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大宋之重铸山河
[大宋之重铸山河]

第二四九章 捷报过江海
其他
类型
放羊的樵夫
作者
2019-02-26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四九章 捷报过江海


    金军并无诚意求和,宋军也无意放过,谈判不过走个过场,自然不欢而散。

    于是乎,两军只能相持对峙,兀术与金军继续被困黄天荡,徐还与韩世忠则率领战船游弋江上。

    时间一天天流逝,双方就这样相持对峙。

    在此期间,金军被官军围困,大获全胜的消息则已经传遍江南,首先传播消息的是沿江的渔民。江中无数的金军士兵尸体是最好的明证,更有渔民船夫声称亲眼见证了黄天荡之战,上岸之后便大肆宣扬。

    大宋百姓太企盼一场胜利了,尤其是此番深受苦难的江南百姓,早就盼着王师帮他们报仇雪恨。而今夙愿达成,自然奔走相告,称颂感恩。

    黄天荡之战的具体情形也传开了,徐还与韩世忠二位将军指挥有方,官军将士奋勇作战。尤其是柔福帝姬与梁红玉击鼓助威之事,因巾帼红颜的特殊性,最具话题,因而不胫而走,为人津津乐道。

    即便是那些整天念叨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老学究,也都纷纷闭嘴,甚至称赞一句,巾帼烈女,可敬可佩。

    与此同时,宰相吕颐浩的奏疏则送到了舟山普陀,忧心忡忡多日的赵构终于收到了前线消息。

    据说当时赵构正带着百官在佛堂诵经,明州知州赵伯谔几乎是一路小跑而来,口中高呼:“陛下,捷报…捷报…”

    诵经中断了,听到“捷报二字”,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木鱼佛经,转身瞧向门外。

    “何人报捷?”终归是好消息,赵构面上微露喜色,着急询问。

    赵伯谔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高高举起手中的捷报文书,用几乎颤抖的声音道:“徐还、韩世忠二位将军,于黄天荡大破兀术,将其围困与黄天荡断港绝境之中。”

    “哦?”不止是赵构,整座佛殿内的所有官员都露出了震惊之色,有的是惊喜,有的则是惊愕。

    兀术是谁?在他们眼里,那就是不可战胜的金国煞神,唯恐避之不及,而今却被徐还与韩世忠击败,而且围困在绝境之中,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不过这些消息也十分突然,变化委实太快了,前几天才说诸将弃守临安,避战畏敌。怎么转瞬间,却神奇地击败了金军?

    “快快!”赵构急不可耐地命蓝圭取过捷报,拆开匆匆浏览,而后哈哈笑道:“原来如此!”

    “陛下?”百官看着赵构的表情,均有差异,同时对捷报内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但赵构兴奋之下,似乎无心多言,挥手道:“赵伯谔,你说给众卿。”

    “是!”赵伯谔点头道:“吕相公呈来捷报,原来弃守临安乃是诱敌之计,诸将此战以杀敌为主,意在将金贼打怕,让其不敢南下。”

    众文臣对此深为已然,金军南渡一回,他们便逃奔的如此狼狈,这要是隔三差五来几次,日子还有法过吗?不过…这所谓诱敌深入,以临安为饵之策,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赵伯谔续道:“湖州与吴江桥两战,金贼损失惨重,兀术被刘光世与徐还二位将军激怒,一心南下临安…趁此机会,诸将北上九江、建康、镇江等地,阻断金军北归之路。

    兀术在江南抢掠无数财物,乘船由运河北归,在镇江被韩世忠、徐还二位将军阻击,两军战于焦山。”

    “原来如此!”众臣顿时生出与赵构相同的心思。

    “徐、韩二位将军以万人对兀术近十万,楼船横江,阻其北渡,而且将兀术逼进了建康附近的黄天荡,那是一处废弃的断头港,有进无出。”

    赵伯谔道:“前几日兀术绝地反击,意图突围,徐、韩二位将军拼死阻截,两军激战江上,惨烈无比。金贼几次突围,均被我大宋将士拼死打退。

    危急之时,长公主殿下与护国夫人冒着金贼箭矢,不惧危险,击鼓助威,我大宋将士士气大振,奋勇杀敌,最终击退金军。而今吕相公派援军前往,将兀术死死围困于黄天荡,金贼不日将自溃。”

    赵伯谔娓娓道来,在场的众臣都张大嘴巴,沉吟其中,好似亲眼目的的激烈的战事,尔后心有所感。

    想必那场战事伤亡惨重,连长公主与韩夫人两位女子都上阵了,巾帼不让须眉啊!最要紧的是结果,兀术被围困…若能将其围死,彻底歼灭,那将是大宋从未有过的胜利……实在激动人心啊!

    赵构渐渐平静下来,问道:“皇妹与护国夫人可都安好?”

    “据说当时烈日炎炎,箭矢漫天,长公主与护国夫人柔弱之躯,去连续击鼓几个时辰,鼓声不绝,将士冲锋不止……”

    赵伯谔侃侃道:“护国夫人因而受了箭伤,长公主中暑疲惫,双臂肿痛,当场晕倒,不过御医诊治之后,已无大碍。”

    “如此便好,朕的皇妹与护国夫人巾帼不让须眉,朕定要重赏。”赵构连声称赞,当时柔福帝姬偷偷留下,他本来还有些许生气,但立下了这桩功劳,怒气自然也就荡然无存。

    “诸将如何?黄天荡激战,徐还与韩世忠…可都安好?”片刻之后,赵构再次垂询。

    赵伯谔道:“二位将军身先士卒,或有轻伤,但并无大碍。”

    “嗯!”赵构点点头,笑道:“妙哉,原来是如此妙计,大破金贼,围困兀术…甚好,甚好!”

    参知政事范宗伊的脸色却不怎么好,当初对诸将多有猜忌,甚至有诛心之言的就是他。没想到不过多日,局势逆转,诸将不仅没有避战畏敌,策略错误,反而妙计大获全胜。毫无疑问,这像是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他脸上,心里怎会舒坦呢?

    范宗尹讪讪道:“恭喜陛下,二位将军妙计破敌,大获全胜,实在让人欣喜。只是……既有如此妙计,诸位将军也该早些承报陛下定夺,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如此这般自作主张…累得陛下凭白担心多日,也幸得是获胜了,否则…唉!”