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四四三章 千里临安数日还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四三章 千里临安数日还


    初秋时节,又一场小雨下起的时候,徐还和苏红袖一同离开了眉山。

    仍旧是同车共乘,不过这次名正言顺。

    苏红袖默认,苏范夫妇同意,这桩婚约就此达成,只待合适时机名正言顺,对外宣布。

    徐还要动身回临安,苏红袖要返回成都府继续主持生意,他们只有一段路同行。

    马车之上,两人的距离明显更近了,慢慢地依偎在一起。

    甚至在颠簸的马车上,做点什么也并非不能,苏红袖大抵会扭捏,但最终可能是半推半就。

    苏范夫妇肯定不会反对,如果不是为名正言顺,他们很乐意让小夫妻在眉山成亲圆房。

    最好是一举中的,一索得男。

    苏夫人大抵不会介意和女儿一起坐月子,儿子和外孙年岁相仿,在这年头压根不是事。

    不过徐还没有,时间仓促,他不想这般草率。

    而且苏红袖的年岁不大,还不满十六,虽说在这个年代是合理合法的成婚年龄,但徐还还是有些不忍。

    徐驸马的准头一向不错,万一不小心怀上了,生育安全是个问题。

    此回临安,时间不会短,黄若彤生产之时注定赶不上,苏红袖若是再……两个妻妾怀孕都不在身边,太操心。

    “表姐知道吗?”

    “她应该猜到了。”

    黄若彤心思聪慧,最清楚徐还的抱负和谋划,将蜀中生意交给苏红袖的那天起,她可能已然想到今天,只是从来不说。

    “那…表姐会生气吗?”

    “你想多了。”

    “长公主呢?”

    “放心。”

    女人之间,多少会有那么些小情绪,尤其是丈夫和旁的女子有纠缠。

    不过时代不同,这年头权贵男子三妻四妾是常态,且家中几个妻妾都算明事理,懂得大局为重。

    虽说有那么点压力,但徐还还是自问能够搞定,后宅不安,何以安天下?

    “在成都府等我!”

    “嗯!”

    “你这次回去之后,这样……”

    徐还将苏红袖揽入怀中,凑在耳边低语好一阵,特别叮嘱了一些事情。

    “我明白了。”

    “兹事体大,费心了,做好了有奖励。”

    “嗯!”

    “不问问奖励是什么吗?”徐还笑了笑,轻轻在俏佳人脸上一吻。

    头一次与男子如此亲密,苏红袖顿时俏脸绯红,耳根滚烫。

    徐还看在眼里,经不住心底腾起一把火,险些忍不住。

    终究是在赶路的马车上,车外便是亲兵护卫,没有私密可言,不大合适。故而生生忍不住了,只是温存一番,在途中依依惜别。

    一队人马护送苏红袖返回成都府,虞允文则直接护送徐还向东南而去,宜宾江畔,已经备好船只。

    李彦先已然悄然等候多时,他驻守蜀中,身份角色相当重要。

    徐还入蜀之后一直想见他,却又不好明目张胆,故而只能在离开之时,悄然会面。

    时间不长,半个多时辰而已,李彦先便匆匆告辞离去。

    两人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外人无从知晓,徐还随后便登上船只,准备东归。

    初秋时节,江水宽阔,乘船从蜀中一路东下镇江,无疑是最为快捷舒适的交通方式。

    蜀中江水还算平稳,中下游也还好,唯独三峡这段,水急浪高,还有暗礁激流,最让人操心。

    好在生恐怠慢了秦国公,萧振找的都是熟悉水情,最有经验的船工,故而只是略微颠簸,并无其他。

    而且三峡有落差,水流急,船速快,很容易有“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千里临安一日肯定到不了,但赶在中秋之前肯定没问题。

    徐还则是一心盼望着八月初前返回临安,赶上儿子周岁生辰。

    出了三峡,不久之后便是城陵矶,距离岳州并不远,这里还有一些昔日安插的部将。

    但徐还没有做任何停留,也避免与这些见面,甚至有意避开了水军将领程昌寓。

    一个意欲避嫌,摆脱猜忌的将帅,所有小事都需要注意,避免授人以柄。

    路过江夏,靠岸稍作停留,补充些许食物用品,徐还始终不曾下船。

    不过在此处得到一个确信消息,岳飞仍旧在襄阳,调动自己回来的同时,岳飞并未调动。

    看样子自己是赵构最为猜忌之人,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岳飞。

    也好!

    东京、南阳等地,金国还有大量兵马驻扎,粘罕与兀术虽然被撤,但银术可这等人物仍旧不可小觑。

    有岳飞坐镇,才能保证金国老老实实履行绍兴和议。

    至于将来,再看情况吧!

    虽有蝴蝶效应,但徐还觉得,也许很多人和事仍旧会有相似的命运轨迹。

    大趋势没有变,参与其中的人性格如故,某种程度上,这些是决定因素。

    局势依旧复杂,前路尚不明确,丝毫不敢掉与轻心。

    从江夏一路东下,江面开阔平缓,更为安全。从船舷上看出去,渔民正在捕捞,两岸的稻田正在抽穗。

    战乱平息之后,南方正在用最快的速度复原。肥沃富饶的土地,辛勤的百姓,只需要至多两三年,大宋的府库就会被重新装满,届时就有实力再度与金军较量。

    一路东下,路过建康和震惊的时候,江面上少见水师战船,反而是商船往来不绝。可见江南的商贸也在恢复,一片欣欣向荣。

    和平的作用立即体现!

    朝野肯定会有很多人说这是绍兴和议的结果,迁居江南的士大夫们肯定格外满足,哪里还记得北方沦丧的国土,记得那些受苦受难,被他们抛弃的百姓?

    偏安一隅,苟且享乐,这就是没了骨气的大宋士大夫。

    不在乎旁人也就罢了,这还是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只在乎眼前的安逸,哪里会想以后?

    在原本的历史上,海陵王完颜亮就又让他们惊悚了一回,若非虞允文横空出世;如果不是金国祸起萧墙,完颜亮被杀,天知道会怎样。

    再者,即便熬过了金国人,草原上的蒙古诸部迟早会有崛起的一天,那才是真正的噩梦。

    醉生梦死士大夫们哪里会想这些?

    但,这是徐还绝不容许发生的。

    就在徐驸马下意识拳头紧握,思虑未来的时候,座船已经在镇江转弯,驶入了江南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