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二六四章 见钱眼开,鹤立鸡群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六四章 见钱眼开,鹤立鸡群


    随着迎亲队伍出发,所经过的街道上顿时围满了翘首看热闹的百姓。

    围观是华夏自古以来的传统,尤其是喜事,瞧瞧热闹,粘粘喜气是常有的心态,更何况是难得一见的皇家婚礼。

    若是东京倒也罢了,百姓早已司空见惯,但临安则不一样,此乃皇室南渡之后的第一场婚礼。

    而且具有唯一性,下一次得等到十几年后太子大婚。然而太子不过两三岁,能不能平安长大还是个问题……

    加之福国长公主与驸马徐还都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有不少传奇故事,且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羡煞旁人。

    如此热闹,临安百姓自然格外好奇。

    故而街道两边为了里三层外三层,如果不是临安府的差役挡在两边,维持秩序,整条街道恐怕早已水泄不通。

    瞧见此等情景,杭州知州康允之不由暗叹一声,这般人山人海,有几个刺客混在其中,想要找出简直是难上加难。

    幸得驸马……不容易啊,唉!

    康允之在叹息,很多来迟的百姓也在叹息,他们压根进不去。临安府衙以防止拥挤踩踏为由,在附近几个路口设了卡,限制人数。

    也有人想试图登上街道两边的阁楼,但无论是私宅还是酒楼,全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官府的理由很充分,若有人从楼上乱抛东西砸到驸马或公主,如何是好?尤其是哪个不长眼的女子,瞧着驸马英俊,扔下个香囊锦帕什么的,岂非尴尬?

    理由很充分,却也很牵强,应该没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做了不要命的举动……但官府严令,不得不从。

    寻常人是上不得楼,但也有例外,在很多人不注意的窗口、屋檐、房顶低伏着不少人,他们是御营中挑选出来的箭术好手,奉命前来占领驸马口中所谓的…制高点!

    “来了…来了…”

    人群中突然有了喊了一声,众人齐刷刷地瞧过去,但见迎亲队伍从远处而来。

    鸣锣开道,鼓乐齐奏,旗锣伞扇,相应牌匾,各种礼器装饰,内府安排的人数众多,一眼根本看不到头。

    当先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正是驸马徐还,一身大红喜服,满脸笑意向百姓拱手示意。

    “驸马旁边那是谁?”

    “那不是韩世忠将军么,他这是做傧相(类似伴郎,接引宾客,赞礼)吗?”

    “驸马真是面子啊,大将军为傧相迎亲…”

    “看,还有将士护送……”

    “那是自然,驸马与公主成亲,肯定有侍卫喽…”

    迎亲队伍两边,两列身着红衣铠甲,腰系红绸的将士随行护卫,威风凛凛。整个场面,相当盛大热闹,引得百姓连连赞叹。

    更让他们惊喜的还在后面,但见迎亲队伍中走出些许家仆模样的人,手中提着个红绸竹篮,抓出一把把的铜钱撒向街道两边。

    与此同时,齐声喊道:“驸马公主赏赐,与百姓同享喜气…”

    捡钱的好事谁不爱?哪怕看不上一两枚铜钱,但里面还夹杂着金瓜子啊,金灿灿的能不动心吗?

    尤其是听到公主府的仆从高喊,但凡捡到刻有记号的铜钱,可以到公主府参加婚宴,或领取厚赏……

    本来就“见钱眼开”的百姓再也按捺不住,一片称赞着驸马豪气阔绰,一边低头俯身抢着捡钱拾金……

    不过呢,也有一些不屑一顾的“高洁之士”,或许是视金钱如粪土,或许觉得撅起屁股捡钱不雅观,也或许足够富有,抑或有什么别的缘故……

    总而言之,有一些并未俯身捡钱,这些人无疑落入了身旁,或者高处某些人的眼中。

    尤其是那些本来没弯腰,但发现自己鹤立鸡群后立即俯身,装装样子的人大都被特别关注……

    等到迎亲队伍过去之后,便有些许汉子悄然靠近,跟随在这些人身旁,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这些汉子要么是军中斥候,要么是临安府衙里缉捕揖盗的差役,他们有共同的特点,目光敏锐,反应机敏,经验老道……

    ……

    一路到了皇宫门前,相安无事。

    意料之中的结果,在徐还看来,换作自己是刺客,也不会再此来的路上动手。

    一来是公主不在,攻击目标尚未完全到位;二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在此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路线,亦不知守卫防御情况,需要打探和踩点的时间。

    当然了,也许刺客孤注一掷,准备适才动手的。但徐还撒钱与民同乐的举动,彻底打乱了刺客的计划。

    或许有刺客在适才鹤立鸡群的一刹那,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

    那一刻如果有人动手,高处会立即有羽箭射来,根本不用担心误伤低头俯身的百姓……

    不过即便意识到危险,刺客们也没打算放弃。在他们看来,也许这只是皇家习俗,或是正常防御措施。

    当此之时,他们需要等待,在迎亲队伍回程之时,孤注一掷,沉重一击……

    ……

    宫门前,韩世忠笑道:“子归,前去迎接长公主殿下吧,外面的事情交给我。”

    “好,有劳韩兄!”徐还在内侍的引导下,匆忙入宫。

    按照礼仪流程,他需要前去拜见皇帝、太后,柔福帝姬则需要辞别伯母、兄长,完成些许礼仪。

    尔后出宫,乘坐八抬大轿前往公主府……

    皇帝赵构因为知晓行刺之事,特意询问了防御情况,之后再三叮嘱徐还千万小心,并表示事后会严旨追查。

    恐惊动慈驾,孟太后自然是不知情的,拜别之时只是拉着柔福帝姬,颇为不舍,仿佛确实将柔福当作了亲生女儿。

    临走之时,对徐还好一番叮嘱,要求好好对待柔福帝姬,夫妻和美幸福,早生子嗣云云。

    徐还与柔福帝姬连连称是,叩首拜别,之后在孟太后与赵构的目送下,出了皇宫丽正门。

    柔福帝姬坐上八抬大轿,迎亲队伍随即启程,但路线却已与来时不同。

    只见迎亲队伍前往不远处的运河码头,数十艘焕然一新,红绸挂彩的婚船已经等候多时。

    当先的一艘船上,一面牛皮大鼓摆在船头,梁红玉一身红衣,手持鼓槌,含笑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