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三三〇章 中秋夜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三三〇章 中秋夜


    建炎四年八月十五,中秋!

    这是徐还来到大宋的第二个中秋节。

    去年此时在做什么?是在东北的林莽中躲躲藏藏?还是在混同江边寻机溜走?

    徐还已经记不清了。

    他只知道,今晚他要在岳州城里大宴宾客,唱出一出大戏。

    说来也巧,绵延的秋雨竟然在中秋当天停了,虽然只是阴天,并未放晴,但已然难能可贵。

    一时间,岳州城里的将官津津乐道,都说驸马会选日子,甚至有人拍马屁说是老天爷给驸马面子。

    今日对外的说辞是中秋犒赏三军,恭贺佳节,以慰将士思乡之情,但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

    你要敢不带一份贺礼来你试试?

    除非你有实力和胆量,像岳飞那般与驸马当场翻脸。

    长公主与徐驸马的长子“满月”,这可是大喜事,所以荆湖各州县的将官都备了厚礼道贺。

    驸马亲随,掌书/记辛赞也都却之不恭,欣然笑纳,不多一会礼物便堆成了小山。

    徐还看到之后,不由暗暗咋舌,他现在算是明白贪官为何会发财。

    即便不公然贪赃枉法,只要手中稍微有些权势,随便巧立名目设一回宴,就能赚得盆满钵溢。

    难怪野史笑谈中有权贵寿辰之前经常暖和,属鼠的官员过生辰,见有人送黄金鼠,立即就要为属牛的老母庆生。

    这么多礼物,价值不菲,后续正好派上用场。

    至于今晚,喝酒、敬酒是主要任务,然后便是看戏。

    作为总导演,今晚就尽量不亲自登台了,只希望各路演员,按时登场即可。

    秋雨渐歇,天气有放晴的趋势,所以宴会摆在城中的大校场上,傍晚的时候,早有人将这里布置一新,张灯结彩,相当喜庆。

    徐还身份贵重,自然不可能亲自出面接待宾客,牛皋作为徐驸马的最亲信将领,承担了这项任务。

    本来辛赞的身份是最合适的,奈何辛书/记天性不苟言笑,实在做不了这等差事。

    不多一会,荆湖的大小官员便纷纷到场落座,但也有极个别人没有及时出现。

    而是到军营转了一圈,亲眼看到有军需官送去酒肉,将士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尔后叮嘱了一些亲信兵将,姗姗来迟到了校场,随便找个借口掩饰迟到原因,顺利落座入席。

    全然不知道身后有尾巴跟着,而且已经跟了很多天,更不知道适才与他含笑招呼的牛皋,嘴角浮过一丝冷笑。

    众人落座,作为主帅的徐驸马自然也就出场了。

    徐还站在校场前的高台上高声道:“诸位,今日乃中秋佳节,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出征在外,不能与家人团聚,实乃遗憾。

    趁此良辰聚集一堂,饮杯水酒,遥敬家人,以慰思亲之情吧!”

    “驸马说的是!”

    见徐还端起酒杯,众人也纷纷举杯,准备遥祝家人。

    不想徐驸马道:“国家国家,国在前,家在后,我等既为宋臣,这第一杯酒自然要遥祝陛下龙体康健,大宋国泰民安。”

    是啊!

    有人顿时回过神来,有些后怕,怎么把皇帝忘记了?

    天地君亲师,君王是排在亲人前面的,倒是人家徐驸马,什么时候都不糊涂啊!

    于是乎,在赵构不在场,甚至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众臣子将领举杯向东方遥祝。

    在此之后,第二杯酒才遥祝自家亲友。

    至此,宴会也算进入正常环节。

    众人纷纷举杯,向徐还道:“得闻长公主诞下麟儿,恭贺驸马喜得贵子。”

    “多谢诸位,吾子诞生,确乃喜事,与诸位同乐共贺。”徐还似乎很高兴,频频举杯与众人对饮。

    不多一会,便瞧见徐还脚步有些虚浮,神情有些亢奋,灯光之下,似乎面色也有些发红,完全是一副醉酒喝高的迹象。

    喜得贵子,抱得美人,驸马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底下将官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不过也有看在眼里,心中满是冷笑。

    身为一军主帅,敌前设宴本就荒唐,竟然还敢喝的酩酊大醉。

    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旁人。

    某人又看了一眼身边推杯换盏,豪饮不断的将领,不由暗自冷笑,旋即转身吩咐一句,贴身小厮迅速溜出校场,隐没在岳州城的黑暗中。

    不过校场之外,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敏锐地盯了过去,然后悄无声息地跟随在后……

    ……

    雨虽然停了,但没有月光的夜晚,洞庭湖上仍旧黑漆漆的一片。

    飘散的雨雾中,一支船队正在悄然前行,没有任何灯火引航指挥,摸黑前行。

    按理说这种行为很危险,看不清楚航道很容易触礁,也很容易前后船追尾。

    但杨幺下了严令,必须隐匿所有灯火,船只前后距离拉开,避免相撞,更重要的是不能发出声音。

    既然是突袭,重点便是突然,在接近岳州之前不能被发觉。

    杨幺,终究还是来了。

    诚如夏诚所言,连日阴雨对叛军很不利,水寨被淹,缺衣少食,士气低沉。

    这个时候,唯有出击才能将各路人马拧成一股绳。

    一个绝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远处的岳州城里灯火通明,远远地就能看到光辉,徐还正在城中宴客,犒赏三军。

    如果趁此机会,拿下岳州,便能得到城中的粮食物资,顺利度过危机不说,还能彻底振奋士气,实力与局面更胜往昔。

    到时候,整个洞庭湖就在自己掌控中。

    封锁了城陵矶航道,在长沙和邵州的岳飞就是瓮中之鳖,关门打狗便是了。

    这可是宋庭最强大的官军,只要成功击败,谁还能与自己抗衡?

    到时候不仅是荆湖,西边的蜀中也是囊中之物,退可效仿昔年刘备雄踞西南,进可沿江东进,谋求天下。

    至于北边的金贼,压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能有半壁江山,足矣!

    当然了,风险也是有的。

    一路上杨幺一直很紧张,不过看到远处艑山与君山的黑影时,总算松了口气,已然平安靠近了岳州城。

    杨幺稍稍放松,下一步便是靠岸攻城了,不过还需要等。

    然而没等多久,夏诚便惊喜道:“天王,你看!”

    杨幺抬头向东望去,但见远方有火光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