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四七四章 不过黄河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七四章 不过黄河


    金国大军集结,大宋上下没有丝毫意外。

    淮西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金国人要是真无动于衷,就是傻子。

    非我族类,狼子野心怎么可能主动收敛,放弃?

    消息传到临安的时候,大宋朝廷上下顿时人心惶惶,惊恐不已。

    淮西军变,淮水防线岌岌可危,单单是一个刘豫已经让人疲于应付,如果金军也跟着来,能不能守得住可不好说。

    群臣立即想起几年前,兀术渡江进攻江南,临安沦陷,天子流亡海岛的悲惨经历。

    这种事,谁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尤其是这两年和平时期,士大夫官员们又在江南置下了大量的田亩房产,越发经不起战事摧残。

    讽刺的是,在某种程度上,自保财产的私欲倒是坚定了群臣保家卫国的决心。

    加强淮水防线成为朝野第一话题,早朝之时,朝臣们纷纷建议赋闲在家的徐驸马、岳将军尽快起复,带兵北上。

    刘豫已经起兵向淮南进发,有郦琼这个倒戈的乱臣贼子为向导,进军速度甚快,已然刻不容缓。

    赵构微有意动,但秦桧却暗地里劝说,稍安勿躁,也许情况没那么糟糕。

    还别说,真让秦桧说准了。

    金军到了黄河边上,停留在濮阳、河内等地便不再前进,连续多日都没有渡河的意思。

    消息传到临安,紧张气氛陡然缓解。

    这情形,金国是不打算撕毁绍兴和议,不打算兴兵南下?

    此情此景,让人甚是意外。

    但数日之后,见金军还是没有动静,朝野惶惶不安的人心终于轻松了不少,气氛也松快了不少。

    淮水防线还需加强,但起复徐还和岳飞的事情,便在没了着落。

    赵构本就有意限制两员武将,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自然是水顺推舟,能免则免。

    徐还倒也没着急,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起复能如此顺利。

    而且眼下如果不是万分必要,他也不想离家,小儿子还不到两个月,弄儿为乐,乐在其中。

    夜里则是宋五娘伺候枕席,小家碧玉最近放开了很多,不再扭捏羞涩,相当卖力。

    徐还心里明白,宋五娘这是想要赶在自己走之前怀上孩子,自然尽力满足。

    日子过的逍遥,但心思却不敢完全放松,眼睛依旧紧盯着北方。

    辛赞安排的探子也将消息源源不断送回来,金军是兀术率军,但到了黄河边却突然止步不前,甚是诡异。

    徐还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猫腻,裴元衍认为金国是要坐山观虎斗,希望宋军和刘豫先打个两败俱伤,然后趁机南下。

    确实有这个可能,金国对刘豫始终是利用,肯定是不希望伪齐坐大。

    单单只是这个原因?

    刘豫也不傻,他很清楚自己会被利用,哪怕不情愿,也必须甘之如饴。

    但有一点,那就是绝不会完全搭上身家性命,金国如果不助战,他是绝对不可主动大规模兴兵进军淮南。

    换言之,金国现在只是缓兵之计,驻步黄河是另有所图?

    女真人要干什么呢?

    徐还疑惑了好几天,一条消息从北方送来。

    这是一条秘密渠道,连辛赞都不知道,是司马靖安排,绝对可靠的几个心腹来暗中打理,那头的消息来源是——宇文虚中。

    那个祖籍蜀中,曾在大宋担任高官,也被金国重用,但仍旧心怀故国的文官。

    送来的消息只有两个字——云中。

    看到这两个字眼时,徐还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高明!

    作为一个旁观者,徐还对金国的战略选择可以拍手鼓掌。

    但作为秦国公,视西北为私人囊中之物的大宋将领,则是汗流浃背。

    契丹人!

    金国人首先选中的进攻目标是河套的契丹人,看似在宋金大局之外,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突破口。

    河套的契丹人在逐步恢复元气,重新崛起,已经是一支实力不可小觑的力量。

    尤其是所处的那个地理位置,至关重要。

    宋、金、夏三国之间,契丹倒向哪一边,谁家就能左右在西北的局势。

    现在契丹人是大宋的伙伴,这是金国人一直很忌惮的一件事,尤其是粘罕。

    当年火烧大同府,攻取幽州城,是他的奇耻大辱,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这几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没能的对云中动手,以至于契丹人实力越来越强,强到让他心生不安。

    河套、阴山向东快马加鞭,不几日便可到幽州城下,那里可是金国的腹地,可以截断东北和华北的腹地。

    这也正是自己为何一心收复陕西路,保全河套契丹人的根本目的。

    北伐或许给不了金国人致命一击的,但如果加上东征,希望无疑会大大增加。

    显而易见,女真人也不是吃素了的,他们也看到了这一层,才有了向西讨伐契丹的举动。

    兀术陈兵黄河岸边,其实是在给西边的粘罕时间,创造机会。

    或许是金国人不愿意两线作战,但徐还觉得,他们更多是在防备宋人。

    女真在濮阳不过黄河南下,府州宋军同样也不能过黄河北上。

    以宋庭上下、赵构、秦桧等人的一贯尿性,绝不敢主动招惹金国人,哪怕明知道是缓兵之计,唇亡齿寒。

    那样一来,契丹人将会陷入孤立无援的状况。

    河套有失,孤悬在外的陕北,甚至是关中也就危险了。

    徐还的心立即揪了起来,那可是自己辛苦收复的失地,龙兴天下的基业之,断然不能有失。

    而且河套草原上,还有自己关心的人,决不能无动于衷。

    可是,该怎么办呢?

    ……

    事实上,徐还这边接到消息的时候,金国大军已经出现在阴山脚下。

    契丹人倒不惊慌,因为他们早就料到了这一点。

    但他们也清楚,单凭目前契丹人的势力,无法与金国粘罕的大军一较高下。

    当年打幽州,以及桑干河畔那几仗有很多巧合因素,最要紧的是有徐还的锦囊妙计。

    可是如今,他远在千里之外。

    所以这一刻,契丹人比任何时候都想念徐还。

    求援的信函也已经从云内州送了出来,也有人站在黄河边,翘首以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