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归藏剑仙
[归藏剑仙]

第十二章 天昭阁中(求推荐!)
仙侠
类型
凤箫声动
作者
2019-08-20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十二章 天昭阁中(求推荐!)

    走进天昭阁的大门,入眼尽是来来往往的匆忙身影。其中一名弟子见到宋明庭一行人,连忙迎了上来:“竹川师叔,你怎么来了?”接着又将目光放向宋明庭等人:“这是——”

    这名弟子和宋明庭等人一样,穿着白衣墨剑服。但式样要比宋明庭等人的要简单,衣服上用墨色丝线绣出的花纹、剑纹也要少上不少。这是内门弟子服,所以,眼前这名弟子是内门弟子,而非真传弟子。

    竹川道人阴沉着脸:“有弟子私下斗殴,出手打伤同门,正巧被我撞见,带我去见铁山师兄。”

    听了竹川道人的话,这名弟子的神色登时一正。竹川道人倒也罢了,虽然辈分高,但却没什么实权,实力在一众真传长老中也不突出,算不得什么麻烦人物。但当事的几人就有些麻烦了,因为当事的几人的身份都不一般。

    宋明庭是峰主的亲传弟子,虽然他本身实力差劲,没什么存在感,但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他,都不会是简单的事。而周五原四人的身份与宋明庭比也差不了多少。周五原和赵惊鹊是有斐道人的弟子,有斐道人是他们忠恕峰长老一辈的人中除峰主克己真人之外的第二高手,离真人之位只有一步之遥,并且有斐道人还是上代峰主的亲传弟子,这些年来一直是上代峰主一派的领头人。剩下的孙胡马和王若奔则是白熊道人的弟子,白熊道人是真传长老中实力颇为出众的一位,地位同样不一般。

    一想到这里,这名天昭阁弟子顿时大感头疼。他不敢怠慢,连忙为宋明庭一行人引路。

    这名天昭阁弟子为宋明庭等人的事而头疼不已,而身为当事人的宋明庭却丝毫看不出任何担忧的样子。一路面无表情的看着室内的陈设和过往的来人。

    阁中的墙壁上也用墨画着狴犴的形象,还有其他神兽的图案,个个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从墙壁上跳出来。四下都放着黑色的桌案和黑色的书柜,每一层的书柜上都密密麻麻的码着白色的玉简,拜访的整整齐齐的。伏在桌案前做事的弟子们,每一个都神情严肃,不时的抬手,从书柜上招下来一根玉简,或将手中的玉简放到书柜之中。

    目之所及,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白色玉简。

    这就是天昭阁,取“天道昭昭”之意,是他们归藏剑阁司掌刑律的地方。每峰都有一分阁,上面还设有一总阁,除此之外,地方上也设有大量分阁。眼下这一座是他们忠恕峰的天昭阁,掌管着忠恕峰上上下下以及归他们忠恕峰所管理的几个郡的刑律之事。

    天昭阁每天要处理大量刑律之事,是他们归藏剑阁管理门派和门下属地最重要的部门之一,归藏剑阁上上下下,上至掌门,下至一普通百姓,所有触犯门规、作奸犯科之事都由它管,所以天昭阁每天的任务都十分繁重,这也是为什么眼前这些人每一个都很忙碌的原因。这也代表着他们归藏剑阁对于门派的管理。

    没错,管理。

    当然需要管理!他们归藏剑阁坐拥三千里沃野,境内人口上亿,若无行之有效的管理,早就乱套了,门派根本不可能生存下去。

    高高在上,垂拱而治,想着什么都不做,底下的人就会自发的将你供养起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只会使门派很快混乱,最后转瞬消亡。

    上辈子他就在天昭阁待过一段时间,不过那是他在获得了几番机遇,实力在真传弟子中逐渐到了上游以后。要不然以他那垫底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进入天昭阁,天昭阁毕竟是他们归藏剑阁最为重要的几阁之一。

    诸多回忆在宋明庭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很快,那名天昭阁弟子就将他们领到了最里面的大殿里。庄严肃穆的大殿中,一名长相威严的中年道人正伏案工作,道人穿着和竹川道人一模一样的精美剑袍,皮肤黝黑,不怒自威,案边摆放着一只玄铁剑匣。大殿的墙壁上同样画着狴犴等神兽图案,与外面如出一辙。

    “铁山师伯,竹川师叔有事跟你说。”领路的天昭阁弟子通报道。

    黑脸道人抬起头来,沉声问道:“什么事?”即便来人是竹川道人,也依旧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竹川道人回道:“宋明庭私下斗殴,伤了同门。”

    铁山道人的目光移向了宋明庭,面无表情道:“是吗?”虽只是一句普通的疑问,但配上铁山道人不怒自威的模样,却自有一股威严,周五原四人下意识的挺直了背。

    但宋明庭却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平静模样。眼前这中年道人也是他的师叔,号铁山道人,是他们忠恕峰天昭阁的阁主,亦是他们忠恕阁长老一辈中有数的高手之一,为人铁面无私,因而被上一任天昭阁阁主亲自点名,擢升为阁主。

    铁山道人并非是他师父克己真人这一派的人,当然,也不是有斐道人那一派的人。他甚至不是上一任天昭阁阁主的弟子,上一任阁主钦点他为下一任阁主,完全是出于欣赏和信任。所以,铁山道人在他们忠恕峰属于中立一派,既无党羽,也不结朋。所以他不用担心铁山道人会偏听偏信,与竹川道人合起伙来给他下绊子。

    “是赵惊鹊挑衅在先,也是他们先动的手。”宋明庭开口道,他了解铁山道人的性格,所以并没有狡辩,直接承认自己确实动了手,然后点出了并非是自己先动的手的事实。

    铁山道人淡淡看了他一眼,之后将目光转向了周五原等人,四人被他这么一盯,即便是实力最强的周五原,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宋明庭在一旁看了,却是不由得想起了从前。上辈子他年轻的时候,也很不喜欢进天昭阁,总觉得这地方法度森严,气氛让人压抑,对铁山道人这位铁面无私的师叔更是怕的要死。但现在再一次进到天昭阁,却完全没了从前的紧张,甚至还有心思观察阁中的陈设。见到铁山道人,也完全不像从前那样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现在他看铁山道人、竹川道人,更多的就像是在看同辈人的眼光,因为算上梦境中的那一百多年,他的年纪其实已经跟铁山道人、竹川道人差不多了,而且他曾经的修为更是远比铁山道人、竹川道人强,这样一来,他看待铁山道人、竹川道人自然不可能是仰视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