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巫师自远方来
[巫师自远方来]

第九十七章 龙王高塔(上)
玄幻
类型
空痕鬼彻
作者
2019-07-1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九十七章 龙王高塔(上)

    穿过廊柱宫殿的大门,门扉之后是一座和之前别无二致的长桥,绵延不绝的白色阶梯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平台,其中之一还能看到其和被摧毁的螺旋高塔相连,相汇聚的道路一直延续到王城的最顶端。

    龙王高塔。

    艾萨克愣愣的站在原地发呆,而黑发巫师则自始至终保持着沉默,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打量着眼前宏伟壮丽的景象。

    高耸的塔楼、纯白的砌石台阶,壮丽的雕饰……所有的一切,仿佛千年来都未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变化,永远的保持着它最开始的样貌。

    尼德霍格,耸立于云巅之上的永恒国度。

    呆住的艾萨克惊叹之意简直溢于言表,而洛伦的眼角同样流露出了一丝的诧异,完全是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

    因为就在这里,从长桥到阶梯再到龙王高塔外……居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

    当然,也有可能本应如此——按照整个巨龙王城的分布,高架长廊之外是‘平民区’,抵达第一道门之后才算是进入王城,其后是大大小小的尖塔和宫殿楼阁…最后,才是眼前的这座龙王高塔。

    按照整个巨龙王城的格局分布来看,这里的“等级”甚至超越了王室宫殿;如果用萨克兰帝国作比较,大致相当于圣十字教会的大教堂。

    如此神圣之地,本就不应该允许外人踏足。

    身后的宫殿传来剧烈的打斗和震动的声响,洛伦回过头,平静的看向自己的朋友:

    “艾萨克,我们该出发了。”

    “啊,是啊,该出发;吃了这么多的苦,从埃博登到血骸谷,再到尼德霍格……漫漫长途,就是为了这短短的一小段儿阶梯。”

    嘟嘟囔囔的艾萨克自言自语着,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洛伦:“你觉得路斯恩能活下来,然后和我们汇合吗?”

    洛伦沉默了片刻,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打败那个猎龙者守卫然后活下来,但…如果我们现在掉头回去帮他,才是真的辜负了他。”

    “他选择在这里面对自己的命运,那就应该让他去面对。”

    艾萨克缓缓低下头,双目灼灼却一动不动。

    “才不是什么狗屁命运,才不是这样。”艾萨克突然低声开口道:“那家伙…他只是个单纯的傻瓜,拼了命想要报答你的恩情而已——亏我还以为这个早熟小鬼很聪明呢,最后也只是个脑袋注水的土豆!”

    “说实话,在最初知道我那个老爹是因为这个小鬼才被当成逃兵吊死的时候,我其实是恨不得杀死他的——虽然这种毫无理智的情绪化思维,根本不应该在本天才的身上发生。”

    “但…虽然时间还很短,不知不觉间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已经把这个小土豆当成朋友了,洛伦。”

    “路斯恩,是我的,我们的朋友。”

    洛伦微微颔首,他能感觉到艾萨克话语当中的分量。

    “我们该出发了,洛伦。”艾萨克低声开口道。

    “嗯,走吧。”黑发巫师的表情同样凝重:

    穿过长桥,并肩而行的二人踏上了层层叠叠的阶梯——和之前所经过的高架走廊相比,这段路并不算长,甚至可以称得上轻松惬意了。

    但不知为何,两个人的脚步都走得很慢。

    抵达至龙王高塔大门的那一刹那,黑发巫师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强烈的虚空力量的波动,犹如浪潮般的朝二人涌来,而且是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就仿佛在召唤着他们一样。

    莫名的诡异和冰寒的刺激涌上心头,让洛伦本能的警惕了起来——这样强大的虚空力量,他只曾经在一个地方亲身感受并且经历过。

    埃博登下水道,那个依靠九芒星圣杯塑造的,“真正”的九芒星巫师塔。

    道路的尽头,是龙王高塔的大门——和金杯厅一般无二的华丽大门,光是站在其面前就能感受到那纯粹的,不断涌动的虚空力量,交杂着狂乱与宁静这完全互相矛盾的气息。

    洛伦走上前去轻轻按住了其中一扇门,一旁的艾萨克则按住了另一扇;此时此刻的艾萨克表情前所未有的肃穆,简直就像是准备去朝圣的信徒一样。

    “做好准备吗?”黑发巫师开口问道。

    艾萨克郑重的点点头,扶在门上的右手甚至在微微颤抖:“无论即将出现的是什么,这都是我们自己选的。”

    “去见识一下千年前,让罗根开启巫师纪元的‘真相’吧!”

    ………………………………………………………………………

    白光,纯白的光芒瞬间笼罩了黑发巫师的视野。

    甚至连思维,精神和意识这一切都变得无比空白,刹那之间似乎一切都变成了永恒。

    直至悠然的钟声再一次从“远处”传来,波涛般绵延不绝的声响才逐渐将他从沉寂中逐渐唤醒。

    没有失重感,没有坠落,更没有天塌地陷的崩裂……自己像是仅仅经历了一次冥想,甚至连意识都没有和身体真正的分离过。

    脚下是坚硬的地面,周围的空气感觉不到流动,似乎也没有温度差异的变化。

    而就在睁眼的刹那,眼前的景象令黑发巫师猛然一颤——!

    没有墙壁、没有屋檐、没有螺旋的阶梯和一切本应该有的东西……空寂的周围,只有看不到边缘的浩瀚星空!

    至于自己所站的地方,似乎是这片“星空”正中央的一座黑色高塔,在周围璀璨星辰的映衬下犹如黑曜石般熠熠闪亮。

    在见到这副情景的一瞬间,洛伦几乎立刻就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阿斯瑞尔的异端神殿——两相对比之下,似乎没有任何的区别。

    也就是说,这里也已经被虚空的力量完全扭曲了吗?

    洛伦下意识的尝试着和某个少年联络,结果却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似乎这里的力量还能将自己和阿斯瑞尔之间的联系完全隔断开来。

    等等…如果这里真的是被虚空所扭曲的空间,那说不定可以……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冒险做这种无谓的尝试。”

    一个无比空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阻止了想要朝高塔边缘踏出去的黑发巫师,话语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叹息的口吻。

    不动声色的转过头,洛伦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一个死人的身影。

    更准确的说,一个披着破烂长袍的,身上仅剩下最后一丁点儿皮肉,眼眶中闪烁着灰蓝色火光的骷髅。

    “你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也没有丝毫紧张的情绪。”那空灵的声音传来,仅剩骨头的双手交叉在身前:

    “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你第一次见到类似的情景?”

    “算是吧,可以这么说。”

    微微眯起眼睛,黑发巫师用最快的速度仔细打量着对方——无论如何,那近乎于空灵的声音绝对不是从对方脖颈间仅剩的几块溃烂皮肉里发出来的。

    “在下洛伦,洛伦·都灵,是一名追随先贤的脚步到访此处的巫师。”洛伦平静的开口道:

    “在您绝对如何处置我这个‘不揣冒昧登门拜访的入侵者’之前,能否先稍微介绍一下,至少让我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呢?”

    骷髅停顿了一下,那一瞬间洛伦似乎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犹豫”的情绪,不知道是否只是自己的错觉。

    “很合理的要求。”

    漂浮在半空中的骷髅微微上前:

    “我曾经也拥有自己的名字,某种意义上说也曾经是一名‘巫师’…虽然和你理解的应该有所偏差。”

    “但是现如今…你还是称呼为我‘守墓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