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放开那个女巫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回报
玄幻
类型
二目
作者
2019-06-04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回报

    “你很少会跟一个凡人说这么多话。”

    走出船舱,倚靠在过道边等待的贝蒂跟了上来。

    “我跟罗兰陛下说的话更多。”佐伊不以为意道。

    “但我们都知道,他并不能算真正的凡人。”贝蒂故作惋惜道,“肖恩明明只想让你谈一下教会的起源,毕竟神罚女巫本身更具说服力。可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那一点都不值」、「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啧啧,她还是个伤患,你就不怕她一口气没回上来,活活被憋死么。”

    “我们的任务是回收上古宝物,以及顺带救出被俘信徒,至于之后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佐伊停下脚步,回头眯眼望向贝蒂,“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一个凡人了?”

    “人和人之前不应该相互关心吗?”

    “谁都有可能,就你不大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佐伊顿了顿,“等等……你只是在幸灾乐祸对吧?”

    “不要说出来嘛,”贝蒂笑了起来,“因为我和你想到一块去了啊——”

    “果然,”佐伊叹了口气,“她确实很像。”

    “嗯,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贝蒂走到佐伊身边,俯身趴在舷窗前,“如果她早生四百年……如果她也是一名女巫,那么在联合会最后的会议上……”

    “她一定会选择追随阿卡丽斯大人,而非我们。”佐伊接道,“就是因为这样,才更让人生气。”

    法琳娜像的并不是某个人,而是一群人。

    一群好不容易幸存下来,前路一片灰暗的联合会女巫。

    摆在她们面前的选择已所剩无几。

    即使如此,她们大部分人也没有放弃希望,比起毫无头绪的“天选者”,依靠自身力量一步步实现目标的神罚女巫计划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哪怕它牺牲的将会是联合会自己。

    在那场决定命运的会议上,阿卡丽斯彻底压倒了娜塔亚,“人类不灭、女巫永存”的呼声几乎成了会场上唯一的声音,事实上就连不少娜塔亚的追随者也心存犹豫,不知道这条路究竟能不能看到曙光。而她只能站在一旁为逐日女王着急,连一句话也插不上。

    对法琳娜的态度,不过是种迁怒罢了。

    佐伊想驳斥的并不是一名教会的信徒,而是过去的联合会。

    她想告诉她们,能力弱小的女巫并非没有翻身的机会。

    她想告诉她们,愚昧短视的凡人也不是一无是处。

    而她最想说的是,再等等就好……

    不要因为分歧而拔剑相向。

    但最终这一切想法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若拿不出决定性的证据,即使重来一次,三席也一定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在那个摇摇欲坠的灰暗时刻,唯有心如钢铁者,才能引导众人继续向前。

    “如果阿卡丽斯、埃莉诺和娜塔亚大人能看到现在的这一切该多好……”

    望着蔚蓝无际的海面,佐伊呢喃道。

    ……

    房间另一边,卡金惊讶地放下了笔。

    “老师,这……”伦琴同样显得震惊无比,显然没料想会听到如此颠覆的对话,“我们不会知道得太多了吧?”

    为了更好的了解乔与法琳娜之间的故事,肖恩特意为两人准备了一间紧挨着病房的舱室当做书房,并且还在隔墙上做了手脚——一块看似平平无奇、用于装饰的玻璃镜子,却有着单向透光的能力,通过这数寸见方的“墙洞”,便能看清整个房间的情况。除此之外,墙角处还连接了两个扩音筒,放在耳边即可清晰地捕捉到对面的谈话。

    这种近似于窥视的观察体验对卡金.菲斯来说也是头一回,尽管他知道此举有些不太合适,但依旧没能抵挡住诱惑——还有什么比这更真实的剧台呢?房间里的人就如同演员,表演着一场名为现实的戏剧,而他则是观众、亦是记录者。

    只不过本以为是一个关于爱情与救赎的故事,结果却听到了教会不为人知的过去,这消息对于两人来说实在有些惊世骇俗了。

    四大王国的传承均来自于女巫帝国?

    连教会也是女巫联合会一手缔造的?

    那些古女巫甚至有着占据普通人身体的手段?

    无论哪个消息传出去都能掀起惊天骇浪。

    伦琴惶惶不安地望向门外,仿佛随时会有侍卫冲进来,将她装进麻布袋,然后丢入大海一样。

    卡金脑海里则浮现出了罗兰陛下之前的话语。

    「它反映的是在最黑暗的时代孕育出的爱情之花。」

    「我想你应该明白改编的意思。」

    也许……陛下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但不管如何,他已经不可能从中抽身了。

    而且即使有,他也不会选择退出。

    卡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这场戏剧将会成为一座前所未有的里程碑。

    就在这时,镜子对面的两人似乎又有了新动作。

    他连忙拿起了扩音筒。

    ……

    “最终……还是变成了这样子……”法琳娜的眼睛宛如失去了焦距,明明望着乔,目光却像穿透了他,落在空无一物的远方,“教会没有了……也不会再有人需要我了……你救了我,我却没法给你任何回报……对不起……”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好像随时有可能离去一般。

    乔心痛的抓住了她的手,“我救你才不是为了什么教会!”

    他的嗓音之大,让法琳娜不由得为之一愣。

    “我从一开始就没对教会抱什么希望,不过是想混混日子而已!在大家面前装作很虔诚,那是因为升职会比较顺利!我曾是贵族,又怎么可能把一切献给神明?”

    “你——”法琳娜咬紧嘴唇,瞳孔里重新有了焦点,她吃力地抬起手来,似乎是想一掌扇过去。

    乔一动不动,甚至微微扬起了脖子。

    这一掌到最后也没有打下来,“你在……骗我,对吧?能在神罚军战败后一直跟着我流亡至狼心,怎么可能对教会……毫无期待?”

    乔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因为我想守在你身边!什么教皇冕下,什么神意之战,在我眼里都是狗屁!”

    “乔!”

    “听我说完!”这个机会他等了太久,之前一度以为永远失去了对方,好不容易看到转机,他绝不会让自己再错过。“知道你被俘虏后,我想尽了一切营救方法,那里面没有一个跟赫尔梅斯的未来有关,因为我知道即使没有教会,这世界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同,唯有你——我不想失去!我——需要你啊!”

    咔嚓。

    卡金手里的羽毛笔压折了笔尖。

    “需……要我?”法琳娜怔在原地。

    “你不是说无法给我任何回报吗?那我就要一个回报好了!”乔一把抱住了她,“把你自己交给我——之后无论是去无冬,还是去什么地方,都必须和我在一起,无论审判结果如何,都由我们共同承担,这——就是我要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