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第1302章 我是清白的
其他
类型
秦舞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302章 我是清白的

    宋衍生说要让屈玉州给他准备离婚协议,让迟瑞怔了下,他几乎不敢相信。

    宋衍生居然要跟时暖离婚,那么爱时暖的宋衍生,好不容易才得到时暖的宋衍生,要跟时暖离婚!

    有一瞬间,迟瑞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沉了一口气,问道:“宋总,您……您刚才说……”

    “我说,让玉州给我准备离婚协议,我要离婚,要离婚,听清楚了么?”

    宋衍生的声音放大,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一手扫开了手边桌子上的一打文件。

    文件散落一地,宋衍生扶着桌子站在那里,身子躬着,浑身颤抖。

    迟瑞忙上前,喊了一声:“宋总……”

    宋衍生抬起一只手制止他,说:“不要过来……你出去……”

    “宋总……”

    “我让你出去,你没听到?”

    迟瑞拧着眉,心里突然就很难过,他心疼宋衍生,非常的心疼。

    他非常清楚宋衍生对时暖的感情,也非常清楚放弃时暖的宋衍生,等于是要放弃自己的命。

    不,比那还要严重,时暖对宋衍生来说,那是比自己命还要珍贵的存在!

    所以为什么,为什么宋衍生要这么做……

    哪怕……哪怕外界流言蜚语,议论纷纷,但他明知道时暖是被陷害的啊!

    他明知道,时暖的人品不会明目张胆的做出这种事……

    难道是,因为沈醉?因为时暖离开暖居去找沈醉么?

    所以他不亲自去找时暖,而是让他去接,而他见到时暖,就是为了说一声放弃?

    迟瑞了解宋衍生的性格,既然他做出如此决定,想改变就很难,他没有再说什么,只得缓步离开房间。

    他觉得宋衍生需要静一静。

    ……

    时暖虚浮着脚步走进电梯,电梯里的镜面里,映出她的影子,单薄而孤单。

    是啊,她的身边没了宋衍生,她再次变成了一个人,她的确孤单,很孤单。

    她知道宋衍生离开她,是最好的决定,她也很想放宋衍生自由。

    可是……好疼啊,好疼啊,怎么办,她怎么办?

    没了宋衍生,她未来的人生要怎么办?

    她突然就站立不下去,她一下子跌坐在电梯里,奔溃的大哭起来。

    电梯一点点下降,每下降一点,时暖就觉得与他的距离增加了一点。

    他真的不要她了,他要离开她了。

    那个说要跟她一辈子的男人,要从她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的坠落下来,胸口如同被塞了棉花一般,难受的要死。

    不,那种感觉比死更难受。

    死了,就是解脱了,可是活着,才更受罪!

    电梯的门开了,时暖已经蹲坐在那里不动,她无知无觉,浑身都像是软了。

    站在电梯外的姚子望见状吓了一跳,忙跑进电梯拉住她,喊她:“太太,太太,你怎么了……”

    时暖抬起头,看向姚子望,空洞的眼眸里再次汇聚出一汪泪水。

    她说:“姚姐,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那个样子,让姚子望心疼不已,她一把将时暖揽进怀里,眼圈也是红了。

    她说:“别怕,暖暖……宋总不会不要你,他只是生气,他在生你的气,等他气消了,就会好的!”

    时暖在姚子望的怀里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他是真的不要我了,我知道,他是真的……”

    时暖说着,眼泪掉的更加厉害,姚子望的眼泪掉下来,瞬间不知道说什么。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着时暖,让时暖在她的怀里尽情的哭。

    哭了一会儿,时暖像是想起什么,问道:“姚姐,外面的那些新闻,你看到过吗?”

    姚子望咬着唇,说:“暖暖,你不用在意,宋总正在处理,这个风波很快就会过去的!”

    “不……”时暖说:“不会过去的,跟他有关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过去的!”

    姚子望深吸一口气,说:“暖暖,你要相信宋总……”

    “我一直都很相信他……”时暖道:“但是姚姐,我不相信我会做出那种事情……我一点感觉都没有,真的,我没有,我在见到沈醉之前,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姚姐,我是爱他的,我是爱宋衍生的,我的心,我的身体,都不会背叛她,我不相信……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一点都不相信!”

    姚子望道:“暖暖,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很大,你先冷静一点,宋总……宋总一定会将一切解决的,我现在送你回暖居,好吗?”

    时暖眼眸颤了颤,跟着道:“不,我不去暖居,姚姐,你送我去医院!”

    姚子望一怔,“暖暖?”

    时暖道:“姚姐,我知晓他要离开我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会做任何强求,但我……但我不能用这样的原因离开他,真的姚姐,我不能,我必须要证明我自己的清白,哪怕外界都那样认为,都认为我不忠不自爱,我都不在乎,只要他,只要他知道,我没有,没有做过,就够了!”

    时暖知晓自己这次伤害宋衍生很深,也猜出来宋衍生放弃自己,并不是宋衍生所说的原因。

    而是他无力再驾驭她跟她母亲之间的平衡,也对她,失去了信心。

    他很忌讳沈醉,她一直都知道。

    哪怕对廖清河这样几乎跟她交集不多的人他都如此吃味,更别说跟她在一起交往三年的沈醉。

    她无法抹掉这三年,也一直想平衡这其中的关系。

    可宋衍生太敏感了,而她又那么希望宋衍生可以相信她。

    两个人就这么背道而驰了,她就那么不经意的伤害了。

    宋衍生说得对,她这次的确不该去见沈醉,明知道余瑶让她去见沈醉,必定是有什么安排。

    她真的不该去,不能去。

    可为什么要去?她是希望让余瑶看清自己的态度,同时也不希望余瑶跟宋衍生的关系别再因为她,而变得更糟糕!

    她没想到最终的结果会变成这样,真的没有想到。

    她知晓,哪怕证明了自己清白,宋衍生还是会离开自己。

    无碍的,只要能让他心里好受一点,哪怕是一点,她也想去做,拼尽全力的去做。

    车里,时暖静静的坐在那里,眼里没了眼泪,但是脸上却又还未完全干掉的泪痕。

    姚子望一边开车,一边静静看着,心里的感受,无法形容。

    很快到了医院,时暖戴上了口罩,她抬起头看了一下天。

    雪花飞舞,风很凉,可她却不觉得冷。

    心里冷了,还在乎身体的冷么?

    两个人很快到了妇产科,姚子望有点人脉,十几分钟后,就将医院妇产科最有权威的主任医师带到了时暖的面前。

    对方看到时暖,轻微皱眉,她是看了新闻的。

    多少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个看着清纯漂亮的小女孩,又是许老爷子的外孙女,不该做出这样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看到她,真是瘦的让人心疼,她更加觉得,时暖不会那么做。

    姚子望简单介绍之后,将时暖交给了这位医生,跟着就出去了。

    时暖躺在床上,在助理护士的叮嘱下开始脱衣服接受检查。

    二十分钟。

    对时暖来说是很漫长的二十分钟。

    外面的姚子望等的焦急,室内的时暖也等的忧心。

    大概第十分钟,姚子望的手机响起来,打电话来的人是姚书宴。

    姚书宴问她现在在哪儿?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的!

    姚子望本想说不用,突然又想起什么,她说:“有一件事情,你或许可以帮忙,我记得你有一个公寓,一直没有去住过,可以借给我几天吗?”

    姚书宴点点头:“是,怎么了?你打算去住?”

    “不是我,是暖暖……宋总让我送她回暖居,但我觉得,她大概不会愿意回去,她需要清净一段时间,我觉得你那里,或许是个好去处!”

    姚书宴点点头:“恩,可以,我马上让人去收拾一下!”

    姚子望道:“那我先谢谢你了!”

    姚书宴笑:“跟我你客气什么,而且宋总对你照顾良多,时暖更是我的合作伙伴,这点小忙,真的不算什么……”

    旁边有个人路过,问姚子望某某医生的办公室怎么走,姚子望对医院环境还算熟悉,便简单指了下路。

    那人走后,姚子望重新接听电话,电话那端传来姚书宴诧异的声音:“你现在在医院?怎么了?身体不好么?”

    姚子望摇头:“不是……”

    顿了下,她说:“我是陪……暖暖来的!”

    姚书宴一怔,想了下,道:“刚才我听到什么妇产科刘主任……难不成时小姐是想……”

    “没错,暖暖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姚书宴凝眉,说:“可外面已经传成了那样,没人在意清白不清白了,这个世界,温暖很多,但是冷漠,更多……没用的!”

    “暖暖也知道没用,所以她只想证明给宋总一个人看!”

    姚书宴叹气:“那又如何?纵容她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她私自见了自己的前男友是事实,外面的流言满天飞也是事实,都已经无法阻止了……”

    姚子望笑:“你果然很像个商人,任何事情只想着有用没用,却不考虑别的,你觉得暖暖在乎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吗?不,她不在乎,若她在乎,只因为那些流言蜚语伤害了宋总,包括宋总,也是一样,若他在乎流言蜚语,当初就不会不顾一切娶了暖暖,这两个痴人,他们在乎的,都是对方,只是对方,即使他们决定彼此放过自己,也不是因为外界的那些原因……你根本不懂!”

    姚书宴那边顿了下,过了会儿才道:“所以,就因为我是这样的我,你再也不会给我机会了,对吧!”

    姚子望顿了下,说:“抱歉,我心里,已经有了别人,而你,也有了时娇娇这个未婚妻……所以以后,请你不要再说类似的话,免得彼此尴尬,哥哥!”

    姚书宴点点头,说:“恩,你说的对,是我不好……对不起,子望!”

    姚子望不想跟他说太多,只道:“先不说了,暖暖待会该出来了,你那边安排好了,记得打个电话给我,我一会先带暖暖去我那里!”

    姚书宴应了一声,姚子望也不再多说,很快挂了电话。

    姚子望又在外面等了几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时暖和那位主人站在门前。

    姚子望没说话,不敢说话,虽然心里很相信时暖,可她也怕自己无意中的语言,会伤害时暖!

    时暖看着她,脸色苍白的很,她的嘴唇动了动,轻轻喊了一声:“姚姐……”

    然后就上前一把抱住姚子望,在她的肩头哭泣起来。

    姚子望连忙抱住时暖,安慰道:“暖暖,你……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时暖没回答,站在时暖身后的主任回答了。

    她道:“她不太好,身体因为服用过迷~药,药劲未散,身体无力,虚弱,加上精神状态不好,现在更是需要多多休息……至于其他,检查结果表明:在过去二十四小时内,她没有过与人发生X关系的任何痕迹……换句话说,这位小姑娘,是清白的!”

    ……

    时暖跟姚子望离开医院时,姚子望问时暖,要不要马上回TK去找宋衍生,告诉他这一切。

    时暖犹豫了一下,到底是点点头。

    她此去,不为挽回,只想第一时间告诉她,她真的没有。

    但在那之前,还有一个人需要知道。

    所以在去TK集团的路上,她用姚子望手机拨了沈醉的电话。

    沈醉那边响了很久后,被人接起。

    时暖道:“沈醉,我刚才做过检查了,我没有……我们那天,什么都没发生,我们是清白的,沈醉,我们是清白的……”

    “啪——”的一声,电话那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机挂断了。

    时暖诧异,但也没有多想,她确定她将一切告诉了沈醉,也确定沈醉听到了。

    事实上,沈醉的确听到了,时暖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是清白的……

    可是他的记忆里,他明明有跟人发生过那种事的……痕迹。

    之前经纪人送他去医院,他在经纪人外出时,也私下找过医生帮他检查。

    医生的检查结果也表明,的确有过。

    可是时暖现在却跟她说没有,时暖是不会说谎的。

    刚才的那种语气,那么雀跃,那么开心,也不可能是说谎的。

    所以那天,跟他有过那种关系的人不是时暖……她是谁?!

    ————本站率414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