰大海,让人想要沉溺其中。

    尤其嘴角的那抹笑,那是他内心温暖和芬芳的所在。

    他眼眸含笑的看着她,然后一步步的抬脚走向她,直至走到他的面前,一只手忽的捏起她精巧的下巴,热吻随即落下。

    很突然,时暖有些没想到,但也就一瞬,她便闭上了眼睛。

    滚烫的气息在鼻息间环绕,他从一点点的浅吻,再到最后逐渐深入而缠绵,一切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那么顺其自然。

    他在挑逗,深入的同时,时不时的退回来,勾缠着她,引诱着她。

    他在等她的主动,等她的回应,犹如过去的很多年,和现在未来的很多年日月,他在等她,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