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第1303章 谁让我,不是你
其他
类型
秦舞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303章 谁让我,不是你

    宋衍生新婚妻子不忠一事,在T市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这件事情的轰炸程度比宋衍生公布婚讯,而且新婚妻子是自己侄儿未婚妻一事,还要爆炸。

    有人说豪门之间就是是非多,关系乱不说,婚姻和爱情都是可以拿来买卖的。

    还说宋衍生这样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至于会选择时暖?

    必定是时暖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迷惑住了宋衍生,才让宋衍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可是宋衍生的痴心到底是没有感动时暖,所以才有了如今的结局。

    也有人不同意,说时暖是许家老爷子的孙女,其母亲也是名媛闺秀出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之中,一定有什么蹊跷,毕竟宋衍生作为商人,对手还是挺多的!

    可有人就反问了,在T市,谁敢得罪宋衍生?

    是了,在T市,几乎没人敢得罪宋衍生,尤其是,时暖去见沈醉应是自发性行为,没人能够逼迫她。

    当初沈醉多次高调示爱时暖,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就算时暖不是那样的人,可到底年轻,偶尔情难自控也是有的。

    但理解的人毕竟还是少数,多数的人,毕竟时暖嫁的人是T市所有女人心中的一个梦,是人人望之莫及的宋衍生。

    这就注定了,她会成为众矢之的,被人嫉恨。

    殴小宁知道后吓了一跳,在各大门户网站为时暖辩解说话,结果和网友们对骂了一天气的肚子疼。

    她哭着给何美穗打电话,说那群人太过分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

    何美穗只得叹气,让她暂时别管这个事,说宋衍生一定会解决这个事。

    殴小宁却是担心,说:“可是,这是跟沈醉有关的啊,网上的那些照片,他们都说不是PS的,暖暖跟沈醉,真的开房了,你说宋先生会不会生气然后……”

    “不会……”何美穗打断她,说:“不会,宋先生很喜欢暖暖,他会相信暖暖不会那么做,而且……而且,就算他不相信,哪怕是为了他和宋家的名声,他都一定会着手解决此事!”

    殴小宁道:“可我还是不相信暖暖会那样,那天我们在宋公馆,看到的画面明明那么温馨,那是我一直期待的感情啊,我还在等着宋先生和暖暖的婚礼呢,怎么一切就变成了这样呢……”

    殴小宁说着眼泪再次哗哗的往下掉,她说:“美穗,暖暖的命怎么那么苦,曾经经历了那么多还不够吗?现在好容易遇到宋先生,可以过点安稳幸福的日子,可是老天爷却还是不放过她,我想不通是为什么……真的想不通!”

    何美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想法跟殴小宁一样!

    她第一次见到时暖时,时暖已经是沈醉的女朋友。

    沈醉将她带到齐瑞松和宋以川的面前,很大方的握住时暖的手,说:“我女朋友,暖暖!”

    那时候她看着这个女孩,明眸皓齿,长相非常精致漂亮,属于一眼看过去就忍不住挪开眸子的类型。

    虽然看着有些清冷拘束,不善言辞,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就像半夜开放的昙花,让人想永远留住。

    没想到最后会跟她一起上了T大,还在一个专业一个宿舍,她知道这一切其实很高兴。

    只是那个时候,时暖已经跟沈醉分手了。

    大学四年,他们一起学习,生活,她对时暖的了解已经从“沈醉的女友”变得多种多样。

    时暖的确清冷骄傲,但内心很善良。

    她喜欢看书,模样安静,不怎么说话,也不太与人打交道。

    但她想认真对待的人,必定会拿出所有的真诚。

    她心里,时暖是值得结交一生的挚友。

    所以当初时暖跟宋以川订婚时,哪怕齐瑞松威胁说如果她不跟时暖决裂,他就跟她绝交,她都没有搭理。

    后来有一段时间,齐瑞松的确不怎么搭理她,她也不在意,反正两家邻居想见他了,敲个门,叔叔阿姨自然会给他开门。

    时间久了,齐瑞松态度也没那么坚决了,毕竟有时候他还需要她去在他父母面前帮他圆谎。

    何美穗心里很心痛,但此时此刻除了等待,等待宋衍生去解决,等待所有浪涛风平浪静,她什么都做不了,也没法做。

    ……

    宋家这边,宋衍生联合顾峥和警方正在集中力量的秘密寻找余瑶。

    没有公开,是怕打草惊蛇,毕竟钟晋南是个很狡猾的人。

    T市各大交通道口全部进行了盘查搜索,可是一天一夜过去,却毫无所获。

    但另外一个宋家,南山居那边,却一切都平静的很。

    宋青杨今天回到了南山居,心情不错,还特地买了一瓶红酒跟宋忠明喝了两口。

    宋忠明心情也是不错,虽然他不能将宋衍生怎么样,这次的事情对TK集团股票也没有太大影响。

    但是,能让宋衍生痛苦难堪的事情,他都喜闻乐见。

    中饭之后,宋忠明接到电话后外出,宋青杨无意中听到电话那端是个女人。

    母亲虽然去世,但毕竟还没过去多久,父亲那么快找女人,让宋青杨的心情多少有点不快。

    她本想说几句,可想想宋忠明毕竟是个男人,五十出头,又身在高位,无法做到自制也是正常的。

    这就是男人的通病,恶心至极!

    这让宋青杨更加想要得到宋衍生那样的男人,那么多年,痴情一人,不管得到或者得不到,从未移情他人。

    这才是爱情,这才是她想要的爱情。

    宋忠明离开之后,宋青杨也不想一个人留在南山居。

    她找到手机打算打个电话给沈酒儿,约她一起出去逛街。

    但电话还没拨出去,另外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来电话的人,是余都。

    她微微眯眼,缓了口气后接起电话:“喂?”

    余都问:“这件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宋青杨眼眸轻闪,装作不知情的文:“你说什么事情?什么跟我有关系?”

    “明知故问!”余都道:“宋小姐,别忘了我上次提醒你的话,我再问你一边,这件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宋青杨咬着牙,道:“你说的是时暖跟我二叔的事情吗?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没见过时暖,也没见过沈醉,更没联系过他们,跟我能有什么关系……”

    “可你见过纪香菱跟楚静云!”余都说:“那两个女人都不是善茬,而且是跟你一样希望时暖可以离开宋衍生的人,你利用你的身份去挑拨,但凡时机成熟,都是一挑一个准……不是么?”

    宋青杨笑:“就因为我见过她们你就怀疑我吗?还什么我挑拨……你觉得时暖是我们几个人挑拨一下就会乖乖去见沈醉的人么?而且时暖跟我们几个人的关系你应该了解一些……”

    “所以,你利用了你二奶奶余瑶……你利用了她,纪香菱野心有,人也够聪明,但是有时候太过自傲,以至于自负,加上她曾经对宋家有恩情,做事常常不计后果。楚静云倒是沉稳了不少,但她太爱宋衍生,爱到没了自我,若是得到机会,她会为了宋衍生不顾一切,等她冷静下来,发现事情不对想要回头,也会发现一切已晚,这两个人,可以说都很好利用,你跟她们相熟,应该比我更了解她们!”、

    宋青杨笑::“瞧你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亲耳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一样……但我再跟你说一遍,无凭无据,别乱说,有本事来点实际的才能让我心服口服!”

    余都握着手机的手指骨节收紧,他说:“宋小姐,我一直以为你是最危险的存在,所以牺牲自己将你放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你接触,我有同命相连的感觉,哪怕娶你非我自愿,我也想过若彼此都是被伤之人,组成一个家庭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但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我信错了你,也信错了我自己!”

    余都说完,不等宋青杨的回应,就挂断了电话。

    宋青杨拿着手机微微有些愣,刚才余都说的都是什么?

    以为她是最危险的存在?对谁危险?时暖么?

    他是为了保护时暖才娶了她?

    原来如此!

    宋青杨的心里当即升起一股子火气,狠狠将手机丢了出去!

    是,是她挑拨纪香菱和楚静云,跟她们授意这是余瑶的意思。

    是她想毁了时暖,毁了时暖跟宋衍生的婚姻。

    那又怎么样?都是她,那又怎么样?

    谁让你们一个个的心里只有时暖,时暖夺走了她弟弟,夺走了二叔,现在还夺走了她的丈夫……

    她就是想毁了她,又怎么样!

    又怎么样……

    宋青杨内心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若是时暖在她面前,她恨不能伸手掐死她!

    时暖,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都是你活该!

    谁让你那么讨厌,谁让他们都那么爱你……

    谁让我,不是你……

    ……

    姚子望带着时暖再次回到TK。

    但人还未到楼下,就看见不远处宋衍生的车子拐了一个弯,走了。

    姚子望愣了下,说:“宋总出来了,暖暖,你等会儿,我马上打电话给迟助理!”

    时暖没说话,只是手指紧紧的攥了下手中的检查报告。

    她很希望将这个报告给他看,很想亲口告诉她:“看,二叔,我还是完整的我,完整属于过你的我!”

    但是,没有机会,因为姚子望那边,并没有接通电话。

    对方,拒接了。

    姚子望再次打,还是拒接。

    姚子望皱着眉,不知道怎么跟时暖说。

    迟瑞不会拒接她的电话,若是拒接,那必定是车上另外一个人不让他接。

    为什么不让?答案显而易见。

    姚子望知晓时暖跟宋衍生都是骄傲之人,也知晓宋衍生若要放弃时暖,必定是自伤七分的决定。

    他现在不愿意联系她们,是怕自己会后悔吗?

    哪里在乎什么检查报告,他在乎的,是时暖啊,只是时暖啊!

    姚子望拿着手机,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做。

    时暖面色平静,但是心口,却闷疼的厉害。

    她深吸一口气,低低说了一句:“姚姐,你跟上去……”

    姚子望的车技不错,甚至比许多男司机都要好很多。

    但是跟迟瑞比,还是差了许多。

    她努力的追了,可最终还是被迟瑞甩开了很大一截,再这么下去,在开一会儿绝对就彻底甩开了。

    可她没有放弃,她也知道时暖也一定不想放弃。

    迟瑞在前面开的也是眉头紧锁,他说:“宋总,要不……你跟太太见一面吧,她必定是有什么事情找您!”

    宋衍生薄唇动了动。

    此前,迟瑞也问过一次,宋衍生给出的答案是继续开。

    而这次,宋衍生许久没说话。

    迟瑞大概明白了,他停下车子,将车子靠在了路边。

    姚子望很快追了上来,将车子也停了下来。

    迟瑞那边已经下车,这边车子,姚子望看向时暖。

    时暖看向前方,低低的说:“姚姐,你……在车里等我!”

    姚子望“恩”了一声,心里只希望,宋总可以将那份不舍释放出来。

    可以,不要那么狠的对时暖,对自己那么爱着的女孩!

    时暖走到了车前,迟瑞对她点了点头算是问好,然后拉开了后车座的门。

    之后他就转身走向后面姚子望的车子。

    时暖站在那里,她没看清车内的人,但却看到他的裤腿和鞋子。

    他果然在里面,可是刚才,他不想见到她。

    时暖的睫毛颤了颤,一股酸楚瞬间弥散在心脏。

    然后她弯身,上了车子。

    那边,迟瑞也上了姚子望的车子,姚子望看了他一眼,问:“宋总还好吗?”

    迟瑞摇头:“不好……”

    姚子望沉默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边,时暖坐上车子,拉上了车门,封闭的车厢内,只有她和宋衍生两个人。

    缓了口气,她轻轻喊了一声:“二叔,我……”

    “你有什么事,快点说,要求也可以提,我待会还有事……”

    时暖睫毛颤了颤,然后伸手将手中的检查报告递过去:“你看看……这是检查报告,上面……”

    话未说完,“啪——”的一声,检查报告的文件袋子,被宋衍生一手挥在了一边。

    ————本章405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