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四一〇章 意相左,言相似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四一〇章 意相左,言相似


    人与人的信任是相对的,试探与利用在所难免,尤其是朝堂君臣之间。

    赵构打算试探、考验前线将帅,但奏对之时,臣子们也少不得夹带私货,各有意图。

    秦桧、雷昀、裴元衍皆是如此,手段各有不同,目的大同小异。

    至于最终的结果,就取决于赵构的帝王心思了。

    是战是和,赵构其实已经心中有数。

    不过作为一个英明睿智的皇帝,还是要善于纳谏,听取臣子的意见,哪怕只是装装样子。

    ……

    凤翔府,接到朝廷发出来的垂询诏书,徐还微微一怔。

    若非裴元衍及时传来讯息,告知来龙去脉,还真有些闹不明白。

    秦桧还真是煞费苦心,官家也真是别出心裁,是战是和,前线将帅说了算吗?

    裴元衍道出了他的怀疑,赵构可能已经起了猜疑之心,提醒徐还务必小心。

    对此,徐还并不觉得意外。

    一个将领长期领兵在外,皇帝没有猜疑才不正常,换做自己也不例外。

    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回奏?怎么打消,减轻皇帝的猜忌。

    “先生以为如何?”

    司马靖道:“国库空虚,钱粮紧张,秦桧所言不无道理,咱们这位官家不是富贵险中求的人,多半会力求稳妥。”

    “所以先生的意思时,顺着官家的心意?”

    “当然,这对国公也有好处,一口不能吃个胖子,还需步步为营,巩固根基才行。对国公而言,眼下专营川陕两地才是关键。”

    徐还点头道:“同意,我暂时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吞下更多地域。

    以川陕为根基,是我们入蜀前就确定的策略,中原…还是往后再说吧!”

    “那么,议和,暂且停战,对国公其实没什么坏处。但国公如果赞同,朝廷会否顺势撤销兵权?

    还有下面的将士们会如何看待国公?这几日,将士们心心念念,直下长安,将金贼赶出潼关的呼声很高。”

    “看来秦桧给我挖了一个陷阱,不过先生似乎都看透了,那么一定早有应对之法,对吗?”

    司马靖笑道:“国公应该提醒一下朝廷,很多人似乎忽略了一件事,谈判不等于言和,也要看彼此的条件才行。

    金国虽然口口声声会让出陕西路、中原,但会不会狮子大张口,另有所图呢?还是让临安别高兴太早才是。”

    “有道理,我呢…自然是奉命行事,当然,也得学学金贼——攻战佐和谈,然后等着,等党项人。”

    “快了,金贼如果议和,必定会想尽办法给大宋制造麻烦的。”

    “万一金贼不联西夏,或者西夏国主不为所动,该当如何?”

    司马靖笑道:“那就只好…主动撩虎须喽,不知国公是否有这个准备?”

    “自然,前几日折彦质才告诉我,熙河路全境,还有延安府有几县之地被西夏战据。金贼占领的失地要收复,西贼也不例外。

    还有,早年间西军修筑的那些堡寨,也都让西贼破坏,怎么着也得让他们赔偿才是。”

    徐还对此义正言辞,西夏与金国,都是大宋的仇敌和中兴崛起的障碍,一个都不能放过。

    “也好,且让金贼谈着,国公正好调转刀锋向西。”

    “所以,还得劳烦先生,帮我拟写奏疏。”

    “自当效劳。”司马靖欣然应允。

    徐还悠悠道:“我现在有些好奇,襄阳那边,岳飞…会是什么态度?”

    ……

    皇帝垂询,将帅们的回复很快就送回了临安。

    襄阳距离更近,赵构先看到的是岳飞的回复——主战!

    一鼓作气,收复两京。

    如此反应似乎在情理之中,前线武将嘛,轻易不会放弃刀兵。

    若前线将领在局势良好的情况下都主和,不愿继续作战,反而让人担心。

    尤其是岳飞,在襄阳防守有功,但没有像徐还一般击败金军,收复疆土,想必有些不甘心。

    故而主战,渴望在接下来的战事中立下功劳。

    这个想法,倒也不足为奇,合乎情理,可以理解。因而赵构并不十分生气,毕竟岳飞的奏疏后面也提到,无论如何,谨遵朝廷诏令行事。

    只是岳飞主战的基本态度,朝堂之上,少不得让自己为难。

    真是……

    赵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岳飞原本的说辞是:一鼓作气、光复两京,直捣黄龙、迎回二圣!

    好在上疏临安之前,在张宪、岳翻等人的坚持下,生生抹去了后两句。

    否则赵构一定会暴跳如雷,岳飞悲剧恐怕也会提前……

    岳飞没能指望上,赵构不动声色,继续默默等待着,徐还的奏疏终究到了。

    一篇引经据典,言辞优美的奏疏,始终绕开战和问题,不直接表态。

    言下之意,悉听朝廷决策!

    若战,必全力克复关中。

    若和,亦会猛攻完颜宗辅,以战助和。

    同时也在奏疏中提到两件要紧事,其一是临近夏秋,蜀道艰难,运送粮草不易。

    其二,西夏蠢蠢欲动,隐有不轨,西北局势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正小心提防。

    赵构盯着徐还的奏疏,字里行间虽然没有明说,但似乎也是倾向暂时议和的。

    毕竟内有粮草之忧,外有西夏虎视眈眈,这时候似乎也无法全力以赴进攻金贼,收复中原。

    徐还和岳飞的意见,相左!

    在赵构看来,这是好事,否则可就不好制衡了。

    不过两人有一点态度是一致的,奉命行事,兹事体大,请官家与朝廷衮衮诸公决断,臣奉诏行事。

    没有骄纵跋扈,居功自傲,依旧谦虚谨慎,忠诚服从。

    这让赵构稍稍放心一些,但出于皇帝的职业习惯,心里的那根弦依旧绷着。

    至于战和问题,徐还有一点说的不错。

    金贼既然提出和谈,不妨先听听金国人的条件和要求。

    要不要和谈,怎么谈,以及能不能谈得拢,这是完全不同的问题。

    倘若双方达成一致,暂时休战并非不能;

    若一言不合,立即大打出手也不妨事。

    言之有理!

    反正金国使臣已经在路上,那就等他到了临安,听听说辞,讨价还价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