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第1267章 我希望,她能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
其他
类型
秦舞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267章 我希望,她能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

    宋衍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时暖也不知道。

    和宋衍生结婚以来,宋衍生对她很好很好,这种很好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不可能不感动。

    宋衍生外貌英俊逼人,气质温文尔雅,不管是工作上和生活上,都是个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男人。

    面对这样一个男人,没有女人会不自卑。

    是的,时暖自卑,一直不明白宋衍生喜欢自己的原因是什么。

    宋衍生小气,爱吃醋,占有欲强烈,这些都是她一直以来知道的。

    她并不怀疑宋衍生对自己的感情,只是觉得他在感情上有时候实在太过固执和霸道。

    以前,她照顾他,尽可能避险,不去与别的异性多作接触。

    也多次让宋衍生信任自己,可是无用,他还是那样,依旧是那样。

    这一次宋衍生突然发火,时暖已经不想再轻易妥协。

    他们是夫妻,是要相守一辈子的爱人,若是无法做到信任和理解,那未来的矛盾只会越来越大。

    她不想和宋衍生走到对面无言,两相生厌的地步,真的不想。

    这一晚,宋衍生在书房,时暖在卧室,两个人都是几乎一夜未眠。

    次天一早,时暖带着疲惫的起床,这日是周四,还是要上班的。

    洗漱之后准备下楼,没曾想一打开门,就看见卧室门口的宋衍生。

    宋衍生明显已经洗漱完毕,身上穿着一件家居的棉毛衣,脸上也有憔色,看得出来昨晚也是没睡好。

    时暖微微扭过头,没有说话。

    宋衍生薄唇动了下,说:“刚才慧姨上来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下楼吃饭吧!”

    时暖垂着眸,没有应声。

    她不知道宋衍生怎么想的,昨日两人算是吵了一架,且涉及原则问题,问题如今还没解决,宋衍生就能如此云淡风轻的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还是昨晚只是醉酒后的放纵?所谓酒后吐真言?

    时暖不说话,宋衍生伸手想去拉她,被时暖轻轻躲过。

    宋衍生像是叹了口气,昨日他的确有些冲动。

    虽然明知道沈醉已经放弃了时暖,但看到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的照片,他还是克制不住心里的恼火。

    或者,他在意的从来就不是沈醉,而是时暖心里的沈醉。

    都说初恋是最让人难忘的,而该死的是,沈醉就是时暖的初恋。

    宋衍生太在意这个了,太在意太在意了,他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在意,尤其醉酒之后,那种在意在酒精的催化下,更加深而重了。

    “昨天我喝了酒,脑子有点不清醒,我跟你道歉,我们现在下楼吃饭,可好?”

    宋衍生的语气之中带着歉意,但时暖还是没有理会他。

    无奈,宋衍生只有转身,好在时暖并未别扭,跟在宋衍生的后面出了门。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楼,让楼下打扫的慧姨很是诧异。

    要知道,以前,可都是先生拉着太太的手,不管走哪儿都拉着,那感情不是一般的话。

    如今这是怎么了?

    还有今日一早她上楼,竟是发现先生在书房,似乎在书房呆了一夜。

    那时候她还没有许多猜测,只以为先生昨夜处理公务忙碌,就在书房睡了。

    现在看来,倒是未必了。

    餐厅里,宋衍生和时暖端坐,慧姨在旁伺候两个人吃早餐。

    宋衍生目光温柔看向时暖,说:“今日厨房倒是用心,准备了几样中式小点心,暖暖可以尝尝,合不合胃口!”

    慧姨敛眉,这这些春卷,油条,分明是先生一早嘱咐厨房做的。

    看来先生这是要讨好这位小太太了。

    只可惜,这位小太太并不领情,她低垂着眉,继续吃着饭,像是没听到宋衍生的发。

    宋衍生也不恼,继续道:“不过我知晓,暖暖还是比较喜欢老宅的厨师做的中点,这样吧,这周末我们回老宅住上两天,可以让暖暖尝尝口鲜,也可以陪陪母亲!”

    时暖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

    宋衍生的确是个温柔体贴的丈夫,他想将一切归零,跟她重归于好。

    她知晓这是他在退让,但是若是未来再发生同样的情况,他们是不是还会像昨晚那样?

    她不喜欢昨晚的宋衍生,也不喜欢昨晚的自己!

    “慧姨,我记得昨日厨房不是买了小南瓜吗?为什么今天早上没有南瓜粥?”

    总不见时暖理自己,宋衍生便转而将气撒在了慧姨身上。

    慧姨有些懵,南瓜粥?这个先生一早问过,但她说今日没有南瓜,先生说多做几个中式小点心,也没说一定要南瓜粥吗?

    现在这是……

    慧姨看了一眼低眉吃饭的时暖,大概明白了,先生这是想将自己支走,顺便拿她来泄泄火。

    慧姨忙说:“对不起先生,可能厨房一时忘了,我先去看看,您跟太太继续用早餐……”

    慧姨点了点头离开餐厅,还很用心的关上了门。

    很快,餐厅只剩下宋衍生跟时暖两个人。

    宋衍生再次开口:“暖暖,昨日是我太冲动了,我现在正式跟你道歉,你别生气了,可好?”

    时暖睫毛轻颤,然后抬起头看向宋衍生,问:“那二叔可知道自己昨日冲动的根本原因?”

    宋衍生怔了下,一时之间没说话。

    时暖说:“二叔既然不知,那这个歉也不必道,因为我不会接受!”

    宋衍生叹了口气,说:“昨日,我不该恣意揣测暖暖,不相信暖暖,这是我的错,我道歉!”

    “那二叔现在道歉的意思是,未来会相信我,不会恣意揣测我?再发生同样的情况,不会再对我心生怀疑?”

    宋衍生再度无话,这样的承诺,他没法给,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自己能做到。

    时暖说:“二叔吃饭吧,待会还要上班呢!”

    一顿早餐,此后在静默中吃完。

    饭后,时暖上楼拿包,宋衍生则是换衣服。

    老张开车送两个人,路上两个人也是沉默不语,只在下车的时候,宋衍生说了句:“路上慢点!”

    时暖轻轻“恩”了一声,便关上了门。

    宋衍生坐在车里看着时暖离开的身影,频频叹息。

    老张忍不住安慰:“先生,太太聪颖,面冷心善,您对她好,她都知道,一些小别扭,您不必放在心上!”

    宋衍生薄唇动了动,说:“我知晓,她在生我的气,气我不信她,气我爱吃醋,太小气,我也知晓,两个人长久走下去,信任是关键,但我无法克制住我自己,哪怕她就在我身边,我若不抱紧,都觉得她随时会离开我!”

    老张皱眉:“先生,你是太在乎太太了,其实您真的不必如此,爱情世界里,需要的是收放自如,就像手中的沙,抓的越紧,反而流失的越快啊……”

    宋衍生轻笑,他说:“老张,你不懂,感情的世界里就是自私的。一如我有了暖暖,对楚静云跟纪香菱,都基本回避不见,算是无情。你该知道,她们各自陪伴了我七年人生,七年,不是七天,七个月……

    因为我知晓暖暖在我面前没有安全感,也无法相信有一个男人如此爱她,我只能尽量的,小心翼翼去保护她的心理感受,我希望,暖暖也可以一样,我希望,她能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我是不是太贪心了?老张?”

    老张皱着眉,过了会儿后,才说:“先生,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感情世界里从来就没有公平,总有一个人要退让,要包容,要理解。而且我觉得,您已经跟太太结了婚,她是您的妻子,您的确应该给予她充分的理解和信任。若您觉得自己做不到,不妨想想您当初执意要娶太太时的感受,或许,您会看开许多……”

    宋衍生眯了眯眼睛,心口像是瞬间涌动起一股热流。

    是啊,是啊,他怎么忘了这个,怎么会忘了这个?

    半年多以前,他以拯救者的身份出现,不管不顾所有的娶了时暖。

    跟时暖领证的那天,他真是高兴,太高兴了。

    哪怕那时候时暖依旧不情不愿,周围知晓他们事情的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感情。

    可他就是高兴。

    他觉得能够娶到时暖,已经是上天给他的莫大的恩赐。

    如今,他跟时暖已经成婚半年多,怎么这个感觉就变了?

    明明两个人的感情在升温,明明时暖已经慢慢开始接受她。

    她甚至答应要为他生一个孩子……

    这是多么好的结局,这是多么幸福的开始……

    可为什么,自己反而不满足了呢?他究竟在干什么!

    那一刻的宋衍生,真的很想扇自己两巴掌,他想马上去找暖暖,跟她道歉,跟她说对不起。

    而此时的时暖,已经进入了TK。

    他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但到底是没有。

    就算道歉,也应该当着时暖的面,在电话中,太没诚意了。

    ……

    老张的一句话,让身在迷雾中的宋衍生陡然清醒。

    从昨日就掩盖在心里的阴霾,也瞬间消除了大半,他想中午再打电话给时暖,带她吃饭,再跟她道歉。

    时暖这边,心情的确不大好,工作过程中,好几次出错。

    这是她以前从未有过的情况。

    沈醉当初离开时,她刚读大学,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的应对着一切。

    冷静的几乎不像是个失恋的人,可是现在,因为跟宋衍生置了气,她就心烦意乱,无心工作。

    她没想到吕楠楠会打电话给自己,并且要求给自己见一面。

    她知晓吕楠楠现在已经离开了时氏,她没有去阻止,更没有为吕楠楠求情,是她知晓,就算她这般做了,吕楠楠也丝毫不会感激。

    心结已经滋生,吕楠楠未来在时氏怕也没有更好的发展,既然如此,她离开,或许是一种好的选择。

    她跟吕楠楠约了中午一起吃饭,没打算去太远的地方,就是时氏附近的一家餐厅。

    临近中午,她手头的工作还是没能完成,这是很少出现的情况。

    邹荣知晓现在的时暖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心理上有点压力,也正常。

    她劝时暖:“不要放在心上,下午继续做也是一样的!”

    时暖点点头,知晓今天怕是要加班了。

    邹荣离开后,时暖看了下时间,刚打算继续工作,宋衍生居然打了电话过来。

    她犹豫了片刻,接了起来。

    宋衍生的声音传来:“在工作?”

    时暖“恩”了一声,没有别的话。

    宋衍生道:“中午我去接你,我们一块吃个饭吧!”

    时暖道:“怕是不行,我中午约了别人了!”

    宋衍生怔了下,问:“谁?”

    时暖没有隐瞒:“是楠楠,她现在虽然离开了时氏,但怎么说也是我曾同窗四年的室友同学……”

    话说道这里,宋衍生了然了。

    他点头:“可以,不过跟她接触,你还是留个心眼,她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时暖倒是没有想太多,吕楠楠也许做错了一些事情,但应该不至于像宋衍生想的那么坏。

    但她也理解,吕楠楠此前帮过沈醉,宋衍生对沈醉这般在意,对吕楠楠,自然也没有好印象。

    她应了一声,说:“我知晓!”

    电话挂断,时暖深吸一口气。

    她侧过头看向窗外,TK集团的高层建筑就在不远处。

    那个男人,就在顶层的某一个房间里。

    以前,她觉得这个距离如此之近。

    现在突然就觉得,挺远的,真的挺远的。

    中午,时暖到达某个餐厅时,吕楠楠已经到了。

    她再次变得不大一样了。

    做了新的发型,卷发,人也学会了打扮。

    而且,近视眼镜不见了,应该换了隐形的。

    上面穿了一件西装小褂,下面是裙子,脚伤踩着大概五厘米左右的粗跟皮鞋。

    和曾经她心里认为的那个吕楠楠,的确不一样了。

    吕楠楠对她打招呼:“暖暖,几天不见,你过得怎么样?”

    时暖说:“还好……”

    又说:“先点餐,我们边吃边说吧!”

    她下午还有工作要做,不想太耽误了时间。

    吕楠楠点点头:“当然可以!”

    她将菜单推到时暖的面前,声音淡淡的:“你点吧,这顿饭,我请你!”

    ————本章40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