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弑神之王
[弑神之王]

第56章 嚣张的陈长生
都市
类型
明月骄阳
作者
2019-11-1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56章 嚣张的陈长生

    周家拍卖行,豪华房间内,一个锦衣男子,端坐在红木椅上,手中正拿着那张纸,目光先是微微一动,而后灿若星辰,陡然爆射精光,震惊之色溢于言表,“果然好强的剑道!”



    此人,便是周家家主,拍卖行的背后老大,周朗。.



    周朗只是盯了那“剑”字两眼,便不得不移开目光,因为其中的剑道太深邃了,他一个气境强者,却也只能看出表面一二而已,想要再往里看,却是什么也看不透了,那深层次的剑道,根本不是他可以触摸的。



    “能写出此等至宝的,至少是圣境强者!”周朗凝声道,脸上有些忌惮,也有些激动。



    周元龙摸了摸胡须,对于周朗的判断深信不疑,“可整个大明国,圣境强者寥寥无几,能是谁在剑道上有如此造诣?”



    “也可能,是某个隐世的圣境强者吧!”周朗倒吸一口冷气,又问道:“来拍卖的,是什么人,什么修为?”



    对于一个潜藏的圣境强者,就算是周家,也要小心应付,因为人家一个手指头,就能随意灭他几十次!



    “是一个戴着面具的怪人,只有炼境修为,上次来拍卖过一颗凝气丹!”周元龙如实说道,“这至宝,虽不是此人所写,但他肯定和那位隐世强者关系匪浅!”



    周朗点了点头,“如此至宝,可不能怠慢!你去发布拍卖广诏令吧,三日后进行正式拍卖!”



    “是!”周元龙没有任何异议,拍卖广诏令这种东西,可是十几年没有出现过了,每次出现,要么是一件超级至宝,要么就是一把强大的灵器或器魂,其他凡物根本不可能发布拍卖广诏令。.



    所谓拍卖广诏令,便是周家延迟三天进行拍卖,而在这三天时间内,通知所有有能力购买的家族和富豪。



    能进行拍卖广诏的东西,自然是珍贵无比,就算一般的至宝,都没有这种资格。



    周元龙将拍卖广诏的事情向林易说清楚,林易也立即同意了下来,毕竟这不是坏事,而是拍卖行免费给他的拍卖品做宣传,到时候拍买者一多,价格肯定会更高。



    “先生,这三日,就请您先住在拍卖行,房间已经安排好了!”周元龙笑着说道。



    林易点头,看来只能先将傀儡放在这里三日了。



    傀儡不用吃不用喝,林易自然要传话出去,不准任何人打扰于他。



    林易的本体,盘坐在灵田中,又开始进行恐怖的修炼,两个时辰后,灵田中的灵气已经明显不足了,就好像用一根吸管喝水,根本难以满足牛饮的林易。



    效率还是不高,若是能找到更强大的灵田就好了!林易眼中一亮,那日他发现的湖泊,不就是一口大灵田么,灵气不知比这里浓郁多少倍!



    但这个想法,却很快被林易否决了,那可是陈霜霜的修炼之地,林易贸然闯入,简直是找死!



    林易摇了摇头,只能继续修炼,其他弟子纷纷走出灵田,并不是害怕林易,而是因为只要林易一出现在灵田,他们根本就吸纳不到任何灵气,林易的修炼方式,太霸道了!



    小院中,一道粉色身影的出现,为这破败的院子,注入了几分倩色和活力。.



    南宫婉拿起扫帚,一点一点细致地打扫着房间,她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小姐,干起粗活来倒是并不笨拙,很快就将房间扫的干干净净。



    南宫婉满意地拍了拍手掌,走到床边,轻轻皱眉,“换下来的衣服都臭了,也不知道洗一洗,这邋遢鬼!”



    林易整日与妖兽厮杀,身上难免沾上腥臭的兽血,这衣服也着实味道难闻,可林易专心修炼武道,哪里会在乎这些。



    南宫婉倒是勤奋,将林易换下的所有衣服都抱起,放在院中的木盆中,然后搬出去到河边清洗一下,如同一个乖巧的小女仆般。



    晌午,南宫婉累得腰酸背痛,终于将所有衣服洗好,拿回院子里晾晒,心里美滋滋的好似得了宝贝一般:林易哥哥若是看到,肯定会夸奖我,嘻嘻……



    沉重的脚步声,在门口响起,悄然走进一个黑衣男子,肃杀绝冷之气!



    陈长生!



    南宫婉听到脚步声,转头疑惑地抿了抿嘴唇,“师兄,你找谁?”



    她不认识陈长生,但感觉,面前这个男子绝对不好惹!



    陈长生嘴角划出一道诡异的笑意,冷冷扫了南宫婉一眼,“林易那个废物呢?让他滚出来!”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南宫婉顿时小脸一拧,反驳道:“林易哥哥不是废物,他是最厉害的天才!”



    “哦?天才?哈哈……”陈长生背着手,步步逼近南宫婉,“不过是击败了几个更废的废物而已,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天才了?”



    “反正比你厉害!”南宫婉一脸不服气,捏着小拳头愤愤道,别人骂她还可以忍受,但骂林易哥哥,绝对不行!



    “白痴!”陈长生冷笑一声,径直向屋内走去,“废人,给我滚出来!”



    “你不用找了,林易哥哥不在!”南宫婉大声喊道。



    陈长生转身又走了回来,看了看抱着木盆的南宫婉,漠笑道:“你就是那废物的小情人?姿色倒是不错,可惜眼光太差,居然看上一个废人,啧啧!”



    南宫婉嘴角一抖,也不客气地骂道:“本小姐喜欢谁,关你屁事,大混蛋!”



    “你说什么!”陈长生的脸色一青,眼眸中闪过一丝怒色,“一个小小外门弟子,居然敢对我不敬,大胆!”他在内门中也是佼佼者,绝对的核心弟子,身份不知比外门弟子尊贵了多少倍,怎容一个炼境二重的弟子轻视!



    陈长生这一声怒喝的确威势十足,吓得南宫婉浑身一抖,倒退两步,说起来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哪里被如此恐吓过!



    “告诉我,那废物在哪?”陈长生沉声问道,显然他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直接伸手抓住了南宫婉的手腕,而后一脚将南宫婉抱着的木盆踢飞,里面刚刚洗干净的衣服洒落一地。



    “我的衣服……”南宫婉激动地大呼,那可是她洗了一上午才洗干净的衣服啊,她双眼中也燃起两道怒火,狠狠瞪着陈长生,“你个大混蛋!”



    陈长生脸庞一抖,手中狠狠一用力,捏的南宫婉的手腕咔咔作响,这种骨裂一般的疼痛,瞬间让南宫婉冷汗直下,嘴唇发抖,差点眩晕过去,“啊……”



    “说!”陈长生狂喝,嚣张的气势覆盖出去,压的南宫婉透不过气来!



    南宫婉咬着牙,娇弱的脸上却有着令人动容的坚定,和一抹嘲笑,“只会威……威胁一个女人,你……你才是废物!”



    “找死!”陈长生怒容毕现,一掌拍在南宫婉的肩上,将那道粉色的身影砸出数米,南宫婉却依然挣扎着爬起来,嘴角带着一道鲜红的血迹,脸上的嘲笑却更甚,“林易哥哥……就是比你……强一千倍……一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