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三二〇章 瓜熟蒂落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三二〇章 瓜熟蒂落


    战事结束,官军获胜。

    但徐还没有多少兴奋可言,反而忧心忡忡。

    今日获胜,有侥幸成分,占了顺风顺水的便宜,以及八牛弩攻击的突然性,打了叛军一个措手不及。

    最终能焚毁那么多的船只,完全是叛军判断失误所致。

    现在神器已经彻底暴露在敌人面前,叛军有了防备,再也不会有今次这等失误。

    更重要的是,徐还再次清晰见证了车船的厉害。

    快速灵便的优点,让体积巨大的楼船难以跟上,八牛弩瞄准都不是容易事。尤其是在一些小河港汊之处,优势将会更加突出。

    今次若不是叛军始料不及,被自家大船挡住了车船的退路,绝不至败的那么惨。

    而且……

    看着云层聚集的天空,徐还面色凝重,昨日幸得是晴天,这要是下起雨来,八牛弩的弓弦难免要受潮,能否发挥足够的威力就难说了。

    岳飞的大军已经到邵州,不日即可破城,收复湘江沿线只是时间问题,越过洞庭湖,进军鼎州已经排上日程。

    水军战力问题尤为关键,必须尽快制定克制车船之法。

    徐还为此惆怅不已时,岳州有好消息传来,程昌寓派去江夏寻找黄先生传人的属下传回了喜讯。

    那位黄先生并无儿子徒弟,膝下唯有一女,但此女颇为特别,从小不习女红,却喜爱钻研机关建造之术,不仅承袭了乃父的技艺,甚至青出于蓝。

    因其恰好姓黄,也属江夏黄氏,故而有好事之人将其与三国才女黄月英相提并论。

    但绝不是黄月英一般的“丑妇”,据一些照过面的女眷称,这位黄小娘子是个姿容不俗的美人儿。

    程昌寓知悉此事,匆匆前来禀报,徐还顿时大感兴趣。

    美丑不要紧,但如果真有黄月英一般的才能,尤其是机关建造术这方面若有特长,求之不得。

    徐还当即吩咐道:“拿着我的名刺,请,快请,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位黄小娘子给我请到岳州来。”

    “是!”程昌寓当即领命而去。

    随后徐还开始拟写奏疏,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征,临安的皇帝赵构定然寝食难安,及时奏报,以安君心是应该的。

    收复长沙、邵州,两场水战小胜,算得上初战告捷了,是时候向临安报捷了。

    奏疏很快便送了出去,驿卒一路快马加鞭,不出几日便送到了临安垂拱殿的御案上。

    “子归与岳飞,果然没让朕失望,到岳州不过数日时间,已经收复两座城池,两次击退叛军水师,初战告捷。”

    赵构在朝堂上欣然与诸臣宣布喜讯,迎来一片赞贺之声,宰相吕颐浩和枢密使赵鼎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如果徐还和岳飞都不能奈何叛军,那麻烦可就大了,幸得一切顺利,平叛指日可待。

    满朝文武大都面带笑容,毕竟在平叛这件事上,大家的立场都是一致的。纵然如范宗尹等不喜欢徐还、岳飞等武将的文臣,也都由衷高兴。

    唯独秦桧,脸上勉强挂着笑容,内心却情绪复杂,焉知在想些什么。

    赵构道:“枢密院、三司,以及附近州县,确保粮草军械供应,全力支持前线平叛。”

    “遵旨!”

    赵构转身吩咐道:“蓝圭,去公主府报个平安,也好让皇妹安心。”

    ……

    蓝圭奉旨而来,柔福帝姬挺着九个多月的大肚子传见。

    其实徐还与公主私下有通信,消息传送速度甚至比朝廷驿站军报更快,是以已经得到消息。

    尽管如此,皇帝传旨是恩宠,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

    “有劳蓝伴当跑一趟。”

    “长公主说哪里话,为您和驸马跑腿,那是奴婢的荣幸。”蓝圭满脸堆笑,相当客气。

    一方面是因为苗刘之变时的救命之恩,另一方面因为徐还和柔福帝姬在朝中和宫中的特殊地位,蓝圭一直相当客气,甚至有奉承巴结的意味。

    柔福帝姬虽有反感,但丈夫交代过,内廷之人即便不刻意笼络,也绝不能得罪,是以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

    “好,只要徐郎在前线平安,一切顺利我就放心了。”

    蓝圭含笑道:“驸马战功赫赫,威名远扬,定然马到成功,长公主安心养胎便是,太后和官家惦记着您和小公爷呢!”

    “还不知是男是女呢!”柔福帝姬抚摸圆滚的肚皮,轻声低语。

    蓝圭道:“定是位聪明可爱,身强力壮的小公爷。”

    “愿如蓝伴当吉言。”柔福帝姬笑道:“天气还热,八月半也快到了,裴长史处备了些许果品节礼,蓝伴当不要嫌弃。”

    “长公主折煞奴婢了,谢赏都来不及呢!”蓝圭说的是心里话,每次来公主府赏赐谢礼都不少,自然是欢喜笑纳。

    蓝圭告辞,刚领了赏准备出府离去,不想内中宫娥突然大声叫嚷。

    “快,长公主要生了!”

    柔福帝姬临盆来的十分突然,好在公主府准备妥当,医者、稳婆、奶娘、仆妇纷纷到位。

    辛夫人亲自守在内里,杨国夫人梁红玉也闻讯而来,长史裴元衍与侍卫统领傅选在率人守在外院。

    蓝圭也停下脚步,一边派人先行回宫禀报,自己则留在此间等候。好等着婴儿落地,第一时间赶回宫中禀报。

    他原以为要等候很久,宫中潘妃生育夭折的太子赵旉,以及早几年宫人生育几位公主的情形,蓝圭都有所耳闻,那可是疼的死去活来,要很长时间。

    (赵构除赵旉之外,育有五女,靖康之变中被金军俘虏)

    但柔福帝姬却很快,自从有孕开始,徐还便让她合理饮食,端加锻炼。

    故而并无胎儿体大难产的情况,而是瓜熟蒂落,柔福帝姬几乎没受什么罪,孩子便顺利出生。

    婴儿的啼哭声传来时,院外诸人顿时翘首以盼。

    梁红玉笑吟吟地出来,喜道:“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谢天谢地!”裴元衍与傅选对望一眼,相视而笑,这个男孩对于徐家,对于他们这些人的意义不言而喻。

    “咱家这就回宫,向太后和官家报喜。”蓝圭也兴奋不已,说完便一溜烟地跑开了。

    当此之时,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风起,一片条带状白云快速从天空浮掠而过,宛如游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