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三二一章 平安郎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三二一章 平安郎


    公主府的卧房里,一切已经收拾妥当。

    柔福帝姬倚在榻上,喝了些许参汤之后,渐渐恢复了力气。

    得益于合理饮食与恰当的孕期锻炼,生产的过程十分顺利,没费多少力气,自然也就恢复的快。

    “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此时此刻,柔福帝姬一颗心全扑在孩子身上。

    “殿下,您瞧瞧,小公爷白白胖胖,身体壮实的很。”辛夫人笑着将孩子抱过来,递入怀中。

    柔福帝姬俯身仔细看着儿子,自小长在宫中,她见识过太多的婴儿夭折,加之前段时间赵旉病故,她难免有所顾虑。

    不过一看自家儿子,足月生产的孩子,身体壮实,哭起来声音格外洪亮,让她安心不少。

    初生的婴儿,皮肤难免有些皱巴巴的,但仔细瞧瞧,还是能看出来,脸型和眉眼随父,颇有英气,鼻子和嘴巴似乎像自己多一些。

    这是自己与丈夫的血脉结晶,骨肉至亲,柔福帝姬将孩子抱在怀里,忍不住心潮澎湃,眼眶禁不住有些红润。

    “殿下,产后切勿过分激动伤情。”梁红玉进来,轻声道:“现在好好将养身体,抚养小公爷才是关键。”

    “嗯,有劳红玉姐。”

    “哪里,驸马临走时有托付,来看看是应该的,何况…我也没做什么,至多就是陪陪你。”

    梁红玉笑道:“而今小公爷落地,我也便心了,也算对驸马有交代了。”

    “嗯!”柔福帝姬轻轻点头,大多数时候目光都在怀中的婴儿身上。

    梁红玉道:“蓝公公已经回宫去报喜,想必过一会宫中就有赏赐,裴长史也已经安排快马出城,往岳州去向驸马报喜。”

    “嗯,徐郎知悉应该会很开心的。”柔福帝姬思绪瞟向远方,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梁红玉道:“那是自然,就是可惜驸马出征在外,不能陪着你,也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孩子。”

    柔福帝姬笑着摇头道:“不打紧,等他得胜归来,我与孩子一道去接他。”

    “殿下深明大义,难能可贵。”梁红玉轻声道:“说来也巧,今日驸马初战告捷的奏疏刚好到来,公主便喜添麟儿,可谓是双喜临门。”

    说话间,怀中婴儿竟然哭了起来,柔福帝姬顿时有些紧张。

    梁红玉笑着安抚道:“殿下不必紧张,小公爷只是有些饿了,交给乳母喂奶吧!”

    “不,我自己喂。”柔福帝姬胸前早已涨的有些难受,当即撩起衣服,亲自给儿子哺乳。

    “殿下,这…”

    梁红玉、辛夫人都相顾愕然,宫女乳母们的表情也有些许古怪。

    一名孟太后钦赐的老宫女劝道:“殿下,宫里的娘娘们生育后,孩子都是乳母喂养的,府上早有乳娘候着,不必麻烦您的。”

    柔福帝姬摇头道:“不妨,你们也不必介怀。母亲哺育孩子乃天经地义之事,况且徐郎也说过,母乳喂养,亲自哺育对孩子最好,我这奶水也充足,且先自己喂吧!”

    “那…好吧!”宫女乳娘这才悻悻离去,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

    待她们离开之后,梁红玉才笑道:“也是,反正驸马出征在外,殿下独自一人,亲自哺育,与孩子亲近些也好。待驸马回来之后,再将孩子交给乳娘便是。”

    柔福帝姬闻言,脸上泛起一丝羞涩,她知道梁红玉言下之意,也知道宫中嫔妃为何甚少亲自哺育。

    大宋没有满清那套防范皇子与生母亲近的奇葩规定,但宫妃们大都还是不愿亲自哺乳。那样意味着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哺乳对于身材恢复也有影响。

    对于着急恢复,抓紧时间争取帝王恩宠的妃嫔们而言,着实不划算。

    反正而今徐还不在,柔福帝姬独守空房,有的是时间,多花点心思在儿子身上。

    只是,丈夫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柔福帝姬不由暗叹一声。

    小家伙大概是吃饱了,眼睛闭着沉沉睡去,柔福帝姬这才让乳娘将其抱去放在摇篮里。丈夫说过,孩子自小单独睡,有利于培养独立意识。

    不过多一会,蓝圭便去而复返,隔着屏风向柔福帝姬道喜:“恭贺殿下喜获麟儿,太后与官家命奴婢代为探望。”

    “有劳蓝伴当!”

    蓝圭笑道:“长公主殿下客气了,有机会先瞧一眼小公爷,率先粘粘喜气,是奴婢的福分。”

    柔福帝姬当即让乳娘将孩子抱过去,让蓝圭看了一眼,好让他回宫复命。

    “小公爷果然白白胖胖,茁壮可爱。”蓝圭连连称赞,这才道:“长公主殿下,太后和官家都赏赐了许多名贵药材、滋补之物,让您好好调养身体。”

    柔福帝姬客气道:“请蓝伴当代我谢太后和皇兄恩赏。”

    蓝圭笑道:“还有呢,官家说驸马平叛初战告捷,适逢公主诞下麟儿,可喜可贺,所以特赐绍兴县男。”

    梁红玉不由吃了一惊,小家伙这才刚落地,本就是长安郡公的法定继承人。眼下又另赐爵位,如此恩宠殊荣,不知得羡煞多少人。

    当然了,主要还是因其母公主身份,以及其父徐还的赫赫战功,推恩于子乃是历朝历代的常见情形。

    “太后她老人家说没什么好赏赐的,就赐个乳名给小公爷,叫作‘平安郎’,惟愿小公子平安成长。”

    蓝圭笑道:“至于大名,太后和官家都说了,让驸马和公主自己来取。”

    “平安郎,平安郎!”柔福帝姬低语念叨两边,笑道:“蓝伴当,替我和平安郎谢过太后和官家。

    等满月之后,我会抱着平安郎进宫谢恩,探望太后和官家。”

    “是!太后很高兴,早就盼着要抱小公爷呢!长公主您安心调养,奴婢且先告辞,回宫复命去了。”

    蓝圭第二遭离开公主,又领了一次赏,而且是远超平日的大礼包。严格来讲,已经有些不合规矩,但蓝圭还是欣然笑纳了。

    毕竟情况特殊,长公主喜得麟儿,阖府上下都在发赏,自己凑巧道喜,领份赏钱完全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