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六七一章 捷报西来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七一章 捷报西来

 吴表臣愕然呆立,再无言语。

    谒陵拜祭孟太后与今日祭祀皇陵,意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性质也不尽相同,但又有相似之处,司马靖将两者混为一谈,勉强也说得过去。

    最为重要的是,那场祭礼,也是他这个礼部侍郎在场协助,当时却并未提出任何异议。那

    么,今日的质疑也就显得别有用心,公信力顿时大打折扣。

    柔福帝姬是女子,却是眼下大宋除了上皇赵佶、官家赵构之外,血统最为尊贵的皇族成员。

    而且黄天荡水战公主击鼓,以及岳飞案时挺身而出,柔福帝姬赢得了太多赞誉和尊敬,巾帼不让须眉,有口皆碑,天下敬仰。祭

    礼之上为亚献,好像也说得过去,毕竟有过唐朝武氏的先例。既然皇后可以为亚献,公主为何不可以开先河呢?

    吴表臣看得出来,此举似乎是徐还有意安排。他

    自己跳出争议的旋涡中心,却将妻子推进去,到底意欲何为?公

    主祭祀亚献,牝鸡司晨,岂非……不

    对,吴表臣猛然想起前不久在绍兴孟太后陵前的念头。大

    宋皇室凋零,若是没有太祖一脉,将来上皇赵佶驾崩,官家赵构持续无子,最有资格继位的岂非是福国长公主?

    太祖一脉……看

    看今日赵令谦的表现,吴表臣便不报什么希望了。

    远离权力中心太久,骤然富贵的太祖系宗亲难堪大用。那

    么……将

    来大宋会有一位女皇帝?

    不可能吗?前

    唐已经有了武瞾这个先例,皇后可以成为皇帝,公主继位又有什么稀奇呢?

    祭祀亚献的先河已经开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九

    五之尊不单单凭血脉出身,也是靠名望、实力说话的。出

    身高贵,名满天下,柔福帝姬无疑满足前两项。至于实力,他的丈夫徐还实际掌控大宋半壁江山。

    此刻,柔福帝姬站在那里,宛如当日在绍兴太后陵一样,透着一股子非凡气质……

    绕了一大圈,徐还不争不抢,竟存的是这样的心思吗?

    他的妻子,然后是他的儿子……对

    了,高阳王府世子似乎名叫——承嗣。

    如果没听错的话,刚刚小世子称呼为太上皇为“皇祖父”。

    那个“外”字丢了,也不知是小孩子不明白称谓有别,还是有人蓄意教导……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啊!…

    …

    亚献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祭礼就要开始,徐承嗣自然不能在与母亲待在一起。小

    家伙得了指点,很乖巧地跑到了父亲徐还身边。父

    子一别经年,再见竟是这等场合,徐还很想将儿子抱在怀里,好生瞧瞧。奈何如此情形,只能克制内心激动。

    到底是父子血脉天性,仿佛从来不曾分开一般,亲密无间。徐还俯身低语,叮嘱几句,徐承嗣便很乖巧地站在了父亲身后,有板有眼。直

    到此时,众人才回过神来,这是要让世子也参加祭祀的意思。

    徐承嗣小小年纪,今日不仅正式亮相人前,某种程度上也算正式登上了大宋的政治舞台。尽管他自己还懵然不知,但已经是帝国数得上号的人物了。在

    礼官的主持之下,祭祀十分顺利,当柔福帝姬隆重亚献之时,身上流露出的气度非同以往。

    从今以后,她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家公主,而是大宋的……三号,或者四号人物了。也

    许有一天……

    有心之人隐约感觉到些许苗头,但又不是很确定,故而也未敢多想。但是毫无疑问,台阶上下的一家三口,贵不可言。亚

    献之后还有终献,相对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徐还自然实至名归。

    不过徐还依旧推辞了,理由还是自己并非皇族宗亲,身份并不合适,坚辞不受。徐

    还不去,还有谁敢去呢?

    至少赵令谦是不敢的,一个尴尬的局面无疑又出现了,不过这一遭,有机灵人依样画葫芦,很快便想出了办法。王

    爷谦让,不若由世子代劳吧!

    众人的目光立即落到了徐承嗣身上,一个稚龄幼童终献,这合适吗?从

    年岁上说似乎确实不合适,但身份好像合情合理,徐还肯定能接受儿子“抢了”自己的殊荣。徐

    承嗣虽然姓徐,但是长公主所出,上皇的嫡亲外孙,身上流着一半的赵氏血脉,算是半个赵家人,献祭也算合乎情理。反

    正今日的祭祀本就不按常规出牌,女子可以亚献,小孩终献又有何不可呢?徐

    承嗣压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柔福帝姬本来想上前教导,不想赵佶竟主动欣然代劳了。这

    是徐还没想到的,自打南归之后,虽然没有明说,但赵佶一直很配合。只是万万没想到,他会乐意配合到如此地步。上

    皇亲自教导,携手终献,将来这一幕会有着怎样的意义不言而喻,这可是难得且意义非凡的加分项。不

    知道为何,徐还有种感觉,也许赵佶已经完全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他

    真的愿意完全配合,陪自己演好这出大戏吗?徐

    还不知道,但今日已经算是个难能可贵的开头,收获已经出乎预料,很知足了。

    至于将来,拭目以待吧!其

    余人等看到这一幕,皆是心头一震,有人也彻底回过味来。

    如果说适才站在群臣队列里,父亲徐还和代国公赵令谦之间,算是徐承嗣的首秀,那么此刻在大宋的舞台上,他又经历了一次飞跃。

    尽管徐承嗣本人一脸天真笑容,全然不知自己适才倒下那杯酒有着怎样的意义。但

    其他人心里有数,这个稚龄小男孩已经不是高阳王府世子那么简单了。

    祭祀的程序告一段落,一切都很完美。

    然而就在礼官宣布结束的时候,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而来。众人原本还有些许紧张,但瞧见马背上的骑士身挂彩带,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看

    样子,应该是好消息。

    果不其然,骑士逐渐接近的时候,使尽了全身力气,大声喊道:“捷报,捷报,兴庆府大捷。

    牛皋将军大破兴庆府,斩首八万,国主失踪,西贼国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